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为了你,仕途都是浮云
    

    这些事情原本不是他管的,可是总想着他们不容易,想要提点几分!

    可不经历磨难,如何情比金坚?

    他虚弱地笑了笑,对着陈青云道:“你回去吧,记得多多行善,你的厄在她的身上,她的运却在你的身上,心坚志诚,终成眷侣!”

    陈青云看着苍老了一大半的明德大师,眼里堆满了感激和自责!

    之前若是还有几分猜测,现在却已经有了七八分肯定了!

    他心事重重地从普贤殿出来,迎面就看到端了早膳过来的嫂嫂!

    亦如三年前一样,她步伐轻快,面含笑意,眼眸莹亮如星!

    她看到他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不过很快就迎上来道:“怎么早过来了?”

    “吃过早膳了吗?”

    陈青云不想骗她,摇了摇头道:“昨晚就来了,跟大师畅谈一夜!”

    “大师已经睡下了,我们回去吃早膳吧!”

    李心慧闻言,奇怪地盯着他看!

    “畅谈一夜?”

    “怪不得眼眶这么红,不过下次不可以这样了!”

    “明德大师年事已高,可不能这样让他彻夜不眠,他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陈青云温顺地点了点头,眼里更加自责了!

    李心慧见他闷声不吭,知道他肯定是有些不安了!

    她轻叹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回去吃!”

    “做了好多嗯,我都放在小厨房了!”

    陈青云颔首,跟着她的脚步往回走,不过心里却微微下沉!

    积德行善吗?

    其实嫂嫂这两年做的就不少,灾荒的时候,也不知道救助了多少孩子?

    他资助的那些寒门子弟,都是抱着入仕以后,积蓄势力的目的!

    陈青云盘算着,四座拱桥,八方平路,怎么也要修得像样一点!

    至少,要让他们将嫂嫂的善名,传扬出去!

    延慈大师像往常一样在大殿做早课时,却见一向不干扰他们的陈施主对着他直直走来!

    他眼皮一跳,心里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他跟随陈施主去看师傅的时候,才惊觉他发烧昏迷,寿元波动!

    “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延慈大师出声问道,把脉以后,只察觉气息不稳,五脏具弱!

    其余的,根本没有影响!

    陈青云向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一旁,点了点头!

    “是我执着了,明德大师原本是没有说的!”

    延慈大师闻言,轻叹一声!

    其实之前他就知道了,异世之魂,宿命姻缘,本来命格已经改了,是缘是劫,都是他们自己的造化!

    “陈施主不必介怀,也是师傅命中该有这一劫!”

    “能堪破别人的命格,却算不到自己的!”

    “近日师傅眉头跳动,早已预料到你们会来,他几日前就准备去佛会了,可还是等到现在也没有动身!”

    “陈施主回去以后,须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缘既是劫,劫既是缘,根须相连,不分彼此!”

    陈青云认真地颔首点头,知道这已经是两位大师能够给他最大的明示了!

    他点了点头,将大哥尸骨尚未入土的事情说出来,求一道归土之日。

    延慈大师问了生辰八字,随即道:“五月初十,归土。”

    陈青云得了准确的时间,这才转身离去!

    过了五月初八,明德大师身体好转,他们便启程回了定南府!

    回去的马车上,陈青云将身上一直捂着的,隐隐发热的玉佩递给了她!

    “这是我在大哥的尸骨中找到的,原本是他与你的定亲之物,我之前骗了你。”

    “对不起!”

    “大哥还托梦给我,让我带他跟你说声对不起,他不能回来娶你了!”

    “不过,你在他的心里,早已是他的妻子!”

    “如果有下辈子,他还会来娶你!”

    陈青云闷闷地道,他没有去看她的眸光!

    他的心有些酸楚,眼睛也涨得厉害!

    可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一直回避,永远都不能解决!

    明德大师已经帮他够多的了!

    李心慧接过那枚玉佩,金黄色的一会小鲤鱼耀眼极了,跟梦境里面的一模一样!

    她的心思繁复,眼里多了几分低沉的暗色!

    上一世,也许真的是她!

    但是,为什么两个人走到最后那一步呢?

    她将玉佩捏了起来,抬首时,只见他的眼眶红红的,像只不安的小兽端坐在一旁,有些局促,有些难过,有些愧疚!

    她明白那种感觉!

    一边是他对她的感情!

    一边是对大哥的愧疚!

    就算是她,也会纠结!

    记忆里,他们兄弟俩的感情很好,青山的感情是热情外放的,像一把火!

    而青云的感情是内敛潜藏的,像包裹的起来的暖炉!

    “其实,我只是想问清楚,因为梦境里,我将定亲的簪子也放入他的棺木中!”

    “也许,那暗示我,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这一次来,明德大师身体不好,我便没有去打搅他老人家!”

    “人这一生,这么短暂,有没有下一辈子,谁知道呢?”

    “可现在我在你的面前,就算你大哥还活着,如果我的心给了你,也是不能继续跟他在一起的!”

    “青云,何必怀疑我们之间的感情?”

    “生死都能一起过,还能因为一块玉佩分道扬镳吗?”

    她出声问道,似乎带着一点淡淡的自嘲!

    陈青云闻言,只觉得自己更加难堪,更加愧疚!

    也许是那个梦境太真实了,他能感受到大哥彻骨的悲伤和不舍!

    可是不管如何,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延慈大师说了,缘既是劫,劫既是缘,迎面而上,果真没有他想象的那般艰难!

    “我不知道那些什么梦境?什么来生?我只知道你好不容易才接受我,我不想你再去想那些过去!”

    “我很自私的,我不是大哥,整天嘻嘻哈哈,天性乐观!”

    “我只知道,用尽一切办法,抓住我最想抓住的!”

    陈青云老实道,他靠过去,贴着她的肩膀!

    他想示弱,不想逞强!

    她不喜欢他骗她,可是她喜欢他认错时候的了理直气壮!

    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一样,倔强的眸光里全是不安和惶恐!

    她伸手揽住他的肩膀,随即柔声道:“安全感是不可能靠欺骗获得的!”

    “我只想知道,你现在为什么突然选择说实话了!”

    陈青云闻言,眼眸忽闪,心里闪过一丝闷痛!

    他闭上眼眸,感觉心脏的传来一波一波的声响!

    骗人这种事情,他向来不屑!

    可为什么他却一再骗她呢?

    “跟明德大师说了许多的话,他点拨我了!”

    “而且,就像你说的,安全感不是靠欺骗获得的!”

    “这些日子,我很不安心!”

    “我一直想说,却一直不敢说,每日踌躇,还不想被你看出异样,感觉好累!”

    从玉城回来,她就发现他很不对劲!

    没有想到,他心里竟然压了这件事?

    也许,他们的身份真的有些尴尬吧!

    他会不安也是正常的!

    李心慧看着捋了捋他的发丝,继续道:“那我们回去以后,你是不是还想骗我?”

    陈青云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他不敢了!

    “我不想入仕,我只想陪在你的身边!”

    “我们就开着《食香阁》,我画着漫画,就这样不就挺好的!”

    他道,真的已经满足了!

    “你甘心吗?你不会后悔?”

    她问道,不以为意,他的路,走出来才是属于他的!

    她不应该干涉太多!

    “我甘心,也绝不会后悔!”

    “如果老师找你说什么的话,你千万不要答应!”

    “为了你,仕途都是浮云,可如果你为了我的仕途,答应老师一些乱七八糟的,那我会伤心死的!”

    陈青云提醒她,老师肯定会有所动作的!

    毕竟教了他这么多年,不可能一点努力都不做,就让他自生自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