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大师点拨
    

    青黛和青鸾来的时候,只见禅房的窗户边,静静地站着一道修长落寞的身影。

    已经是黄昏天色,残阳斜落,连禅房里都暗了几分!

    她们对视一眼,下意识屏息凝神,专注以待。

    陈青云听到有脚步声的时候,没有回头,他远眺的视线穿过窗棂,落在院中高高的梧桐树上!

    梧桐树枝繁叶茂,高高耸起,笼罩了一片摇晃的树影!

    他恍惚想起,她跟他走在寺院中的长道上,两人相视而笑,一切温暖幸福都尽在不言中!

    “夫人之前说她被梦魇缠身,有很多毒蛇都来缠着她,啃噬她,我想知道你们在地道中,明明还有其他出路,你们怎么就偏偏走了那一条?”

    青黛和青鸾闻言,十分愕然地对视!

    从沙漠中一路走来,公子都没有询问过!

    可是现在,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公子竟然再度提起?

    青黛一向持重沉稳,当即便回禀道:“我们落入地道中时,往下寻找水源!”

    “结果发现那沙匪蓄满的水池中竟然养了一条巨蟒,青鸾一时惊慌便惊动了沙匪。”

    “我们被围攻时都受了伤是少将军带人来得及时,救了我们!”

    “后来又来来了一批战败的沙匪,少将军让人去暗中绞杀,夫人的匕首不见了,少将军跟着出来寻,结果回去的时候就说巨蟒爬下蛇窟,然后就有无数毒蛇爬了出来!”

    “少将军本来都要带着我们从另外一条出路走了,可是夫人不让!”

    “夫人说,我们不见了,您一定会从上面挖下来,如果到时候毒蛇倾涌而出,怕你们会出事!”

    “当时那毒蛇爬出来的还不是很多,夫人就让少将军他们找灯油,蜡烛,脱了沙匪的衣服和我们的外衫,把整个蛇窟都烧了!”

    “那蛇窟的上面是一座窄桥,我们后来被蛇群围困,只能砍断窄桥,从宝藏里面的通道出来!”

    为他,杀生,梦魇

    一切都对上了!

    沙匪十恶不赦,自保以杀之,佛祖不会惩戒!

    可是万千条毒蛇,却也是生灵,并且原本她可以走的,可是为了他,她选择折回去,烧了蛇窟!

    陈青云狠狠地闭上了眼睛,觉得心口疼得厉害!

    从萧凤天怀里抢到她的时候,她只穿了单薄的里衣,脸色白得吓人!

    那个时候他不想去深究,不想去询问什么而让她误会!

    其实,他早该知道的!

    包括她脚上的伤口,因为缠绵病榻,她好多时间都没有起床走动!

    可是他还是知道的,有太多太多的疑惑,他选择压抑自己的想法!

    她好不容易才接受他的感情,他不想因为他的疑心而将她推离!

    更何况,她的身边还有青年有为的萧凤天,耿直重义的胡志昌,他总是有危机意识的。

    这也是他不想入仕的原因,娶不到她,入仕就等于将她推入火坑!

    他不是贪图功利之人,他知道到底什么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回去吧,不要跟她提起你们说的这些话!”

    陈青云无力道,挥了挥手!

    青黛和青鸾闻言,颔首退下!

    陈青云将明德大师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包括他们相连的梦境!

    还有之前他的梦境,她言语之中透露的。

    无非就是,她和他,也如现在这般亲密地在一起!

    可是后来她走了,出家了,他入仕了!

    他们之间越来越远,直到她人死灯灭,而他也了却残生!

    这大概就是他们之间的梦境,连贯的,有始有终!

    明德大师说她是半个佛门中人,说他们的缘分是她修来的!

    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们真的如梦境那般,真实地过了一辈子

    陈青云感觉胸口闷得慌,想到梦境里,他捧在手里的骨灰坛时,眼睛突然跳痛,心也遏制不住地酸楚!

    他握紧拳头,全身微微颤栗着,差点就维持不住身形!

    如果,这一切都像是轮回一样,难不成他要重蹈覆辙?

    他恍惚还记得她做噩梦以后,抱着他哭泣,然后跟他说:是我魔怔了,我怎么会舍得撇下你去出家呢?

    还有他的梦境,看到她跪在蒲团上,看着他十分疏离又淡然的眸光!

    一次是巧合,两次,三次!

    陈青云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股莫名的恐慌在他的身上加剧着,让他品尝到了一丝惊悸和不安!

    如果梦境是真的,那么他还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他的身边吗?

    不能,他绝对不要这个结果!

    天色昏暗下来时,陈青云去了普贤殿!

    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跪在了院中,对着佛堂的方向!

    明德大师在打坐,没有出来,陈青云就一直跪着!

    他知道,能解开他这一副看似和棋,其实已经是残棋的人,只有明德大师!

    夜晚风凉,有梧桐叶吹落下来,然后随风而走!

    可陈青云的身影依旧屹立不动!

    这一夜,普贤殿的油灯亮了一夜!

    而院中,对着佛堂方向跪着的陈青云,却也一动没动地跪了一夜!

    寒凉的气息随着朝霞而变得和煦起来,可已经僵硬的身体,却早已遍体生寒!

    晨曦的光很亮眼,像金光闪闪的佛光一样,从后山斜落而下,照耀在院中的身影上!

    “咯吱”一声,明德大师推开佛堂的房门!

    他看着跪在地上,身体笔直硬挺的陈青云,眼眸微闪,神色为难!

    “求大师指条明路!”

    陈青云对着明德大师的方向叩拜,面色朗然,眼底一片坚韧之色!

    明德大师见他伏地不起,慢慢走近!

    他低头看了一眼,将姿态放得如尘埃般的陈青云,面色闪过一片惆怅之色。

    “青云,你可知她手中那串佛珠的来历?”

    陈青云微微抬首,然后摇了摇头!

    明德大师闻言,当即娓娓道来:“那串佛珠乃是佛家舍利所制,本意是为了驱邪避祸。”

    “后来为当今圣上亲自求取,赠予慧娴皇后之物。”

    “可慧娴皇后仍旧早早仙逝,追随先帝而去,有些祸能避,有些劫难挡!”

    “她命中有一生死劫,因为那串佛珠避过了!”

    “可这只会给她带来更大的劫难,可能是噬心之劫,这个是你挡不了的!”

    “不过你可以为她积福,回去以后,你以她的名修四座拱桥,铺八方平路。如此,可助她平安渡过此劫!”

    “噗”明德大师刚刚说完,便遏制不住地吐了一口鲜血,步伐踉跄地往后退去!

    陈青云的眼眸瞬间瞪大,心里一悸,连忙爬起来扶住明德大师!

    明德大师牵强地笑了笑,嘴角又涌出些许鲜红的血液!

    “天机不可泄露,你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诉她!”

    “不然,是折她的寿!”

    陈青云感觉明德大师的身体在轻颤,他的额头全是虚汗,脸色苍白得可怕!

    像是一瞬间,一下子老了十岁一样!

    陈青云的心搅在一起,后知后觉地明白,不是明德大师不帮他!

    而是,不能帮!

    他搀扶着明德大师进了佛堂,扶他躺在床榻上,然后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咚,咚,咚。”三声闷响,明德大师皱在一起的眉头缓缓松开!

    他看着陈青云的眸光充满慈爱,伸手抬了抬,示意他起来!

    “缘分到了,你们就都会知道了!”

    “记住,万万不可与她硬碰硬,她性子要强,早已习惯孤寂的日子!”

    “若是你不能以柔克刚,将她缠住,她还了你这一世情,日后咳咳”

    “大师别说了,我懂了!”

    陈青云看着明德大师又咳血了,连忙找毛巾帮他捂住!

    他的脸色紧绷得厉害,一边愧疚自责,一边担心惶恐,如尝了百杂之味,叫他面色纠结,神情痛苦!

    明德大师摇了摇头,不碍事,他的身体他知道,死不了!

    不过是受些惩戒而已,出家人不管俗世姻缘,是他逾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