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陈青云你疯了
    李心慧坐到床边去,将他紧握的手指,一根根地掰开。

    她用余大夫留下来的膏药给他擦了一遍,然后用纱布将他的手裹起来!

    他一句话都不说,身体绷得紧紧的,明显气得不清!

    李心慧专心帮他擦药,也没有出声!

    她一路从他的脸颊,下巴,脖子,手臂,胸膛,大腿慢慢擦下去!

    还有脚底已经破皮的水泡。

    他一直僵硬着身体,任凭她宽衣解带,不发一言!

    “翻身!”

    “还有后背!”

    她道,拍了拍他的肩膀!

    结果他还是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李心慧放下药膏,用力帮他翻身,然后涂药!

    眼见药都涂抹得差不多了,李心慧便开口道:“小屁孩就是小屁孩,生气的时候,还撅嘴!”

    闭着眼睛的陈青云闻言,嘴巴动了动,想要自然一点!

    结果李心慧又道:“还臭脸,渍渍,太幼稚了!”

    陈青云的面布松缓了一些,睫毛微微抖动着,不过还是没有睁开眼!

    李心慧也不急,她将膏药收起来,然后站起身道:“哎,看来某人明明醒的却不肯睁开眼睛,一定是不想见到我!”

    “走了”

    她说完,刚刚转身,某人的眼睛瞬间睁开,敛聚无数怨愤!

    他伸手去拉她,狠狠地,一个用力就将她倒在他的床上,压着他!

    他还是很生气,不想说话!

    可是他再怎么生气,他也不想她走!

    他双手禁锢着她的腰,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他埋首在她的颈窝,耳鬓厮磨,却忽然狠狠地咬了她一口!

    “啊”

    “痛放嘴”

    “陈青云你疯了!”

    李心慧疼得全身直打哆嗦!

    他咬下去也就算了,还用牙齿磨了磨,最后还用舌头卷了那伤口的痛楚往外扯!

    “嘶”

    她倒吸一口凉气,觉得他咬的不是颈窝,而是她的心啊!

    渍渍,疼死人了

    真狠,下口一点都不留情!

    陈青云咬得很凶狠,牙齿都有血腥味了!

    可是他还是不放开!

    李心慧疼得眉头皱起,眼睛紧闭,红唇微张,恨不得也咬他一口!

    可她到底还是忍住了,泪眼汪汪,心悸抽痛地忍住了!

    他终于放开嘴巴的时候,她眼睛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胸口起伏得厉害,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因为忍痛!

    而他撑着手,粗粝的手指划过她的眉眼,脸庞,然后落在她的红唇上!

    他的眼眸阴沉得像可怕,像是寒冬里的雨夜,冷冷地盯着她看!

    他禁锢着她手的力道不由自主地加重,她疼得皱了皱眉,睁开双眼睛!

    只见一张放大的面孔突然覆盖下来,不由分说地噙住了她的唇瓣!

    他多想问一问她,为什么要走?为什么想走?为什么不等他回来再做决定?

    可是他又不敢,满心的痛苦都化作悲愤的力量,他恨不得将她揉碎,彻底地镶入骨血当中!

    他的吻不再带有一丝的柔情,而是暴戾得可怕,所到之处,席卷吞噬,像是一场毁天灭地灾难来袭

    李心慧推拒着他的身体,她抗拒这种什么都不问就动嘴的暴行!

    可是她越是挣扎,他越是禁锢得厉害,甚至于,握住她手的力道都将她的手勒出了深深的红印。

    她被他不顾一切的狂傲凶残收拾得亦步亦趋,不敢再挣扎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肯停下,然后抵靠在她的额头上,长长地喘息着

    李心慧只感觉唇瓣上有火辣辣的感觉,她微微动一下都是疼的!

    她闭上了眼睛,有点后悔这么早招惹他了!

    他越是放肆,遭殃的就是她!

    “够了没有!”

    “下去!”

    “好重!”

    李心慧推了推他,感觉自己是有点想打人了!

    结果陈青云一下子俯身抱紧她,在她的耳边闷声道:“你不想要我了?”

    李心慧对着蚊帐翻了翻白眼,有气无力地道:“我记得我没有说过这句话?”

    “可是你想要走!”

    陈青云的声音有些暗哑,像是在强忍着心里的委屈一样!

    李心慧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就算是死刑犯也有自辩的权利,你怎么就不想听听我的解释?”

    陈青云闻言,身体突然松缓下来,不再像是惊弓之鸟!

    他昂起头,低头看着她,她也回望过来,透着一丝坦然的宠溺!

    陈青云忽然觉得心里闪过一丝羞窘,好似自己无理取闹一样!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颈窝处,那里红红的,已经肿起来了,泛着刺目的血丝!

    他有些不忍地移开视线,觉得自己又犯错了!

    他翻身躺到里面去,心里五味陈杂,根本不知道如何表述他的歉意和慌乱。

    李心慧看到他又沉默了,不过这一次,他收敛那些冷戾的气息,相反,有些不安和难过地背对着她!

    李心慧想起来给自己的颈窝上点药,不过她才刚刚一动,他的手立即就伸了过来,抓住她的手,不准她动!

    真是一个别扭的孩子!

    敏感,脆弱,卸下心房的时候,柔软得像棉花糖!

    可是竖起倒刺的时候,却锋利无比,根本不给别人靠近的机会!

    她侧过身,看着他清隽的轮廓都黑了许多,显然这段时间在外面吃了不少的苦!

    还手指,也不如之前的细滑白皙,显得粗糙,有厚厚的一层茧子。

    她侧过身,看着他故意闭目养神的样子,像是一只等待她去抚摸顺毛的小猫儿!

    “我并没有打算真的走!”

    “当时我爹的意思是,让我先跟他回去,这样你如果真的想娶我,也就可以去李家提亲!”

    “先摆脱叔嫂的身份,然后再看见你回来的时候,是否还会想要娶我!”

    “不过看到你浑身是伤回来的时候,我爹也觉得没有必要了,你心智这么坚定,那么确实也没有必要折腾了!”

    “我们去江南吧,反正户籍已经迁走了,这一次再迁回来的话,刚好给我改个名字!”

    李心慧坦白道,她爹悄悄给她递的字条,就是希望她可以拥有一个新的身份。

    到时候如果青云坚持,那么他们的关系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尴尬。

    而且也可以暂时让齐院长消了戒心,让青云早点回来!

    可谁知道,一个小纸条,却让他误会了这么深?

    以为她想瞥下他走了!

    窦娥都没有这么冤的呢!

    陈青云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紧,直到他忽然转身,双眸布满惊喜和愕然地盯着她看!

    “你真的愿意跟我去江南?”

    陈青云激动道,不管什么身份,只要她愿意跟他去,其他的他都可以摆平!

    李心慧苦闷地点了点头,略带几分伤感道:“去吧,再不去你都要咬死我了!”

    陈青云:“”

    一时忍不住,所以

    “我错了!”

    陈青云一向能屈能伸,尤其是在她的面前!

    “你没错,是我错了!”

    “下次我爹再给我递小纸条,我先念出来!”

    李心慧一本正经道,青云的情绪跟诡异莫辨的天气一样!

    她今天被咬怕了!

    呜呜呜越想越委屈!

    陈青云得到她的解释,心里早就暖成一团了!

    至少不枉他终日思念,日夜兼程,在她的心里,她其实一直都是念叨他的!

    “我想了那么多可能,没有想到,老师连“放妻书”和户籍都办妥了!”

    “看来他是铁了心要让我入仕了,就算晚几年都不行!”

    “这一次我回来的消息,他现在大概差不多也知道了,我们明天一早就走!”

    陈青云盘算道,老师这一次关了他这么久,也让他明白!

    如果硬来,他绝不是老师的对手!

    所以,先避一避吧!

    “户籍好办,我爹还是比较疼我们的!”

    ““放妻书”也在,不过明天一早就走的话,太赶了,只怕来不及!”

    李心慧出声道,最起码也要三天的时间!

    陈青云稍微冷静下来,他沉凝了一会,决定道:“那就先把户籍办妥再走!”

    “不过那什么放妻书,要放我这里!”

    呃?

    她爹还让她烧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