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逃跑
    徐夫人强撑着笑了笑,再试探道:“真的不想成亲吗?”

    “不考虑考虑,比青云持重有为的还有很多!”

    李心慧的嘴角微微扬起,然后摇了摇头!

    她这一生,执着的事情不多!

    可是现在,她不想先喊放弃!

    除非青云顶不住压力,放弃他们之间的感情!

    可就算是那样,她也想为自己的努力一次!

    更何况,青云还什么都没有做?

    徐夫人失败以后,亲自送心慧出门!

    等到转头时,就看到渡步而来的相公和齐院长!

    远远的,她的脸色堆满了愁容,慢慢走近道:“心慧不愿意成亲!”

    “她说,如果青云将来成亲的话,她就单独立一个女户!”

    “看样子,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了!”

    齐瀚闻言,心里的郁结更加难舒!

    他对着徐夫人和徐润泽颔首,随即道:“即是如此,那我再回去想想办法!”

    徐润泽见状,送他出门!

    两个人一边走,徐润泽便一边道:“你看要不要请心慧的父母出面劝一下!”

    “我们始终隔了些距离,有些话说重不好,说轻也不好!”

    齐瀚闻言,想到老老实实的李光庆,当即眼眸微亮!

    他到是有点迷糊了,青云父母都不在了,和是心慧的父母还在啊!

    这件事,让心慧的父母去说,那再好不过了!

    齐瀚辞别徐润泽,当即赶往云鹤书院。

    李光庆还住在原来的小院里,白日里偶尔会去跟几个老夫子窜窜门,做做帐,其余的时间不是钓鱼,就是喜欢看些杂记。

    齐瀚去的时候,见他一个人坐在小院中的大树下,正捧着书本看得津津有味,连嘴角都是下意识勾起的。

    齐瀚哑然失笑,他五脏六腑都堆满了杂事,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好好地看一看书,练一练字了。

    “李兄,看什么呢?”

    齐瀚问道,踏步进去!

    李光庆见齐院长来了,意外地起身,连忙给他搬了凳子!

    他憨厚地笑了笑,将书本放在一边,出声道:“刚去黄夫子那里借来的《西南游记》。”

    齐瀚扫了一眼书本,点了点头!

    李光庆是一个人住的,小院收拾得干干净净,见他来了,又连忙倒茶上了些瓜子!

    齐瀚其实有些难以启齿!

    推开别的一切不说,青云确实算得上可靠的夫君!

    坏就坏在,心慧跟他大哥自幼定亲,又在他的身边陪了整整五年的时间!

    外人的眼中,他们早就是一家人,但却是相依为命的亲人,而非别的!

    “李兄,今天我来是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齐瀚开口道,他跟李广庆也算是好友了!

    李光庆点了点,坐到一旁,洗耳恭听道:“你说!”

    齐瀚眼眸微闪,当即踌躇道:“我想拜托你给心慧找一门亲事!”

    李广庆抬首看他,有些意外,也有些奇怪!

    他沉凝了一会,出声道:“当年心慧的户籍就已经不在李家了,这件事还得征求青云的意思。”

    齐瀚闻言,当即道:“户籍的事情好办,据我所知,心慧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婚礼仪式!”

    “我请陈家村的里正和族老,还有徐大人和我一起,作为见证人写一封“放妻书”,一份给你们,一份烧给青山。”

    “恢复心慧女儿家的身份,盼她找个好人家!“

    “定南府十三家《食香阁》,也全都一并作为心慧的陪嫁!”

    “你看如何?”

    李光庆闻言,心里微动!

    他自然是愿意的!

    可是女儿那里还不好说!

    “这件事,我还得跟心慧商议一下!”

    “她娘早就盼着她能够再嫁,不过是想着青云还小,现在青云也大了,她能够回来,她娘会很高兴的!”

    齐瀚见李光庆没有否定他的想法,心里总算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当即严肃道:“这件事不能跟心慧商议!”

    “为什么?”

    李光庆狐疑道!

    齐瀚闻言,这才坦白道:“青云喜欢上了心慧,还为了心慧不愿意入仕!”

    “可是他们这身份太尴尬了,就算青云不入仕,他们也有很多的闲言碎语!”

    “现在青云的年纪还小,十几年的努力可以说放弃就放弃,但是如果青云日后后悔了,心慧的处境就太尴尬了!”

    “可以说,十分难堪!”

    “所以我今天才会来找你商议一番,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还是要为他们多打算一些!”

    李光庆有了然地点了点头!

    他看向齐瀚,询问道:“这件事是不是也要瞒着青云?”

    “自然是要的。”

    齐瀚出声道,等到心慧回了李家,青云总不好日日上门去寻!

    这是第一步!

    李光庆明白了,齐瀚是想背着青云和心慧,把他们的叔嫂关系解除了!

    青云对心慧的心思,他早就知道了。

    在他看来,青云的仕途跟女儿的幸福一样重要!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懂得取舍的人才能走得长远!

    李光庆当即对着齐瀚道:“那要办就趁早吧,办好以后,心慧那里我去说!”

    齐瀚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他当晚就约了徐润泽跟他去一趟陈家村,徐润泽自然满口答应。

    于是天亮以后,一辆宽敞的马车缓缓地驶向了陈家村。

    而与此同时,陈青云已经摸清楚训练营周边的地形了,还知晓了他们的短处!

    夜晚,他照旧当了一回大厨!

    架起的大火将他的面孔照得通红,陈青云挥动铲子的时候,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也幸得他经常给她打下手,炒几个热乎菜还是比训练营里面的那些家伙强!

    他接连做了三天,饭菜上桌的时候,他还在烧心肺汤,立即大吼一声道:“你们都给我留点菜,尤其是野鸡肉,野猪肥肠,那个两个好吃!”

    “哈哈哈青云别急,我们肯定给你留!”

    “你那汤快点,我们都要开动了!”

    陈青云闻言,提着铲子就出来了。

    “算了,我还是先吃吧!”

    “心肺汤要多炖一会才入味!”

    陈青云说完,过来跟他们一起蹲下!

    吃大锅饭都跟喂猪一样,用几个大木盆放在空地上,大家围成几个圈,各吃各的!

    因为要换岗,因此有一批吃得快的要走了。

    不过他们还念念不忘,锅里还有汤!

    “青云,汤好了没有啊?”

    陈青云闻言,捏着筷子的手挥了挥,催促道:“快走,快走!”

    “总共就那么一点,分不过来!”

    他的话一出口,那些先前吃好瞬间冲进简易搭建的厨房!

    片刻后,一大锅香喷喷的汤被端了出来!

    大家抢得很欢,直夸陈青云的手艺好。

    不过一阵欢快的拥挤过后,他们发现陈青云不见了

    天色已经灰麻,树影重叠之处,已经深黑得看不见人影。

    可在那树影中,似有一团火烧了起来!

    那火光蹿得极快,伴随着耳畔的风声,正值六月天干气灶,那火眼看着就要四散开来!

    暗探的教头见状,立即道:“快,先救火!”

    他们住的地方,水源很近,因此根本没有囤水的习惯!

    不过到是有好几个大瓦岗,可是等到他们去到厨房一看的时候,那几个大瓦岗的底部早就破了!

    这会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陈青云那小子,整日跟他们混成一片,只怕为的就是今天了!

    他们的嘴角抽搐着,感觉香味还在嘴里呢,可一个个都要下苦力气了。

    他们这个训练营一直很封闭,四面环山,方圆五十里都没有人烟,到是偶尔会有些猎户来。

    可大家也不敢怠慢,全都涌到溪边去滔水,一个个提桶的提桶,抬盆的抬盆,飞奔而去!

    就怕大火挨着烧山,将这个暗探训练营给暴露出去!

    陡峭的石壁上,陈青云一边顺着他们爬过的足迹攀爬,一边看着他呜呼哈嘿的救火声。

    他深邃的眼眸映着刺眼的火光,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向上攀爬的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