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剪青丝
    这一夜,陈青云和李心慧睡得都有点早!

    天色灰麻时,他们就已经从定南府动身回陈家村了!

    两个人都决口不提昨晚的事情,以免对方尴尬!

    直到太阳高照,暑气来袭,午时的树影落在车顶,陈家村的村头才慢慢出现在眼前。

    去年因为大旱蝗灾,族老和里正心焦如焚,老了许多!

    不过有《食香阁》和云鹤书院帮他们撑着一点,好歹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候!

    因此知道陈青云带着陈青山的尸骨回来入葬归土的时候,几乎整个陈家村都出动了!

    李心慧穿了一件素麻的白色褙子,上面没有刺绣,滚了一圈同色的边,看起来到有几分精致的美感。

    这两年她的身材匀称苗条,聘婷而立的时候,像是山间的空谷幽兰,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疏离的气场。

    青黛和青鸾将买来的食材,以及准备好发的辛苦钱都交给了里正和族老的夫人

    然后陪着夫人上山,来到了陈家的墓地。

    陈青云早就来了,身边跟着萧泽,萧沐,余江,还有村里帮忙归土的村民!

    他们看到李心慧也来的时候,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能跟三年前小寡妇相提并论!

    她的话还是不多,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们干活!

    可是她的眸光却显得犀利,让他们都如锋芒在背,略显几分不自在!

    精致的轮廓,漂亮的眉眼,娇嫩的红唇,十指青葱,散发着阳春白雪般的光芒,让人忍不住心头一动,只道是富贵养人,如今人家早已今非昔比!

    周围的谁出来,不都是恭敬地唤一声:陈夫人!

    这两年村里若不是青云暗中照拂,哪有如今的太平日子!

    就连陈地那两个孩子,人家也不计前嫌,收养了去!

    族老一开始还不放心,让陈赖皮带着去看了一眼!

    结果那个宅院又宽又大,好多没爹没娘的孩子都在习武,吃得好,住得好,还有人教,不比继续留在村里长大,日后当地痞流氓强?

    把之前的衣冠冢挖开,然后将里面的棺木移出来!

    再将现在装有尸骨的放进去,厚重的棺木落到实处的时候,发出闷闷的声响!

    李心慧往前一步,对着陈青云道:“先别钉,有些东西,我想给他!”

    陈青云的心里闪过一些异样,他猜到是什么了!

    只见她从青鸾的手里接过一个盒子,然后靠近棺木!

    余江和萧泽把棺木打开,她走过去,低头去看!

    周围的人下意识移开眸光,陈家村的村民们都有几分触动!

    时间都过去五年了,可从一开始大家都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看着这所谓的望门寡。

    可谁知道,人家愣是伺候了婆婆过世,照顾小叔长大,还将《食香阁》开到定南府无人不知,就连县城的陈记招牌都挂了好几个了!

    只能说陈青山没有福气吧,这么好的媳妇,自己却先走一步!

    里面的骸骨被侵蚀得有些厉害,上面还有深深的刀痕,那么多伤,致命的却在颈骨,可见当时那场战事的惨烈。

    “你们都去一旁歇息吧,我想再跟他说两句话!”

    李心慧眸光扫视在周围村民的身上,他们便自觉去远一些的地方休息,刚好大家都挖得累了,看见李心慧竟然不怕尸骨,自然也有几分敬佩肃然之情!

    他们走了以后,李心慧看着身后的陈青云他们,出声道:“你们也去吧!”

    萧泽他们立刻消失,可陈青云却还一直杵着不动!

    李心慧抬首看他,轻笑道:“我就是想跟他告别而已!”

    陈青云闻言,嘴角动了动,深邃的眼眸落在她手中的盒子上,随即转身慢慢移开!

    他知道有些回忆,是他无论如何也插不进去的!

    陈青云走到略微高耸的坡道上,那里可以看清楚她的身影!

    他看到她放下盒子,从那盒子里面竟然拿出一把小剪刀!

    乖乖,陈青云看得心头一震,眼眸瞬间撑大,嘴角微张,脚步下意识往前移!

    可他刚刚往前跑了步,只见她用那剪刀从头发上剪了一缕下来,然后放在盒子里!

    意识到她想做什么的时候,陈青云慢慢往后退去!

    周围的人也都看到了,眼眸忽闪,心里都闪过一丝动容!

    李心慧只是想以慰陈青山在天之灵,青云他们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如果陈青山在天有灵,也是知道的!

    她将剪刀收起来,看着盒子里的玉佩,簪子,青丝,然后轻声道:“我相信你对她的感情是割舍不下的,她对你也是如此!”

    “三尺白绫断裂的时候,她就已经走了!”

    “如今,希望你们在下一世圆满吧!”

    “青山,我不是她,这缕青丝就当还了这么久,背负着你未亡人的身份!”

    “从今往后,我与你再无半点瓜葛了!”

    “希望你早日安息,寻到你心爱的她!”

    李心慧说完,将盒子放进棺木里去!

    陈青云远远地看着,她做完这些以后,然后拿着剪刀慢慢转身!

    他一下子就从那坡道上奔了下来,然后冲到她的身边!

    李心慧就感觉他来势汹汹,尚未反应,手中的剪刀便被他夺了去!

    他看着她截断的发丝,眼眸晦暗不明,似有几分沉痛之色。

    李心慧微微眨动着眼眸,想要解释,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在外人的眼中,我始终都是他的妻子。”

    “那缕发丝,算是对他的一个交代!”

    “希望他能早日安息,能够寻在下一辈子,寻到他的挚爱!”

    陈青云知道她做什么都不过分,可是他心里难受!

    酸涩闷痛,无法言表!

    他将手中的剪刀握得紧紧的,然后侧身,负手而立道:“我只是怕你会做傻事!”

    “剩下的我来办吧,你回老宅休息!”

    他道,声音有些低沉!

    李心慧知道他有些难过,不过这里人多,她也不好安慰!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也要给爷爷奶奶,爹娘上柱香,磕几个头啊!”

    她道,随即吩咐青黛和青鸾拿了香烛纸钱,往一旁的墓地走去!

    陈青云转头,只见她淡淡地笑了笑,温婉动人的样子!

    “嗯,也好!”

    “不过等会我过来跟你一起磕!”

    他认真道,从她的语气中,隐隐探到一丝安慰的柔情!

    李心慧颔首,两人分开行动!

    陈青云指挥大家钉上棺木,然后填土,包坟!

    李心慧跟青黛他们将带来的贡品全都摆上,然后点蜡,烧香,烧纸!

    如同清明节她来祭奠那般!

    李心慧的记忆里,陈家的长辈都是和蔼慈祥的!

    陈家早些年在陈家村算是极有门面的人家,可惜败落了!

    不过青云如今立起来了,陈家老宅也欣欣向荣,重复往日之景!

    村里的人现在说闲话的少了,帮忙照看邻里的多了!

    等到陈青云那边忙完,两人一起给陈家的长辈们磕了头,那齐齐而拜的背影,像极了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

    陈家村的村民们下意识移开眸光,心里免不了又是一番轻叹!

    这叔嫂二人年纪相差不大,又无子嗣在身,成日出双入对,难免会被别人误会!

    他们村里的人是不说些什么了,可是谁都知道,《食香阁》是青山家的一手开起来的!

    现在陈家富裕了,可说闲话的却绕回青云的身上!

    青山家的想要改嫁,外面的人那一个不是闻风而动?

    守了这么几年,无儿无女的,也够了,谁也挑不出什么话来说!

    可这放不放人改嫁,看的还是青云的意思,所以外面才会有人猜测,青云贪图银钱,不肯放寡嫂改嫁的流言!

    放了鞭炮以后,大家便回村了!

    这一夜,他们都住在了陈家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