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魔性的笑声
    见到她身形一动,没有跟他继续抢的时候,陈青云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还在书房,他也不好将那张漫画放进暗格里,只得拿一本厚厚的书籍压在上面!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让你和齐伯父都这么紧张?”

    她出声问道,好似已经将刚刚的插曲抛诸脑后!

    陈青云转身面对着她,牵着她的手往窗边的罗汉床走去!

    临窗的罗汉床上还摆了两个刺绣的蕙兰插屏。

    她坐上去,拿了一个在手里把玩,似乎在等他开口!

    陈青云搬了圆木凳子,坐在罗汉床边道:“老师年轻的时候跟当今圣上有些私交,所以这些年云鹤书院出去的学子,多半都受到重用。”

    “这些事情我原本以为,是跟老师淡薄名利,不恋权势有关。”

    “后来因为寇家,你出事了,当时萧沐就带着一个“龙纹玉符”来找我,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老师的手里握着一支皇家暗探,那块玉符就是调动皇家暗探的令牌,而老师也是皇家暗探的统领!”

    “老师的意思估计是想将我推荐给皇上,继续暗中掌管这块玉符,不过我并不想,所以一再推拒!”

    ““龙纹玉符”被很多人觊觎,因为皇上的探子遍布各地,消息也是最全面的,可这毕竟牵扯皇家秘辛,我从来没有想过接手!”

    李心慧闻言,将手中的小插屏放回原位!

    齐伯父并非真的致仕,也就是说,他是皇上的近臣!

    怪不得他知道张金辰起复会对青云不利!

    还有青云试卷被换的事情,以及现在希望青云入仕的迫切!

    青云没有任何背景,跟皇上也沾不到边,所以齐伯父是想举荐青云顶替他的位置!

    可那么重要的玉符,当初竟然落在青云的手中!

    若是青云推拒,齐伯父多少都会受到皇上的苛责!

    甚至于,迁怒到青云的身上!

    皇家秘符,被外人所见,所知,当那个人不可能靠拢的时候,那便只能除去!

    李心慧的眉头皱了起来,当今圣上虽然是一位明君,不过往往正是这种明君,拧得清楚,什么时候,该下狠手!

    齐伯父的担心是对的!

    青云,必须入仕!

    “既然已经见过了,摸过了,除非这玉符你接不下,否则齐伯父根本不可能跟皇上交代!”

    “他既然是暗探统领,想必云鹤书院就是他蛰伏的地方!”

    “青云,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

    “等到我们从陈家村回来,你最好还是跟齐伯父好好谈一谈!”

    李心慧认真道,脸色异常严肃!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件事很重大,所以之前都没有想过要告诉她!

    可是老师竟然透露出来,这其中的用意,难不成真的只是希望他去入仕?

    还是有别的用意?

    陈青云皱起了眉头,心里总感觉有几分不安!

    但愿是他多想了!

    “老师这么多年对我一直很好,当初虽然事出突然,可我相信老师心里有分寸的!”

    “回来以后,我会跟他好好商议的,暗探统领必须是皇上最信任的人,我只是老师的徒弟,所以我觉得这只是老师的一厢情愿,也许皇上早有人选!”

    这个问题像是一个圆,从那个方向入手,像如同汇入其中,没有找到突破的口!

    李心慧之前就猜到是一方神秘的势力,只是没有想到,这方势力竟然是当今皇上的!

    也难怪齐伯父如此谨慎了!

    不过这件事的起因也是因为她,青云如今不想入仕也是因为她,说来说去,都像是因为她才惹出来的祸端一样!

    李心慧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心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感觉她和青云当真是波折不断!

    “没有想到你这么能干,小小年纪,就已经这么抢手了!”

    “看来我要买跟绳子拴住才行了,不然一不留神,就被别人抢走了!”

    李心慧苦中作乐地调侃道,还故意抓住他的双手捏了捏!

    陈青云原本那点紧绷的情绪一扫而空,他好笑地看着她将自己的双手交叠在一起,然后紧紧地抱住!

    他心情好地把长腿往她面前一伸,然后玩味道:“我觉得这个抱得劳一点!”

    李心慧看着他修长紧实的大腿,忽然有一种,手痒痒的感觉!

    她立即放开他的手抱上去,那长腿上的肉紧实有力,弹性十足,她忍不住摸了一把,然后抬首看着他道:“呃,我想抱上去一点!”

    陈青云:“”

    他的嘴角下意识抽搐几下,想把腿伸回来了,可是她不让!

    她一个用力,他立即身形不支地往前扑!

    她看准时机,翻身往旁边一躺!

    在他愕然万分的时候,长腿绕过他的身侧,立即往前一迈,大步流星地往案桌上扑了过去!

    陈青云转头时,只见她扑到桌边了!

    厚厚的书籍被她掀到一边去,她拿着那一叠不算厚的漫画,笑得无比奸诈道:“哈哈哈,小样,这下我看你怎么藏!”

    陈青云的额头布满黑线,脸色绷得紧紧的,却透着一股无力维持形象的徒然!

    他往后一跌,彻底瘫倒在罗汉床上!

    书房外,好似巡逻一样走来走去的萧泽和萧沐表示,夫人的笑声让他们身心一惧。

    好同情公子啊,他们在心里为公子默默地点了一根蜡烛!

    远处喝茶的余江被呛住了,可是忍着不咳嗽,面色都青紫涨红了!

    这一天天的,把他们虐得够呛!

    可书房里紧接着传来一阵毁天灭地般的魔性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

    “青云你啊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陈青云:“”不就是床戏漫画,有什么好笑的?

    萧泽:“”这是公子技术不到位?

    萧沐:“”咳咳,公子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余江:“”夫人的笑声不可描述,简直就是想让他们全都去趴窗的节奏啊!

    书房内,李心慧拿着陈青云画的漫画笑得直不起腰来!

    她发誓,这是她见过最逗,最逗,最逗的漫画,没有之一!

    陈青云已经用窗边的大迎枕把整张脸都盖住了,却还是听到她在耳畔强忍着笑意道:“什么叫做起起伏伏停不了?”

    “一夜七次到天明!”

    “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可以直接写进进出出几百下,直抵深处犹梦死啊?”

    “你这一看就是没有实战经验的吧?”

    “而且男子第一次都是不尽如人意的哈哈哈!”

    李心慧当真是太高兴了,尤其是青云画的漫画,那被子滑至腰际,露出里面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人影,其实只露出一个女子的面孔和青丝,连个胸都没有露!

    哈哈哈,下面女子还配文:“啊啊啊,相公好厉害!”

    “噗”

    “哈哈哈哈”

    李心慧再次喷笑,手中的漫画都被她捏变形了,可是她却怎么也忍不住!

    十六岁的少年,画床戏,竟然是这样的画风,这么夸张的说辞!

    原谅她,被雷到了!

    罗汉床上的陈青云忍不了了,他将手中的大迎枕对着她扔了过去!

    “不——要——说——了!”

    他气得浑身哆嗦,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恨出天际!

    他恼羞成怒地瞪视着她,红唇抿成一条直线,双手紧握成拳!

    一下子从那罗汉床上站起来的时候,李心慧还以为他会来打她!

    结果,某人就那样赧然,羞恼,窘迫地怒视着她,那双忽闪忽闪的水润眼眸里,还透着一丝倔强和委屈!

    “有本事,你教我!”

    他吼道,牙齿下意识咬在下嘴唇上,那“娇柔造作”的小模样,叫李心慧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觉得口干舌燥的,心悸得很!

    “你是说真的?”

    她问道,把漫画放到桌面上,向他走了过去!

    陈青云见她真的过来,有些慌张地往后退,结果身后的位置退无可退,他立即跌到在罗汉床上!

    “不要,我是说假的!”

    他慌张道,一时间腿软到连站都站不起来!

    “哈哈哈哈哈”

    李心慧见他那慌张的小模样,当即双手叉腰,笑得欢畅又嘚瑟!

    好似,又一次捉弄到他一样!

    而好不容易撑着身体起来的陈青云,却再次跌了回去,心塞地闭上了眼睛!

    脑门上写了:本人已猝!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