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她比前程重要
    清静的夜晚,李心慧陷入一片暖洋洋的梦境里

    没有压抑,没有痛苦!

    只有浸泡在幸福里面的暖意!

    她梦见韩越一直看着一扇高高的门!

    红色的地毯一直铺到门后去,然后是美丽的香槟玫瑰,一簇簇地,到处都铺满了!

    忽然,那扇大门打开!

    一大群人拥簇着,一位美丽的新娘缓缓地走来!

    她的眼眸那么明亮,那么璀璨,娇羞的面容透着幸福的红光!

    交叠的双手美极了,却隐隐看得见,有一道凸起的疤痕!

    那是她自己的手,她不会看错的!

    李心慧觉得心里堆满了幸福和愉悦,她忍不住想哭!

    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圆满!

    她微微哽咽着,在看到那对相似而笑,含情脉脉的俊男美女,忽然有一种放下的感觉!

    在一片掌声里,他们相拥亲吻,得到了一片祝福!

    而她站在远处,看着闪光的那道门,慢慢地走了进去!

    李心慧醒来的时候,眼角还带着泪痕!

    她摸了摸枕头,湿湿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梦里哭了多久!

    她从床榻上坐起来,然后点了油灯!

    昏昏暗暗的房间早就重新翻修过了,柜子,桌子,梳妆台,还有屏风等等!

    如同定南府的宅院布置,只不过是这里的房间稍微窄了一点!

    李心慧爬起来,喝了一口茶水,平复着心绪!

    她看着外面已经灰麻的天色,穿上了厚实的褙子,推开房门出去!

    长廊里的光还是很暗,可足够她熟悉路况,走到院子中间!

    在她推开房门的那一刻,陈家老宅同时睁开眼睛的人有几个!

    可紧接着推开门的,却是陈青云!

    青丝结发,但求来生!

    他自从山上回来,人便一直蔫蔫的,打不起精神!

    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几次惊悸醒来,像是整个人突然堕入深渊一样!

    后来他索性懒得睡了!爬起来,轻靠在床榻上!

    所以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就动了!

    他从床榻上起来,透过窗户,看到她走到院中!

    她伸了伸了懒腰,似乎睡得不是很好!

    李心慧察觉陈青云也起这么早的时候,愕然地盯着暗影中走来的他,狐疑道:“哦,你也没有睡好?”

    陈青云颔首,呼吸着晨起的清冽气息!

    “天亮吃了早膳就回去了,马车上可以补觉!”她道,心里盘算着,有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毕竟她背负的这个身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改变!

    陈青云见她心不在焉地想着事情,反复让他纠结的问题,还是问了出来!

    “你是想跟大哥说,你许他下一辈子吗?”

    呃?

    李心慧愕然,没有想到,他还在纠结这件事!

    想到自己的梦境,她点了点头道:“如果真的有下一辈子的话,我想是的!”

    “但那是下一辈子的事情,跟我们现在无关!”

    无关吗?

    陈青云在心里苦笑一声,怎么会无关!

    证明她心里最爱的人还是大哥!

    那他算什么,替代品吗?

    下一辈子,她许给了大哥!

    一个人要有多爱一个人,才会许下下一辈子!

    更何况,她分明说过,她心里的人是他!

    陈青云发现自己也有陷入魔障的时候,反复思量,反复确认,反复试探!

    他其实知道自己一点都不理智,他就不该问!

    也许她许给大哥来生,今生便可以了问心无愧地跟他在一起了!

    之前他还沾沾自喜,自己诱惑到她!

    可是现在他却身冷心疼,他已经不确定自己对她来说,是不是心尖上的爱人!

    他就像是一个后来者,鸠占鹊巢,自以为是!

    “我以为,你下辈子也想跟我在一起!”

    他略带几分自嘲道,情绪很低落!

    李心慧看着他寂寥的神色,眉头下意识皱起!

    清晨的风凉,他穿着单薄的长衫紧贴在身,已经比她高了,身姿挺拔地站在她的身边,像芝兰玉树般耀眼!

    “回去的时候,我跟你细说吧!”

    “人能掌握得了一世情缘就已经很不错了,何必要奢望那么多,看不见,摸不到的虚幻之景!”

    “青云,我们能珍惜的,唯有眼前人!”

    李心慧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失望!

    青云对于男女之情,深切渴望,好似留不得一丝瑕疵!

    这样的感情,让她有种不被信任的感觉!

    陈青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性格相差甚远!

    他在乎的人,恨不得融到心里去,不似她能有淡然如风的时候!

    她越冷静,他的心就越慌!

    一缕青丝而已,怎么就让他这么不安心呢?

    “好,我们回去再说!”

    他妥协,也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回城的时候,陈青云和李心慧是分开坐车的!

    因此一路上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话,他们都想静一静,想一想!

    可谁知的,回去的当天晚上,齐瀚把陈青云叫去了,并且一去不归!

    北苑中的园林堪称一绝,四周层层相叠,让想要窥探的人,视线根本渗不进去!

    陈青云原本对于老师所说的事情兴致就不高,还频频走神!

    说了半天的齐瀚“嘭”的一声,将茶盅狠狠地放在茶桌上!

    陈青云抬首看了他一眼,冷戾的眼眸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那脸色紧绷得跟铁块一样!

    陈青云能够理解,低头,敛神,认真道:“我心意已经定了,老师不必再劝!”

    “哼!”齐瀚冷哼一声,盯着他那漠然的面孔道:“我给你指一条明路!”

    “入仕,定亲,常驻京城!”

    “定南府的这一切我都会帮你照料,你只需要一步步强大,能够跟张金辰一样,有屹立不倒的本事就成!”

    陈青云闻言,眼皮都不抬一下!

    他觉得自己说得够多了了!

    当即便起身,准备回去!

    结果那身形刚刚一动,齐瀚的一个茶杯就砸在了他的脚下!

    “嘭”的一声,书房里顿时一片安静!

    陈青云见着溅湿自己鞋袜的茶水,弯腰将上面的茶叶抹去!

    然后还准备走!

    “站住!”

    齐瀚呵斥道,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戒尺,狠狠地抽在陈青云的身上!

    “我打死你这个不进,不成器的东西!”

    “好好的前途不要,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哪个蠢学生像你一样,怎么说都不听?你是不懂呢?还是故意跟我作对呢?”

    齐瀚气得头疼,胸闷,身体发颤!

    他最骄傲的学生啊,他常常想起都会暗暗得意的学生!

    竟然就是这样回报他的?

    陈青云看着老师过激的样子,任由他打!

    戒尺抽在皮肉上的感觉,还是很痛的!

    可是他连哼都懒得哼,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

    齐瀚气得半死,知道不出狠招,他是不会听话的了!

    只听他道:“你若是不入仕也行,那先成亲吧!”

    “为师的掌上明珠聘婷性子憨厚,娇俏可人,许与你为妻如何?”

    陈青云愕然地回首,尴尬道:“聘婷?”

    “怎么可能呢?”

    齐瀚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冷声道:“怎么不可能呢?”

    “你们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你年长她三岁有余,正合适!”

    陈青云感觉眼睛有点跳痛得厉害,他连忙摇了摇头,拒绝道:“多谢老师厚爱,不过聘婷还小,我只当她是妹妹!”

    齐瀚闻言,握着戒尺的手一紧,冷声道:“是吗?”

    “当妹妹的不行,当嫂嫂的就可以!”

    “陈青云,你的纲理伦常,礼义廉耻呢?”

    陈青云的额头突突地跳,眼眸深沉如海,惊起一片暗光!

    他看着老师质问的眉眼,忽然就明白过来了!

    老师知道了!

    其实原本就没有准备瞒着他的,也许潜意识里,他最想得到的是,是她的认可!

    旁人,就算是老师,他也不曾在意过!

    “是的,我喜欢她!”

    “我要娶她,娶不到她我这一生都不会入仕!”

    “嘭”又是一声巨响!

    齐瀚想随手操了一个砚台砸在陈青云的头上!

    陈青云站着没动,那砚台将他的额头砸出了一个口子,有鲜红的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齐瀚看得惊心,却依旧冷脸不理,万分寒心道:“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断自己的前程?”

    陈青云抬首去擦额头上的血迹,抬首时,眸光执着深邃地盯着老师看,无比认真道:“在我心里,她比前程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