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放妻书
    这一夜,陈青云走得很急,手臂,脸颊,脚踝,全都被刺藤刮伤了。

    他做菜的时候,将油涂抹在他的衣衫上,放火的时候,衣衫也扔了。

    他穿了个单薄的里衣,还被刺藤给刮了好几道口子。

    刚出来的时候,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好在他星辰分布的位置有些涉猎,这才找到定南府城的方向。

    也许是因为老师的原因,这隐蔽的训练营在定南府的上北方向,这个地段的山脉座座相连,无田无地,曾听说过有猛虎出没,所以一直廖无人烟。

    可这个地方要走到定南府城,最起码需要一天的脚程。

    陈青云一夜不眠不休,自山林中快速穿过,一门心思想早点回到定南府。

    他知道老师支开他以后,必然会有所动作,他会担心,会惶恐。

    怕她反悔,不要他了!

    身体再冷,面容再沉静,眼眸再深寂,可是只要一想到她,想到她在家里等着他,他整个人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连夜赶往定南府城。

    陈青云回到定南府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跟沿街乞讨的乞丐一样。

    周围的行人见了他那脏兮兮,满身是伤痕的样子,下意识距离他远一点,窃窃私语,害怕他是会打人的疯子。

    而此时他的步伐早已慢了下来,脚底的水泡都破了,走起路来的时候,很疼!

    因为一夜不眠不休地赶路,除了喝水,他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因此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连眸光都有些涣散!

    可他还是一路没有停歇,顺着熟悉的街道往家里走!

    刚刚从陈家村赶回来的齐瀚,徐润泽将其中一份“放妻书”给了李光庆以后,请他在中间代为周旋,务必要让心慧接受。

    李光庆应允,当即来了陈府。

    李心慧一般都不怎么出门,不是在家看账本,就是在家做做针线,画画漫画。

    她喜欢待在青云的书房,喜欢翻看他的那些画卷,好像他还在她的身边,日日埋首书海一样。

    李光庆来的时候,李心慧刚刚从书房里面出来。

    她爹一般无事根本不会过门小聚,也许是性格使然,又或者他觉得不方便。

    总之李心慧看到她爹的时候,心里就暗暗猜测着,他是不是知道了,来当说客的。

    李光庆看着女儿温柔地招呼他,又是上茶水又是上点心的,他摆了摆手道:“行了,别忙活了!”

    “你过来坐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李心慧闻言心里略微沉了沉,她到不是怕她爹说了什么,在她的心里,她早已是自立的人,像是嫁出去的女儿一样,已经不受父母管制了。

    青黛和青鸾看到夫人有些神色不虞,退下去的时候,虽然关了房门,却安安静静地守在外面。

    萧泽和萧沐见她们两个那么谨慎的样子,立即一跃上了房顶,准备暂时充当暗卫的角色。

    房间里,李光庆将手中的“放妻书”递了过去!

    李心慧接过一看,愕然道“放妻书”!

    房顶上的萧泽和萧沐闻言,心神一凛,皆在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一抹震惊之色。

    门外的青黛和青鸾也面面相觑,惊讶愕然!

    房间里,李心慧看完所谓的“放妻书”以后,失笑道:“我如果想嫁人,要这样一份”放妻书”并不奇怪,可是那也得我承认啊!”

    “齐院长他们真是煞费苦心了!”

    “放妻书”的见证人都有好几个!

    为官的知府,青云的恩师,村里的里正和族老!

    呵呵!

    李心慧想笑,若不是身边有火,她都想一把将这所谓的“放妻书”烧了!

    也亏了他们那么远的道路,竟然亲自去跑了一个来回!

    李光庆放下茶杯,看着女儿不以为意的面孔,嬉笑道:“你今天收拾收拾,跟我回去吧!”

    “爹你”

    李心慧没有想到她爹这么直接,她下意识抗拒,可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他爹给她又递了一张纸条,然后道:“黄连苦不苦吃的人才知道?”

    “可明知道黄连,为什么要去吃呢?”

    “你先跟我回去,回去以后我跟你娘会给你找一户好人家的!”

    李心慧看着纸条上的字句,惊讶地抬首看着她爹!

    结果她爹继续道:“别怕,徐大人做主,已经让县衙把你的户籍又要回来了。”

    “现在定南府想娶你的人多的是,跟爹回家,我们慢慢挑!”

    李心慧:“”

    亲爹大智若愚,心如明镜!

    没有想到,齐院长竟然也被套路了一把!

    她将字条捏在掌心,嘴角却噙着一抹玩味的笑!

    “好吧,那我跟爹回去!”

    李心慧出声道,口气分外轻松!

    屋外的青黛青鸾齐齐变了脸色,就连房瓦上的萧泽和萧沐都差点跌了下来!

    “咯吱”一声,门开了!

    李心慧出来对着青黛和青鸾道:“去收拾东西吧,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走!”

    “夫人,公子回来会着急的!”青黛小心翼翼打量着李心慧的神色,不想她走!

    “就是,就是,有什么事情也要等公子回来再说啊!”

    青鸾附和道,她们都知道公子对夫人的感情有多深!

    夫人这一走,岂不是跟公子再没有关系了!

    那可怎么办呦?

    李心慧看了她们一眼,见她们两个下意识低着头,便道:“他回来了,我会亲自跟他说的!”

    “现在去收拾吧!”

    青黛和青鸾欲言又止,不过知道夫人已经有了决定了!

    她们两个人去内院收拾东西,不一会就收拾好了!

    其实她们两个就是故意的,就收了几件换洗衣服!

    李心慧看着她们两个拎着轻飘飘的两个包袱时,嘴角抽搐几下!

    “走吧!”

    她道,决定先摆正姿态!

    结果她还没有走出大门口呢,便看到一身泥污,穿着破破烂烂,浑身血痕的陈青云!

    “青云!”

    李心慧不敢置信地唤了一声,惊愕地看着他的模样,整个人心疼极了!

    陈青云早已疲惫至极,不过看到她的时候,还下意识笑了笑!

    结果那笑容牵扯到伤口,疼得他直抽冷气!

    “嘶!”

    李心慧快速地上去扶着他,皱着眉头道:“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了?”

    陈青云虚弱无力地笑了笑,摇了摇头道:“没有打!”

    “是关我的地方太远了,我逃出来的时候,被刺藤刮伤的!”

    李心慧握着他的手一紧,眼眸里闪过一丝戾气!

    她立即对着围上来的萧泽萧沐道:“快去请余大夫来!”

    “青黛青鸾,烧热水铺床!”

    青黛和青鸾面色一喜,连忙将包袱扔在一边,开始动着!

    “爹,你先回去吧,青云这个样子,我走不了了!“

    李心慧十分抱歉,她爹的打算都是为了她好!

    可惜现在她眼里只有受伤的青云,别的她管不了!

    李光庆看着陈青云满身是伤地跑回来,这一路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心智坚定,懂得取舍,很好!

    他点了点头,对着女儿道:“都烧了吧,看来这条路怕是暂时走不通了!”

    李心慧心领神会,颔首点头!

    “姨父,慢走,改天青云上门看您!”

    陈青云站直身体,准备送他出去!

    李光庆摆了摆手,出声道:“别送了,很近,去休息吧!”

    “你不在的这些天发生了些事情!”

    陈青云听到姨父意有所指的话,当即心里一凛,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转头,看到她站在身旁,一脸心疼地看着他!

    一身飘逸的裙装摇曳着,精致动人的脸庞,一双盼目生辉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樱红的唇瓣,仿佛画卷中走出来的仕女图一样!

    姿态婀娜,芊腰素素,美得像是晨曦里的朝霞,让人看不到一点瑕疵!

    “出什么事情了?”

    他问道,看着她的眸光慢慢变得深邃,透着一丝彻骨入心的灼热。

    李心慧眼眸忽闪,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事,我先扶你去洗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