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倾谈
    明珠郡主听到吵闹声过来的时候,齐瀚已经走了!

    不过她从青黛和青鸾她们的嘴里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她邀请李心慧去漪澜小筑去做客,李心慧自然应允!

    两个女人,而且是关系又好,心智又成熟的女人,那话题一打开,便有了汹涌的势头!

    “前途和我,现在他只能选一样!”

    “我不怀疑他的真心,可这样的选择未免太残忍!”

    李心慧和明珠郡主在凉亭中摆了果酒点心,身边的下人也全都走了!

    只有她们两个,李心慧说起话来,也没有一丝顾忌!

    明珠郡主看着李心慧苦闷的样子,皱着眉头道:“这根本不是难事!”

    “你让青云去入仕,等到他站稳脚跟以后,我再给你从新安排一个书香小姐的身份,到时候你们再成亲不就好了!”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

    顶着别人的身份,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准备离开这里,去江南!”

    “世人都看重读书人,青云不想入仕,只是不想抬高他的身份而已!”

    “我既然招惹了他,便不能丢下他!”

    “去江南?”明珠郡主惊呼!

    那她岂不是又要孤单了!

    “不行,那我也要去!”

    “我跟竟儿的身边现在只有你们几个熟悉的人了,你们都走了,那我还待在定南府干什么?”

    明珠郡主心里十分庆幸今天去找心慧过来,不过他们走了她估计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了!

    “宜姐姐肯一起走,那就相当于是我和青云的移动保护伞,我们非常欢迎!”

    “不过这两年你没有回京城去,高家还有没有打探你的消息?”

    提起高家,明珠郡主当即冷哼道:“呵呵,高鸿那个恶心的男人,早就另娶嫡妻了!”

    “一年前还向我大哥打听过吧,不过近一年听说添了嫡子,哪里顾得上我一个和离妇?”

    “高家表面看着光鲜,可惜枝繁叶茂的,又没有什么本事,一个个都啃祖辈打下的根基。”

    “高家的公中早就被掏空,我嫁给高鸿的前几个月,还心血来潮地想要查账,结果全是假账!”

    “那种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家族,不提也罢!”

    李心慧闻言,想起齐院长说过的,陈家的来历不会这么简单!

    大家族,冠着一个姓!

    可私底下却各钻利益!

    “青云三年前秋闱的试卷被人换了,我公公跟齐院长的学识不相上下,可却考了十几年都没有中,我听齐院长的意思,这其中还牵扯到高家!”

    “青云的爷爷年少的时候,据说是从保定府逃难来的。”

    “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只知道试卷被换跟高家有关,青云肯定是想查的,不过他爷爷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这其中十分古怪!”

    李心慧说完,皱起眉头!

    明珠郡主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这件事,牵扯到高家,又是姓陈?

    明珠郡主沉凝下来,片刻后,只见她眸色一变,惊讶道:“要说高家跟姓陈有牵扯,唯独只有高家的老姑奶奶。”

    “那位高家的老姑奶奶曾经嫁给早已绝嗣的永宁侯,而后两个人无子,永宁侯跟高家那位老姑奶奶相继病逝,家产全都落入了高家的手中。”

    “我曾有一次,无意间听到高家二房的老祖宗因为公中的银钱不足,而当场骂了一句:怎么?从陈家搜刮来的钱财都填了无底洞了?””

    “当时高家的几位辈分高的主子一个个都变了脸色,连眸光都阴沉得可怕。”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后来让人去查,只查到陈家的产业都在高家的手里,不过高家那个时候是陈家唯一的姻亲,接受产业并不奇怪!”

    “至于保定府的陈家,送年礼或者在高家的禁忌里面并没有出现过。如果三年前高鸿还动手的话,算算青云爷爷的年纪,正是永宁侯府绝嗣的没落的那几年!”

    明珠郡主的语气十分慎重,当时她也看不起高家来着!

    所以这件事她印象很深!

    后来高鸿还特意叮嘱她,让她不要在外人面前揭高家的短!

    那个外人,其实意有所指,其实高鸿是怕她告诉皇伯父和父王!

    她当时就觉得心里别扭,因为她觉得高鸿不信任她!

    现在想起来,高鸿那个恶心的男人,只怕从一开始就防着她的。

    呵呵,高家那点根基,早就坏透了,怎么跟皇室比?

    李心慧到是没有想到,能够在明珠郡主这里得到这么重要的消息!

    青云一直按耐不动,也许是怕打草惊蛇!

    毕竟现在的高家,他们还惹不起!

    “这件事要想求证,最起码得要找六七十岁的老仆人才行?”

    “高家可有这样的老仆人流落在外?”

    李心慧问道,也许明珠郡主能够给她指条明路!

    果不其然,明珠郡主当即就道:“仆人一般到了年纪,都会放到庄子上去养老!”

    “六七十岁的,很少,不过应该有!”

    “这件事你跟青云先别管,我写信回去请我大哥暗中查探一番!”

    “有消息就通知你们,没有消息,也不会让你们引火烧身!”

    李心慧闻言,心里哪有不愿?

    明珠郡主这般考虑周到,到是让她有几分汗颜!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最后惆怅道:“很多事情办起来很棘手,可如果青云能够入仕,就方便很多了!”

    明珠郡主知道她心里内疚,也不好多说!

    “他年纪还小呢,京城这个年纪的公子哥,好多连秀才都考不上的!”

    “别担心了,要是实在不行,等竟儿大一点,我们回京!”

    “我皇伯父赐给我一座郡主府,到时候让青云来给我当幕僚先生,我会护着你们的!”

    明珠郡主这番话说得李心慧的心里暖融融的,这两年的倾心相待,真正让她交到了明珠郡主这样的好朋友!

    她伸手去摸明珠郡主珠圆玉润的双手,感叹道:“哎,可惜我竟然是个女的,我要是个男的,以身相许还是可以做到的!”

    明珠郡主闻言,看她那深情款款的样子,嘴角抽了抽!

    她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顺便拍了她的手一下,嗔怒道:“渍渍,你要是男人我才不敢要呢!”

    “一准招蜂引蝶,我瞧着青云的下场,还没有得手呢,都已经搭进去半条命了!”

    “话说,到了洞房花烛那一晚,你可多疼人家一点!”

    李心慧闻言,眼睛一眨,略带深意地调侃道:“那到不用!”

    “到时候估计疼的人是我!”

    明珠郡主一愣,片刻后哈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最喜欢你这爽利的性子了!”

    “什么都敢说!”

    “这要是在京城,那些个夫人小姐听懂了也都会装做一副不懂的样子!”

    李心慧闻言,也笑了笑!

    她也在期待呢,可是她不想他牺牲这么多?

    陈家的恩怨,他的仕途,齐院长的殷切希望!

    隐匿在身边的危机,他们早就卷进来了!

    李心慧在心里轻叹着,未来的路还有那么远,可是她和青云,却像是双脚陷在了泥坑里面,水越积越深,他们却还没有把脚拔出来!

    天色黑尽的时候,定南府摇摇晃晃来了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

    早就等候在客栈接应的人安排好了一切,接了马车的主人上了天字号房间休息!

    房门外还有两个身怀利剑的护卫守着,不一会,一个个子高高大大的男人进了房间!

    “大人一路辛苦了!”

    “小的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大人明日便可以出手收拾!”

    那轻靠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的中年男子“嗯”了一声,随即挥了挥手!

    来人见状,立即小心谨慎地退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