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夫人太猛了
    “你要来干嘛?”

    李心慧狐疑道,不过还是从袖口里掏给他!

    陈青云接了过去,大致看了一眼以后,放进自己的枕头底下道:“没有我的承认,没有这一张废纸,在我眼里,你还是我陈家的人!”

    “老师这一手无疑是掩耳盗铃!”

    李心慧无语地瞪视着他!

    都说是废纸了,可是却叠好放在枕头底下?

    这口是心非的小模样,越来越傲娇了!

    “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李心慧想爬起来,两个人躺在一起,感觉气氛怪怪的!

    陈青云哪里会放她走,他将额头抵靠在她的背后,然后一手禁锢着她的腰身,两个字“装睡!”

    “别闹了,等会她们要送吃的来了!”

    李心慧挣扎着,留下来两个人总是有想要说的话,她不想影响他休息!

    “我好累,好困,我只想睡觉!”

    “你陪我在这里睡,或者去你的房间睡!”

    “反正我就要赖在你的身边,我要你陪我!”

    “没有你,我睡不着!”

    李心慧听着这肉麻兮兮的话,当即全身轻颤着!

    她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个家伙很无语!

    撒娇的时候,可以一点脸都不要!

    “那等你先吃完东西再说!”

    “我先去厨房看看!”

    陈青云又往她的身边贴了贴,摇了摇头道:“我浑身都是伤,吃不下什么东西!”

    “你陪着我,我不说话就是了,我睡觉!”

    他的声音带着鼻音,显然已经困倦了!

    李心慧不好再挣扎,决定先闭上眼睛数羊!

    这些日子青云不在,她的睡眠也不好!

    她数着,数着,也睡着了!

    两个人的呼吸声浅浅的,绵长而均匀!

    送了饭菜来的青黛和青鸾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雨后天晴的舒心!

    青云放的那一把火,并没有及时灭掉!

    整个暗探训练营都要转移了,这件事惊动的不止是齐瀚!

    凡是暗探内部发生的重大事情,暗探都是需要向京城汇报消息的!

    更何况,是转移训练营这么大的事情!

    齐瀚接到消息的时候,面色豁然一变,上好的天青色茶盏都摔了三个!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他是不是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

    “那一双翅膀嫩得别人一拉就掉下来了!”

    “来人,去陈府把那个逆徒给我抓来!”

    齐瀚气得脸都白了!

    他拼命往下压,他还好,一下子捅到京城去了!

    现在他到是要看看,他到底怎么收场?

    北苑的人去了陈府,结果被萧泽萧沐他们拦下了!

    理由是,他们公子根本没有回来!

    小厮灰头土脸地回去,齐瀚气得桌子都掀了!

    他冷笑一声,当即道:“不来是吧,我去!”

    “我亲自去请!”

    齐瀚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准备去陈府拿人!

    正直天色灰麻,陈府都聚在一起吃难得的团圆晚饭!

    齐瀚来的时候,看到一桌人欢喜无比,举杯同庆!

    庆?

    庆什么?

    庆祝要生要死吗?

    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风度还是教他没有做出有失风度的事情!

    他冷戾地扫了一眼挨着坐在一起的心慧和青云,冷声地对着陈青云道:“吃完以后,出来!”

    齐瀚说完,甩袖出了饭厅,去到了外面的院子!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都咯噔咯噔的,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李心慧下意识看向陈青云,陈青云在喝汤,当即浅浅一笑道:“无碍!”

    “我逃出来的时候,放了一把火!”

    “兴师问罪来了!”

    李心慧见他说得云淡风轻的,下意识去握他的手!

    陈青云反握住,微微用力捏了捏道:“别怕,没事的!”

    他喝下碗里的汤,然后走了出去!

    大家都没有在吃了,一个个趴在门缝那里去看!

    只见齐瀚二话不说就打了陈青云一个耳光!

    “孽障,你知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整个营地都有可能暴露,这件事皇上一定会追究的!”

    “你现在不接也得接,除非你想死!”

    齐瀚的声音不大,呵斥的时候,带起起伏的怒气!

    可是院子距离饭厅的位置并不远,所以他们都听到了!

    一个个竖起耳朵,只差贴在门梁上!

    李心慧看着青云的头被打歪了去,她的眼睛像是被针刺痛一样,眸光一下子变得殷红起来!

    皇上的暗探营地!

    她没有想到,齐院长将他关在了暗探营地!

    怪不得他回来的时候,会如此狼狈?

    陈青云硬生生地挨了一个巴掌,他感觉身后有些愤怒的视线,其中一道尤为心疼!

    他正想说点什么,只见她一下子冲过来,拉开他!

    “齐院长这怒火未免也太大了点,请你不要用死来威胁青云!”

    “天塌了,还有我陪着他呢?”

    李心慧仰着头,眸光透着一丝拔剑怒张的犀利!

    齐瀚看着这张倔强的面孔,怒目而视,神情冷戾,看着他的时候,带着无声的威慑!

    他下意识往后退了退,有些发麻的手颤抖了一下!

    可他却依旧火气极旺,他死死地看着眼前两人牵在一起的双手,出声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们难得不知道吗?”

    “明知道身份如此尴尬,却还要做出如此不知羞耻的事情来!”

    李心慧闻言,气笑了!

    她一把拉过陈青云的身,面对着他,亲了他的脸颊,啄了他的唇瓣!

    然后冷戾道:“我们就亲了,你能如何?”

    “我们就是不知羞耻!”

    “可是我们杀人了吗?放火了吗?不就是一个尴尬的身份吗,我为什么就不能跟他在一起!”

    “你你你”

    齐瀚第一次被气到头皮发麻的地步,偏偏还一句回话也说不出来!

    身后的众人在心里齐齐鼓掌,艾玛,夫人太猛了!

    这攻势,公子都靠后站了好吗?

    陈青云确实懵了!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看不得他受一丝委屈!

    老师说他们不知廉耻的时候,他的心却是痛了,觉得对不起她!

    可是她接下来的动作,直接惊呆了他!

    齐瀚没有想到,这世间还有这样的女子!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温婉娴静的时候,看起来宜室宜家!

    凶悍泼辣的时候,看起来犹如猛虎!

    这等反攻的架势,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被震惊到牙齿打颤,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而且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一声冷戾阴沉的声音道:“来人,送客!”

    李心慧拽着陈青云的手往回走,她握着他的手很紧!

    要决定在一起的人不只是他,她也有份!

    如果有错,那也是她的错!

    齐瀚看着走上来做了送客手势的萧泽和萧沐,气得差点昏了过去!

    他朝着陈青云的背影喊道:“你非要吃到苦头才知道厉害!”

    “好,很好,我到要看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

    “哼!”齐瀚甩袖离去,浑身上下像是被冷戾的风刮着,透出了彻骨的寒意!

    卧房里,李心慧正用湿热的帕子给陈青云擦脸。

    刚刚回来,元气都没有养回来呢,谁知道又挨了一巴掌!

    她看到那脸颊上的红印显眼极了,可见齐院长打的时候,有多用力!

    “看来,我似乎是闯祸了!”

    陈青云打破沉默的气氛,他看到她心疼的眸光时,心里忽然被幸福给填满了!

    可老师的眸光太冷厉了,透着无法压制的怒火和担忧!

    李心慧的手一顿,眼眸眸光里的暗色,随即放下帕子道:“闯了就闯了!”

    “事情发生了,说再多都没有用!”

    “不管后果是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她仰着头看他,眸光很平静,像是一汪清泉,缓缓而动!

    而他略有几分受宠若惊,眼眸时亮时暗,伸手揽她入怀时,他似有若无的叹息飘散在她的耳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