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不要走
    她伸手过来扶住他的身体,两个人慢慢往里面走,他的脚有破了的水泡,走起路来不太自然!

    她了然于心地搀扶着他,眼里闪过一丝疼惜!

    青黛和青鸾动作那个迅速,很快洗澡水放好了,干净整洁的衣服也摆放好了!

    李心慧看了看他的伤口,都是刺藤划伤的,不深,可却纵横遍布!

    “我去叫萧泽来帮你擦身就好了,这伤口太多,泡水不好!”

    李心慧刚刚转身,他立即就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她的腰身!

    他的头磕在她的肩膀上,嘴里虚弱无力道:“不要走!”

    “我好怕!”

    李心慧轻叹一声,双手覆在他的紧箍的手背上!

    “怕什么?”

    她问,找不到他的时候,她何尝不是很怕?

    陈青云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的香气,然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什么都怕!”

    “怕你不要我了!“

    “怕我回来你不见了!”

    “怕老师会对你说些狠话!”

    不只是怕,心还很空!

    像是怎么样都填不满一样!

    只有像现在这样,紧紧地抱着她,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的香气,禁锢在怀中!

    这才让那悬着的心落到了实地,而他也得到片刻的喘息!

    李心慧拍了拍他的手,出声道:“你先擦身,我去给你找点药膏来!”

    “抹了药膏以后,好好睡一觉。”

    “我晚一点来陪你!”

    陈青云根本不放,分开都二十来天了,他很想她!

    很想,很想!

    “我要你帮我擦,不然我就不擦了!”

    “反正也死不了,我不想你离开这个房间半步,一点也不想!”

    陈青云固执道,在她面前,他什么都可以通通扔掉!

    骄傲,尊严,面子,羞涩!

    他好不容易才回来,一刻都不想分开!

    李心慧看到他的手臂,有些血都凝固了!

    她轻叹一声,点了点头道:“好,我帮你擦!”

    “嗯!”陈青云十分愉悦道!

    青黛和青鸾送了热水来就退下去了,房间里便只剩下相对而视的两人!

    “先躺在罗汉床上吧!”

    她道,顺便把脸盆端了过去!

    陈青云站在罗汉床边脱去里衣,薄薄的一层,早已衣不蔽体!

    褪下以后,那后背和脖子的地方,红痕遍布,到处都有凝固的小血珠。

    牵扯到伤口的时候,陈青云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李心慧从身后看着,他那轻微的动作都代表着难忍的疼痛!

    她将帕子拧去滴答的水滴,从他的背膀和腰际慢慢开始擦!

    陈青云微微轻颤着,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她把血污,汗渍,还有落在肌肤上的灰垢一一擦去!

    后背擦完了,她便让他躺着,开始给他擦脸部,脖子,胸膛,手臂。

    那些伤口又细又长,偶尔会有深的地方,看着皮肉分开的地方,有深红色的痕迹,像是隐隐想要冒出来的血珠。

    他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她,那深黑的瞳孔里,透着一丝复杂的光芒。

    看到她的时候,他会觉得踏实!

    看不到她的时候,他会觉得心慌!

    这是一种无法自愈的病症,他心里清楚,他已经无法接受任何意外!

    “我们走吧!”

    “去江南!”

    他突然握住她的手,紧紧的,语气有些急切!

    李心慧的神色一顿,掩下眸子里的一片暗色!

    “先擦完再说吧!”

    “还要上药呢!”

    她拂开他的手,帮他把上身擦完以后,换了一盆水给他擦腿!

    陈青云坐了起来,他接过她手中的帕子道:“我自己来吧!”

    李心慧颔首,背过身去!

    陈青云看着她的背影,感觉心里沉了沉,有点失望的感觉

    刚刚他说去江南的时候,她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

    她明明知道,他说去江南的用意!

    陈青云心不在焉地擦拭着双腿,然后洗了脚,换了贴身舒适的寝衣。

    开门倒水的时候,余大夫来了!

    青黛和青鸾顺势接了水出去倒,余大夫进了房间给陈青云把脉!

    累极而疲,不是什么大事!

    身上的伤擦些药膏就好了,双脚暂时不能经常走动!

    李心慧送余大夫出来的时候,余大夫便轻叹道:“得了你那些秘方,柳家的生意锦上添花,分店都开到京城去了!”

    “年底柳家就要搬往京城去住了,听说是为了方便照顾成元!”

    “我听老爷说,谢家和张家也有这个意思,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

    “京城我就不去了,以后我住在怀仁药堂,有什么事情就让他们去那里找我!”

    李心慧闻言,颔首点了点头!

    自从柳成元他们几个上京以后,她就猜到会有这一天!

    之前她还憧憬着青云今年也能去京城找他们三个呢!

    现在看来,只怕是要距离那三位越来越远了!

    看着余大夫远去的背影,李心慧忽然生出一股惆怅的烦闷!

    房间里,李心慧送余大夫出去的时候,陈青云便对着守在门口的萧泽和萧沐道:“进来!”

    萧泽和萧沐心里有些打鼓,隐隐知道公子要问些什么?

    陈青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细问,他知道她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只是冷硬道:“挑重点的说!”

    萧泽和萧沐闻言,对视一眼,都有些难以启齿!

    不过他们也不敢耽搁,便简短地叙述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您不见以后,夫人去了一趟北苑,不过齐院长避而不见。”

    “夫人后来给齐院长写了一封信,确定您平安无事以后,这才放心下来!”

    “后来徐夫人请了夫人过府一趟,听青黛和青鸾回来说,徐夫人的意思是想给夫人做媒,不过夫人拒绝了!”

    “最严重的就是今天您回来之前,李先生过来了,他拿了一份好像是齐院子他们去陈家村弄回来的“放妻书”,要来带夫人走!”

    “放妻书?”

    陈青云沉凝道,眼眸瞬间敛聚的黑色的风暴,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彻骨的冷意!

    萧泽和萧沐下意识打了个寒颤,侯在一旁不敢说话!

    “所以,今天我要是回来晚一步,她是不是要走了?”

    陈青云的指甲掐入掌心,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如此可笑!

    他那么迫切,穿梭在连绵的山脉当中,不顾黑长路远!

    就是希望,能够早一刻站在她的面前!

    结果他来了,可差一步,就只差一步,她就走了!

    陈青云的眼眸寒凉如冰,所有潜藏的风暴都融为孤独寂寥,他像是一个人在暗中挣扎的傻瓜!

    他自嘲地勾起了嘴角,闭上眼睛,品尝苦涩蔓延到心脏的味道!

    萧泽萧沐看着他握着的掌心有鲜血滴了出来,心里都闪过一丝疼痛蔓延的滋味!

    他们还想说点什么,比如夫人经常在书房发呆,比如夫人给公子做衣服时经常扎上手,比如夫人会情不自禁地唤他的名字

    可他们都还没有机会说,夫人就回来了!

    他们两个退了出去,再也没有以往暗中想要暗中偷听,寻点乐趣的想法了!

    余江从二门外进来,看着他们两个傻呆呆的样子,扬起了手中的酒壶道:“过来喝两杯!”

    萧泽和萧沐这才仿佛找到了一些想做的事情,两个人对着余江走了过去!

    青黛和青鸾去做吃的了,院子里又恢复了安静的样子!

    可比院子更安静的,是陈青云的卧房!

    李心慧踏入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气息很不对了!

    有点冷,透着气息的寒凉和漠然!

    他不是睡着了,而是不想说话!

    他的眼睛闭得紧紧的,红唇也下意识抿起,身体也僵硬得很,连被子都似乎有了菱角!

    想到刚刚萧泽萧沐进来过,李心慧几乎一下子就知道了!

    她看着那个面容冷肃,神情似悲似痛的青云,看着他那抓着被子的手青筋凸出,有鲜血沁出来的时候,眼眸里面顿时堆满了心疼和自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