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做媒
    齐瀚中午的时候收到了心慧的信,无非就是询问青云需不需要带些书本之类的。

    齐瀚知道,这是心慧变向在打探青云的安危!

    没有贸然上门要人,证明心慧多少还是理解他的做法的!

    齐瀚让北苑的小厮去了陈府报信,四个字,“安好勿念!”

    李心慧得到消息以后,没有再上北苑,而是将关了门的《食香阁》分店陆陆续续开张!

    张家,谢家,柳家,每月都要送账本过来,她很忙,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青云!

    齐院长摆明了就要分开他们一段时间,他是青云的恩师,秋闱在即,让青云清清静静读书再正常不过!

    她去追问,到显得无理取闹!

    日子像是毫无波动的死水,过一天,便少一天。

    平静得出奇!

    可另外一边,隐蔽的暗探训练营里,陈青云却根本出不来!

    那个地方四面环山,悬崖陡峭,到处都是暗岗哨位。

    他试过几次,可还未出山林,他又被抓回去!

    反复如此,陈青云便知道老师是想彻底绝了他的心思!

    他们里面负责训练的暗探教头见陈青云老实下来,便给他搬来了几大筐的书本,笔墨,宣纸。

    每日三餐还有人送来,他能看到那些暗探每日训练,潜伏,攀岩,隐匿,轻功,剑术,辨毒,以及人体致命穴位等等。

    他们的训练很有章法,让他不知不觉起了一层心思。

    既然逃不出去,那还不如趁机学点本事。

    反正秋闱之前,他肯定能出去就是了。

    暗探教头给齐瀚送来消息时,齐瀚哑然失笑!

    “他想跟你们一起训练,那就随他吧!”

    “不过仔细盯住他,可别让他从你们的眼皮底下跑了,文人多体弱,刚好让他文武双全,日后也多自保的能力!”

    暗探的教头闻言,自然抱拳答应!

    自此,陈青云便在训练营跟那伙暗探打成一片,白日跟他们一起训练,晚上有空就开始说书。

    短短不过半月,便已经将里面的暗探收拢一半。

    齐瀚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有点骄傲的!

    他最喜欢青云,逆境中也不忘变通。

    若真的硬抗,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处。

    可在感情这件事,那个孩子却执拗得可怕。

    想了这么些日子,齐瀚觉得问题还是出在心慧的身上,如果心慧选择放弃,那么青云就好拽回来了!

    西北的战事稳定了,镇国大将军率领二十万大军增援以后,他们一路从白虎城打回了边城。

    而且还有趁胜追击的架势,荒灾也过去了,西北附近的二十八个州府,全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齐瀚上门拜访的时候,徐润泽还十分有兴致地亲自烧水煮茶,准备跟齐瀚好好下几盘棋。

    结果齐瀚根本无心品茶下棋,他来是有事情跟徐润泽商量的。

    “我想请弟妹出面为心慧保媒,陈家如今不比往日,青云也绝不会占她嫂嫂的产业。”

    “心慧通透伶俐,温婉娴雅,你看可有合适的人选?”

    徐润泽的眉头微微皱起,给齐瀚摆上茶水以后,疑惑地望着他道:“你怎么想到管起这件事来了?”

    “心慧跟青云不是过得好好的吗?”

    “这件事青云知不知道?”

    齐瀚听到徐润泽这番话,心里更是哽得厉害!

    他冷戾地瞥了一眼徐润泽,带着一丝火气道:“什么叫做心慧跟青云过得好好的?”

    “他们过得再好,那也是叔嫂有别,等到青云成亲以后,就会多有不便了!”

    “青云还小,有些事情想不到,我们做长辈的,不能袖手旁观!”

    徐润泽的心咯噔一下,心里有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

    他打量着齐瀚的眸光,分明透着一丝无力和决绝!

    显然,是非要给心慧找一门亲事不可了!

    可他们管青云还行,管心慧就有点手长了!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难不成青云还会对心慧有什么心思不成?”

    徐润泽说完,自己还笑着摇了摇头!

    青云那个孩子聪慧异常,又早慧得很!

    人情世故,早已一门清!

    再说,十六七岁的少年,就像是刚刚起飞的风筝,自然想往高处去,怎么会想着往悬崖栽?

    齐瀚的脸黑了黑,皱着眉头,没有否认!

    徐润泽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不太自然地收拢嘴角的弧度,愕然道:“不会吧!”

    “哼!”齐瀚冷哼一声,觉得心里气闷无比!

    徐润泽瞬间坐直身体,略带几分紧张道:“什么时候的事?”

    “青云呢,这孩子怎么犯傻?”

    “心慧呢,那个孩子也好啊,这这怎么能成呢?”

    “除非青云不入仕,可就算不入仕,这叔嫂成婚的名声也不好听啊!”

    徐润泽是真的喜欢青云和心慧,那两个孩子,在荒灾的期间,可没少帮他的忙!

    齐瀚何尝不知道,两个孩子都是好孩子!

    可是分开走,路会更宽,更广!

    为什么明知道是荆棘,还要往前冲!

    还是不要命地冲!

    齐瀚头疼地看着徐润泽道:“有些路比想象的更加艰难!“

    “现在那个孩子一门心思不想入仕,我暂时把他遣到别的地方去了!”

    “我想趁着这个空挡,让弟妹出面,好好跟心慧说说!”

    “她若是愿意,我们出面为她寻一门体面的亲事!”

    徐润泽觉得这个问题,关键不在于成不成亲?

    而是在于青云跟心慧的态度!

    不过青云不入仕,也太可惜了些!

    “心慧年长,又温婉知礼,这件事还是先探探她的口风为好!”

    “再说,她若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好管得太宽!”

    徐润泽中肯道!

    齐瀚的心里还憋着别的事情,不过徐润泽肯帮忙,他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两个人当即让徐夫人给心慧下帖子,他们也好早点知晓心慧真正的心思!

    李心慧来的时候,徐夫人笑得有些古怪!

    上下打量着她,还朝她的眉眼之间仔细看了看!

    李心慧心里一凛,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青云不在,她做什么都没有劲,感觉成天都是懒洋洋的!

    徐夫人找她的时候,她心里猜测着,果不其然,都是因为青云而找来的!

    徐夫人一开始的话题是,某家,某家,娶了一个小寡妇,生儿育女,过得幸福美满!

    某家,某家,有一个小寡妇,长期跟小叔夫妻过活,如何如何遭嫌弃!

    某家,某家,有为年少有为的公子,前途有望,知书识礼,温文尔雅!

    李心慧有些疼痛地揉了揉眉心,知道徐夫人想为她做媒!

    这背后授意的人,自然是齐院长!

    “夫人,我还不想改嫁呢?”

    “青云待我很好,如果将来他真的另娶贤妻,我就单独立一个女户好了!”

    李心慧出声道,她没有想过改嫁这件事!

    徐夫人闻言,脸色微微僵了僵!

    她跟心慧也算是熟人了,两个人之前因为齐夫人,还一起游玩过几次!

    她拉住李心慧的手轻叹一声道:“心慧,他们男人都是要前程,要脸面,要名声的!”

    “现在感情好,在一起也就是个三五年就淡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他还年轻得很,别说三五年,十年都能跟你耗!”

    “可是十年后,你又要怎么办?”

    “有孩子可怜孩子,没有孩子可怜自己!”

    “女人这一辈子,不就指望着嫁一位稳稳当当的夫君,生儿育女,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

    李心慧想,也许是吧!

    但是她不想去接受任何人了!

    她相信青云的坚持,不能在他还没有说放弃的时候,就放弃了他!

    她做不到那么狠心,在他暗暗筹谋将来的时候,背后捅他一刀!

    李心慧对着徐夫人笑了笑,认真道:“一切交由青云去做主吧!”

    “日子不过过给别人看的,更何况,现在我们还是清清白白的!”

    徐夫人的脸有些热!

    她也是怕青云年少不知事,所以才会想要看看心慧**没有!

    结果却被心慧瞧出了她的心思,这可真是尴尬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