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齐瀚察觉
    李心慧感觉被扮猪吃老虎的某人套路了以后,整个人懒洋洋的,不想搭理他了!

    进了城,很快就到《食香阁》了!

    陈青云含笑地在一旁整理头发,衣衫,然后抚摸着被她亲肿的红唇,心里满满都是幸福甜蜜

    下车的时候,他先跳下去,伸手来扶她!

    结果两个人刚刚落地,只听见明珠郡主揶揄的声音道:“渍渍,这到底使出了多大的力气啊,都肿了!”

    陈青云:“”

    李心慧:“”

    众人:“”有点心虚,有点脸热是怎么回事?

    明明,他们根本不是当事人啊!

    两个当事人,淡定地往前走,脸皮厚得都能当城墙使了!

    “呵呵!”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儿子,你要有干爹啊!”

    明珠郡主取笑,余光瞥见那两人的身形一抖,当下笑得更加开怀!

    “哈哈哈哈,我还真以为铜墙铁壁呢!”

    明珠郡主得意地抱着儿子,含笑离去!

    大家各自整理行礼,暗中对着明珠郡主竖起拇指,这明目张胆取笑的魄力,他们望尘莫及!

    李心慧回到家中的当天下午,齐瀚让她爹来接她去书院。

    父女俩自上次一别,已经有两月了!

    可李光庆却稳稳当当地坐着,该喝茶喝茶,该吃点心吃点心,决口不问她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事情?

    李心慧有时候会觉得,她这亲爹有一种魔力,儒雅温润,质朴亲厚!

    让她的心不知不觉安定下来!

    “齐院长似乎想跟你商量青云的事情,齐夫人不在,派别人过来不合适,所以请我跑这一趟!”

    李光庆据实以告,希望女儿有个心理准备!

    李心慧点了点头,青云之前就说了,她也早就猜测道齐院长要说些什么?

    别的她到是能够坦荡!

    可是青云这件事她到底显得有些理亏和心虚!

    不过这些话也不好跟她爹讲,父女两个小坐一会,便乘坐马车去了北苑!

    陈青云早就猜到了,因此悄然跟上。

    五月份的北苑一如既往,花圃早就被红艳艳的西红柿代替了。

    枝繁叶茂的大树撑起了一片阴凉,碎金的光芒四处点缀!

    齐瀚约李心慧的地方在明月楼,登高望远,赏景怡人!

    下人送李心慧上去的时候,顺便送了茶水点心,然后悄然退下!

    齐瀚还在坐在上面的石桌旁,安静品茶,眸光瞭望!

    李心慧上前行了一礼,然后在齐瀚的示意下坐了下来!

    三年多了,回想起刚刚来到云鹤书院的时候,那忙碌在大厨房的身影恍如昨日!

    身边的人都退下了,齐瀚便出声道:“青云不想入仕,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李心慧闻言,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

    齐瀚微眯的眼眸透着一丝琢磨不定的光,他下意识皱起眉头,面容肃然道:“你知道?”

    李心慧回望过去,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

    “知道!”

    她淡淡道,研磨着茶杯,好似午后悠闲散漫的样子!

    “既然知道,难不成要放任他继续下去!”

    “心慧,入仕对于青云来说,是最好的出路!”

    “寒窗十几年,为的就是一朝出人头地,榜上有名!”

    “可现在,他连举人都不想去考!”

    齐瀚的声音有些严厉,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想这件事!

    得知他们去南山寺的时候,他心里就明白,青云根本没有跟他细谈的想法!

    他不想入仕,是真的不想!

    而并非是怕考不上而不去入仕!

    这其中,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李心慧有些不自在地站起身来,她往前走,往下俯览,不动神色地呼出一口气!

    “我相信青云的选择,他不是鲁莽无知的人,这件事,我不会干涉到他的决定!”

    她转头,正视着齐瀚说道。

    齐瀚愕然,没有想到,她会选择袖手旁观!

    他以为,比起他,心慧会是最希望青云出头的人!

    “心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还是有人私下里威胁你们?”

    齐瀚猜测道,他的眉头拧成了一道川,眼眸阴沉下来,看起来像是风雨欲来的架势!

    这下轮到李心慧愕然了,她惊讶地看着齐瀚,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猜测?

    她僵硬的嘴角动了动,出声道:“当然没有!”

    “这一次去西北,回程的时候遇上镇国大将军,他还想收青云当义子呢?”

    “再说还有明珠郡主在,我们那栋宅院的周围都是暗卫,没有人可以私下威胁我们!”

    “这件事青云跟我商量过了,他想晚几年,毕竟他年纪还小,现在就算考上去不是呆在翰林院就是外放!”

    “其实差别不大!”

    齐瀚心急如焚,当即厉声道:“差别怎么会不大?”

    他很少会失态,像是一位严父一样,深究探寻的视线直直地落在心慧的瞳孔里!

    “进入翰林院呆上一两年,资历就上去了!”

    “有什么调任,有人说两句话就上去了!”

    “是他现在一个小秀才能比的吗?”

    李心慧听着齐瀚火气十足的话,嘴角抽搐着,眼眸忽闪!

    看来齐院长是打定主意,要让青云入仕,做一位内阁权臣了!

    想到青云的坚持,李心慧对着齐瀚道:“伯父,就让他再历练三年吧!”

    “三年后,我保证他一定会去考的!”

    齐瀚摇了摇头,三年的时间变数太多,等不了!

    更何况张金辰那只老狐狸又稳坐礼部尚书之职,文渊阁大学士之位也收入囊中!

    砍断的那条寇家胳膊似乎又长全了。

    “历代皇权更替,如大浪淘沙,必有势力陨落惨败!”

    “之前因为寇家,青云就已经得罪了张金辰,之前也许张金辰查不到,可是你们这一趟西北之行未免太过惹眼,张金辰一定会顺藤摸瓜。”

    “到时候他想要对付一个小秀才,有的是办法。”

    “还有一件事青云一定没有跟你说过,当初你出事的时候,我曾给了他一样东西,这样东西旁人是沾染不得的,可是他沾上了,便不能推诿不管。”

    “他的父亲连考十几年不中,试卷是被人暗中替换了,包括青云三年前的试卷也一样,这其中还跟英国公府高家有些牵扯。”

    “陈家的家世,并不像表面这样简单,还有很多隐匿在暗处的危机,我不能一一跟你表述,不过青云必须入仕,有萧家的帮扶,有云鹤书院多年积累的势力,足以帮他站稳脚跟。”

    “他若是继续固执己见,也许到头来,将会一无所有!”

    李心慧闻言,心里惊愕万分!

    她看着齐瀚沉重的脸庞,那漆黑的眼眸中透着一丝势在必行的暗芒!

    陈家的来历,青云试卷被换,还有那什么接触过的东西,应当是一方势力!

    所以,齐伯父的意思是,青云已经卷入进去了?

    李心慧俯首看着一簇簇树影,许久都没有说话!

    忽然,她看到有一棵树影摇晃的幅度比较大!

    一晃一晃的!

    她低垂着视线,微微俯身去看,只见陈青云站在树下,给她打着,不要不要的手势!

    嘴巴一张一合的,那唇语清晰无比!

    “不要答应!”

    他穿着青色的长衫,在那树影下一蹦一蹦的,她看着他橡根成精的青竹一样,嘴角忍不住勾勒起一丝愉悦的笑容!

    在她还在思附的时候,齐瀚却察觉端倪,走过来俯身一看!

    他的眉头立即狠狠皱起,厉声道:“青云!”

    陈青云立即收敛所有夸张的手势,站在树下,一副翩翩公子的悠闲怡然!

    李心慧的嘴角抽搐着,收回眸光!

    “伯父,您说的这些,我回去以后跟青云好好商议!”

    “明日一早我们要去陈家村给青山归土入葬,回来以后,我便亲自过来找您细说!”

    齐瀚正气得想去揪陈青云怒骂一顿,结果这口气还没有出来呢,就看到眼前的心慧行了一礼,然后便往下走!

    他眼眸一瞪,感觉全身都是压制不住的火气。

    尤其接下来,他看到他们叔嫂二人相携而去的身影,那依恋的眸光相互对视,盈盈而笑!

    “嘭”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齐瀚的脑袋里砸开,他疼得受不住地往后退去,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脸震惊万分,惊悸惶恐的样子!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