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不想负责
    树影下,碎碎的金光斑驳一地。

    摇曳的清风回荡在园林当中,似乎缱绻不舍,辗转流连!

    李心慧下来的时候,瞪了陈青云一眼,下意识抬首去看明月楼!

    只见齐瀚的身影有些快速地往退去,像是大受打击一样!

    她心里一禀,猜到应该是齐瀚有所察觉了!

    “走吧,回去!”

    她道,蹙起眉头,暗暗思附着,这层纸捅破的时候,她该说点什么才好!

    陈青云也不想继续待在北苑,老师的眸光如锋芒在背,让他略有几丝紧张的压迫感!

    他还是喜欢两个人独处的时候,跟她厮混到一处去!

    想到这里,他附和道:“嗯,快走,晚点老师会追下来的!”

    这话说得,好像他们像怕被家长发现的小情侣一样!

    李心慧的嘴角抽搐着,暗自叹息,觉得自己像是拐骗大男孩的女魔头!

    等到两人走到林荫深处时,陈青云迫不及待地将她的手牵起来,然后握得紧紧的!

    “现在不怕被发现了?”

    李心慧不爽道,不想给他牵手!

    陈青云死皮赖脸地握住,不放开,嘴里振振有词道:“等秋闱过了就好了!”

    “木已成舟,老师就不会太生气了!”

    “他照顾我这么多年,总不好把他真的气病了!”

    李心慧想了想,貌似也对!

    青云在书院念书,一直都受到齐伯父的照料!

    亦师亦父,是有资格管青云的!

    若齐伯父不闻不问,那还真是不符合常理!

    “行了,天色都已经晚了!”

    “回去以后好好休息,明天估计会很累!”

    李心慧淡淡道,她隐约察觉,其实齐伯父估计已经知道了!

    不过这种事情,他若是不点破,她也不好凑上去说!

    横竖等从陈家村回来,再见招拆招!

    陈青云隐隐觉得她的情绪有些低沉,似乎在心里盘算着什么事情一样?

    一定是老师说了什么?

    直到两个人都上了马车,陈青云还在寻思着,从什么问题入手比较好?

    不知道老师跟她说到什么份上,但愿就是让她劝劝他而已!

    陈青云想着,决定暂时以不变应万变。

    上了马车,摇摇晃晃的狭小空间便只有两个人浅浅的呼吸声!

    李心慧看着垂首不语,一副静等吩咐的陈青云,出声道:“说说吧,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

    “齐伯父都跟我说了,我没有想到,你看着乖乖巧巧的,心里到挺能装事的啊?”

    陈青云抬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的神色。

    漂亮的一双桃花眼轻眨着,像是覆上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看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粉嫩的红唇轻抿着,面容也不苟言笑,神情跟是淡漠如水!

    看样子,到像是要跟他算账!

    他心里总共就装了那么几件事,此时被她这么一说,扑通扑通不安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紧张愕然地盯着她看!

    李心慧见他还想装傻,气不打一处来!

    她冷倪地瞥了他一眼,然后移开眸光,不发一言!

    见她神色都冷了几分,陈青云的心跟打鼓一样,乒乒乓乓都是声音!

    他拿不准,她到底知道多少?

    看样子,根本不像是诈他或者是试探,而是她确实知道了!

    陈青云的眉心跳痛起来,这么多事情,该从那个说起呢?

    可不管从那一个说起,他娶不到她,绝不入仕的想法却异常坚定!

    他坐过去挨着她一点,然后想牵她的手!

    结果没有牵到,他看到她把两只手都交叠起来,还作势动了动骨节的位置!

    似乎,想要打人!

    他的嘴角暗暗抽搐几下,眼眸微闪,放低姿态道:“别生气了!”

    “也没有什么事情是瞒着你的!”

    “我那试卷就算不被换,我也是考不上的。”

    “余江去保定府打探过,得到一些线索,不过我爷爷和我爹都没有想过回去,几十年都过来了,要想追查谈何容易?”

    李心慧听见他愿意说了,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瞧!

    陈青云被她瞧得心虚,装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抿了抿红唇,一副委屈羞涩的样子!

    李心慧感觉自己的眼皮抽动着,心里被他那软萌的小样勾得火气直蹿!

    呵呵!

    知道蒙混不过去,连美男计都给她使出来了?

    算准了她会心软,不继续追究了?

    还有那隐秘的势力呢?

    沾染以后,不能独善其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陈青云,我再问你一遍,还有没有瞒着我的事情了?”

    她吼了他一句,瞪着他的眸光隐含怒火!

    陈青云被她吼得小心肝一抖,心道难不成他故意不中的这件事她知道了?

    不应该啊,这件事连老师都不知道呢?

    陈青云撑大眼眸,暗暗盘算着,老师还知道些什么?

    他那圆溜溜的眼睛快速地转动着,像是暗夜里突然蹿出来找食吃的小老鼠,谨慎小心,步步为营。

    李心慧见他那小样,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坦白!

    她心里堆积的火焰一下子蹿得老高,当即冷笑道:“你最好想清楚再说,你要是说错一个字,我便离你远远的,再也不管你了!”

    陈青云闻言,面色霍然一变,眸光有些惨败的寂寥!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感觉胸口一滞,立即涌动些无法遏制的疼痛!

    “是,我是故意考不上举人的!”

    “三年前就是,因为我那个时候就想跟你在一起了!”

    “那个时候我就骗了你,我的身体很好,试题很多都留白了,我从一开始就预谋的,三前年如此,三年后依旧如此,就算我进了考场,我也依旧会留白!”

    陈青云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眼眸里渐渐堆叠了一层水雾!

    他的声音很委屈,透着一股无法压制的痛苦和奢望,让她的心忍不住为之一颤!

    李心慧看着他微嘟着的红唇,翘翘的,可眼睛却已经红了,透着弥漫的泪光,真正把娇气那两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

    现在都不肯说,只能说明,那股神秘的势力,真正是不能触碰的!

    李心慧的眼眸忽闪,伸手握住他的手道:“我竟然不知道,你那么小就知道如何筹谋将来了?”

    “事实上,齐伯父说的,是说你碰了一样东西,不能全身而退!”

    “而且张金辰有可能经过西北这件事,顺藤摸瓜找到你!”

    “他希望你入仕,是希望你有自保的资本,青云,其实我也支持你去入仕!”

    李心慧认真道,她从未有过,要让他为了跟她在一起而放弃自己的前程!

    虽然那样她会很感动,可总觉得他的牺牲未免太大!

    他还这么年轻,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还有几十年,她不想他有些遗憾是无法弥补的!

    陈青云的心头微微震动,他没有想到,老师竟然跟她吐露了龙纹玉符的事情!

    虽然知道一点,但已足够她猜想!

    怪不得刚刚她一再追问!

    “这件事我们回去再说!”

    陈青云收敛伸手,将她的手攥在手中,紧紧的!

    李心慧似有所察觉,那应当不是一般的势力!

    她侧过身,看着他清隽的容颜,一双如迷雾般深邃的眼眸里,簇簇地闪过沉淀之光。

    察觉她的视线,他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认真道:“没事的,只不过老师自作主张而已!”

    李心慧点了点头,可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她轻靠在他的怀里,把玩着他修长的手指道:“还有没有骗我的事情了?”

    “你这接二连三都是谎言,也不知道之前说的那些甜言蜜语是不是哄着我玩的?”

    陈青云感觉她要算总账了,额头上的黑线一摞一摞地飘过!

    话说,这么感觉背后有点凉呢?

    貌似除了不能说出口的**,他也没有什么骗她的了!

    陈青云暗暗将两人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随即轻靠在她的耳边道:“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的!”

    “你这接二连三地逗着我玩,也不知道是不是甜言蜜语哄了我开心,却不想负责了!”

    李心慧:“”

    为什么他总是学得这么快呢?

    她眨了眨眼睛,忽然就忘记自己话中的重点了!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