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忍无可忍
    陈青云去书架的后面,拿出一个书盒!

    里面零零散散地放了几本书!

    李心慧走过去扫了一眼,当即嘴角下意识抽动起来!

    《**心经》《御女宝典》《春宫秘闻》《两女伺夫》

    李心慧挑起了其中的《两女伺夫》,看着陈青云道:“你喜欢这个调调?”

    陈青云扫了一眼,面色无波无澜地摇了摇头!

    “都是准备拿来画些暧昧的篇章用的,我让萧泽帮我去买的,只看了一本《御女宝典》。”

    好吧,看他这小样也不像是深涉其中的!

    她将整个书盒都盖起来,光明正大地抱到一边去!

    据说古人在这方便颇有心得,她准备晚上回去的时候,挑灯夜读,仔细研究!

    “要不,我让萧泽拿出去转卖了吧,听说都是孤本,挺值钱的!”

    陈青云出声道,好似根本一点都不留恋!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

    她还没有看呢?

    看了好的也要收藏!

    “不用了,就算要转卖,我也会安排!”

    “你不想学吗,我们现在开始吧!”

    李心慧认真道,开始摆出了纸笔,准备教授!

    陈青云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丝丝期待!

    她端了凳子坐到他的身后,呼出的气息就散落在他的颈边!

    热热的,痒痒的,心里那些渴望像是泄洪的潮水,起起伏伏,几次都差点将他的理智淹没!

    李心慧在他的身后指导,很认真地说出他的不足之处!

    “女人的面容不一定要画得很美,但是一定要有一点微微痛苦,但却透着一丝渴望!”

    “男人一定要画得线条流畅,手臂的力量,腿部的力量,腰部的力量,反正就要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在干力气活!”

    陈青云:“”

    心里那点欲念,嘭的一声,浇了一盆凉水!

    力气活啊?

    好特别的形容词!

    他的嘴角微微抽搐着,下手的力道突然就画出了波浪线的弧度!

    她看了,立即皱着眉头道:“胸部才是波浪线吧,你这肢胳膊要重画!”

    陈青云:“”

    他竟然无言以对!

    “嗯,脖子要往后仰,表情要难耐,红唇微张,好似呻—吟!”

    “尤其是手,可以画插入男人的发间,那样也会比较带感!”

    “或者抱着男人的腰,那样也感觉非常火热!”

    陈青云:“”

    快要画不下去了!

    刚刚压下去的欲火又蹿了起来,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他已经几欲压制,偏偏她还在耳边继续道:“嗯,可以把女人的腿画长一点,不过不一定要全部都露出来,比如被子的一角,窥探一方春色就行!”

    “男人的手也可以攀附在波浪线上,要以握住的那种手势啊!”

    陈青云:“”无法忍了!

    他突然放下笔,转身,一下子就封住了她的口!

    他的手有力地揽住她的腰,用力地按向他的身体!

    他的灼热,他的渴望,他的急切,青涩的欲念最是恐怖的!

    因为,无法阻挡!

    李心慧睁大的眼睛闪过一丝愕然和呆愣,可是他却不允许她有一丝拒绝的机会,他的吻顺着脸颊往上,然后落在她的眼睛上!

    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却迎来他更加凶猛的亲吻!

    他反背将她压在条案上,他俯身下来,到处点火!

    条案咯着她的腰,她抗拒地摆动着!

    上面的书籍,笔墨,宣纸,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伴随那暧昧的轻哼,房间里的气氛瞬间炙热无比,直线飙升!

    书房外!

    萧泽和萧沐一本正经地守门,那气息轻得像是天空落下来的羽毛!

    或者说,连呼吸都停顿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皆在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一丝兴奋和激动!

    远处喝茶的余江表示,幸亏茶凉了,不然估计还真喝不下去!

    青鸾从内院蹿出头来,疑惑地看着萧泽和萧沐道:“公子和夫人呢,怎么还没有回来吗”

    萧泽看了看天,守着门不动!

    萧沐的嘴角抽搐着,轻功一跃,立即拽着青鸾就往内院走,便走便道:“早就回来了,不过现在他们有事,不能被打扰!”

    青鸾疑惑,什么事情还不能被打扰!

    “吃晚膳了!”

    青鸾出声道,饭菜都上桌了!

    萧沐闻言,一本正经道:“给公子炖汤了没有!”

    青鸾:“”不是天天都有汤吗?

    《食香阁》就在前面,想吃什么汤过去盛就是了!

    “到底什么事情啊?”青鸾问道!

    萧沐:“呵呵,好事!”

    青鸾:“”当她没问吧!

    书房里,衣衫半解,罗裙已松的某人正缩在案桌下面大口大口地喘息!

    她含羞带媚,略受惊吓地盯着钻进桌角,一副想吃掉她的青云看,十分警惕!

    “别闹了啊!”

    “再闹该出事了!”

    陈青云看着她略带慌张的眼眸,以及狼狈的自己,靠一只案脚坐下,有气无力地轻叹道:“已经出事了!”

    李心慧闻言,面容红得滴血!

    他的手,宛如一条游龙!

    她的衣衫罗裙都差点被解开了!

    要不是他太过激烈,手指太过用力让她猛然疼醒!

    估计两个人都要在案桌上荒唐地玩耍一次了!

    她的手覆自己的面孔,想要静一静!

    能够忍住,真是太不容易了!

    他的那种横冲直撞的激烈,像是一把火,忽然就将她这些年所有的**都烧着了!

    那么灼热,仿佛每一寸肌肤都没有完好的地方!

    烫得她微微卷缩着身体,难耐地抱着他的腰身!

    这还有什么脸啊?

    她靠在一旁小憩,慢慢平缓心情!

    陈青云也好不到那里去!

    准确来说,比她还惨!

    可是他却有一种自作孽不可活的苦闷!

    那一副图他应该收起来就算了!

    不应该说要学的!

    她是他心爱的女人,在他面前描述那些动作,他很快就想到,是他和她在一起!

    他们亲密无间地缠在一起,那种悸动的美妙,叫他幻想一刻都觉得是幸福!

    缱绻不舍的后果是,自己自以为是的理智,土崩瓦解!

    在她面前,他已经从青涩稚嫩的家伙,变成了一个被**操纵的狂徒

    陈青云想着,也没有脸见她了!

    他低垂着眼睑,有些痛苦难耐地靠着,脑海里空白一片,嘴巴很干,喉咙也是火辣辣的!

    不知道说些什么?

    半响,两个人的情潮退去!

    她感觉身体有点凉!

    两个人跟孩子一样,在案桌脚下,也不知道是想躲谁?

    她率先从里面爬起来,然后把罗裙的带子系好,还有衣襟的,盘起的发丝和掉落的发簪等等!

    半响,她整理好后,看着不好意思出来的青云,感觉心里好受多了!

    她装作没有看到他伸出来的大长腿,轻咳一声道:“咳咳,那个,我觉得你天资极高,所以就不需要我教了哈!”

    “你也别琢磨了,继续你的清流吧,你的那个好看!”

    案桌下的陈青云脸色黑了一下,知道她要走了!

    他想爬起来送一下,可是又觉得脸烧得厉害!

    最后决定装死!

    听到关门声以后,陈青云这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可他刚刚站直身体,还在揉了自己僵硬的脸,只见她又忽然推门进来!

    她愕然地看着他把自己的脸蛋揉得萌萌哒,忽然有一种,自己辣手摧花的错觉!

    她的眼眸有几分慌张,脸色也更加红润,她望着地上散落的书盒和好几本春宫图!

    当即一边快速捡起来,一边道:“呃,我是来没收这个的!”

    她说完以后,当即抱着书盒逃之夭夭!

    陈青云看着她因为跑得太快,差点被门槛绊倒的身影,嘴角下意识抽搐着,眼眸闪过一丝轻快的笑意!

    看来,她也确实被吓到了!

    陈青云的手指落在红唇上,眼底的笑意更浓,瞬间恢复了不少元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