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青云不见了
    “不可能,你们绝对不能在一起!”齐瀚厉声道。

    读书人的礼义廉耻,刚理伦常都像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一样,万万不可行差踏错。

    青云想要放弃仕途,那是之前,现在绝不可能办到。

    “为什么不可能?”

    “她同意就好了,别的,我不在乎!”陈青云站直身体,轮廓上血迹斑斑,透着一起凉薄的狠辣。

    齐瀚顿住,他愤怒的眸光闪过一丝沉痛之意,他知道青云的意思了。

    “就算你们不惧人言,就算你们改名换姓,可是那是之前,现在西北之行已经暴露你们的身份。更何况,如果你们彻底想要置身事外,皇上那里呢?为师三年前就已经将你举荐上去,你们此次平安归来,实属大功一件,只有你答应掌管龙纹玉符,有皇上在背后做靠山,你便是稳稳地往上升。”

    “如果你不答应,也不入仕,那你跟心慧就危在旦夕了,到时候性命都没有了,更何谈其他?”齐瀚谆谆教诲,权衡利弊地说给陈青云听。

    可陈青云依旧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入仕了,诸多口诛笔伐,全都对准她去。

    在这件事情上,他绝不改变自己的想法。

    “老师知道,我本就一无所有!”

    “名利地位于我来说都像是天边的浮云,唯独只有她,我不能放弃!”

    “就算是危在旦夕,我也绝不会去入仕!”

    “张金辰若是能一手遮天,他尽管来好了!”

    陈青云立场坚定,丝毫没有妥协的打算!

    齐瀚说得口都干了,心里更是担心他的伤势!

    可他依旧油盐不进,这可真是让齐瀚真正急眼了!

    他对着陈青云道:“你滚吧,滚得远远的!”

    陈青云闻言,看着他背过身,气得浑身发颤!

    他捂着受伤的额头,准备出去包扎一番再回去!

    要不然她知道,该着急了!

    陈青云前脚刚出书房的门,“嘭”的一声,后面就有人劈晕了他的脑袋!

    那人也没有任由他倒地,还是扶着他软下来的身体!

    齐瀚从书房里走出开,扶着陈青云的人立即颔首道:“主子!”

    齐瀚看着寂寥的夜色,背在身后的手暗暗握成了拳头!

    他看了一眼陷入昏迷当中的陈青云,惆怅道:“帮他包扎以后,送去训练营吧!”

    那人闻言,点了点头,随即脚下轻点,带着陈青云消失在夜幕中!

    看着摇晃的树影归于平静,齐瀚收回眸光,轻叹道:“青云,不要怪老师。”

    “除非你真的不成才,否则皇上选定的人,还没有人能逃得了的!”

    重情并不是什么坏事!

    可叔嫂成婚,在大周的官吏当中,还真是闻所未闻!

    齐瀚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这件事,他还是压一压好了!

    不然皇上若是知道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陈青云不在,李心慧占用了他的书房,认真地在画着她异世还魂的漫画!

    一共是三张!

    第一张,她房梁上悬挂的女子,身体的魂魄飘然而出,同一时间,有一共新的魂魄进入了她的身体!

    第二张,她跌落在地,飘出的魂魄渐渐变得透明,而此时有一位少年破门而入。

    第三张,她靠在床榻上,刚刚醒来,而他端着汤碗,掀帘而入。

    如果他能够明白她的用意,那么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他!

    如果他不明白,那就当她画着玩吧!

    从头到尾,她没有在留白处写一个字!

    余江在北苑守到天明,结果还是不见陈青云。

    最后齐院长告诉他,陈青云已经闭关苦读,不方便再回去的时候,余江眼眸微动,心里渐渐下沉。

    他在北苑找了一圈,找不到人以后,立即从北苑回来。

    李心慧还伏在书房的条案上睡觉,她等了一夜,天明十分才沉沉睡去!

    余江来的时候,萧泽和萧沐在院子里晨练,见他面色紧绷地走进来,下意识停住所有动作!

    “余大哥,怎么了?”

    萧泽问道,他探头去看,发现公子根本没有回来!

    余江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出声道:“公子可能出事了,夫人呢?”

    “这件事必须先回禀夫人!”

    萧泽和萧沐闻言,面面相觑,惊诧地看着余江!

    去一趟北苑?

    出事了?

    “夫人在书房,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沐出声道,公子要是出事了,那他们可真惭愧!

    昨晚他们还睡得踏踏实实的呢!

    余江也说不出来,不过他知道公子有多在乎夫人!

    就算是要闭关念书,也不可能就这样撇下夫人,一声不吭就走!

    更何况,公子昨晚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

    “先见夫人,这件事很蹊跷!”

    余江认真道,往书房走去!

    萧泽萧沐连忙跟上,开玩笑,这种重大的事情,他们根本不可能坐得住!

    “咚咚”的敲门声很急!

    李心慧猛然惊醒,第一时间以为是青云,不过她很快就否决了!

    这是青云的房间,他进来一般就直接进来了!

    李心慧揉了揉眼睛,上前去开门,而这空挡的时间,房门再次被敲响起来!

    “咚咚咚!”

    李心慧眉心一跳,布满血丝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暗沉!

    她打开房门,只见余江,萧泽,萧沐都聚在门口,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余江,简直可以用冷硬来形容!

    “这么早,出什么事情了吗?”

    李心慧侧身,让他们进了书房!

    萧泽随手把门关上,这个时候,只听余江道:“公子昨晚根本没有出北苑,可是今早齐院长却跟我说,公子要闭关苦读,暂时不回来了!”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暗暗在北苑找了一圈,连夫子小院都找了,可是没有公子的踪迹!”

    “而且我看北苑那些散漫的护卫,好似故意让我去找的,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公子已经不在北苑了!”

    李心慧闻言,眉头拧成一团!

    如果齐伯父出面说了,而且北苑也找不到!

    这显然是他把青云隔离到某个地方去了!

    “先别急,我去问问看!”

    “齐院长不会把青云怎么样的,不过青云肯定是被强行带走的!”

    李心慧说完,匆匆洗漱一番,带着青黛和青鸾就上门拜访了!

    可北苑守门的小厮表示,齐院子出门访友去了,根本不在北苑!

    这是推脱之词,李心慧知道,是齐院长不想见她!

    显然,她跟青云的事情,齐院长已经知道了!

    回去的路上,青黛看着低垂着头,暗暗思附的夫人,轻叹道:“要是齐夫人在就好了!”

    “夫人,我们去找郡主商量吧!”

    “郡主出面,齐院长怎么也要给几分颜面的!”

    李心慧摇了摇头,齐院长摆明了不想见她!

    就算明珠郡主来了,她们也要不到青云!

    “先回去吧,我写封信,如果青云平安无事的话,我们就暂时不要担心了!”

    现在齐院长对待青云的方式,像是家长关孩子禁闭一样!

    她贸然去管,到显得突倪!

    更何况,问题也许是出在她的身上!

    李心慧冷静下来,现在的主要目是确定青云是否平安无事?

    齐瀚确实是在北苑当中,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去跟心慧开口!

    他站在明月楼上,远眺的视线刚好能窥探那熟悉的马车缓缓离去!

    不一会,小厮前来回禀!

    “老爷,陈夫人已经回去了!”

    齐瀚闻言,出声道:“她可说了些什么?”

    小厮摇了摇头道:“没有,说您出门访友后,她便离开了!”

    “你下去吧,不论谁来,今日我都不在北苑!”

    小厮垂首聆听,随即退下去安排!

    齐瀚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没有急匆匆地上门要人,证明心慧还是信任他的!

    青云当初不肯用龙纹玉符,是因为害怕他受牵连!

    这两个孩子分开来,一个温柔识体,聪慧通透,一个心思缜密,内敛持重!

    怎么看都是好孩子!

    可怎么偏偏会喜欢上对方呢?

    齐瀚有些艰难地闭上眼睛,这一出残棋,他也不知道怎么破了晚安了,宝贝们!

    明天约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