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将不将就
    

    “回去以后,《食香阁》也要重新开张了吧?”

    “吃习惯你做的手艺,旁人做的不是油腻就是寡味,想着果腹而已,将就将就了!”

    李心慧闻言,看着他,皱了皱眉头道:“哦,那是不是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也可以将就将就?”

    陈青云收回眸光,转头看着她!

    见她说得一本正经,略带怨念地盯着他瞧!

    “呵呵!”

    他失笑,却觉得心里十分愉悦!

    “还笑?快说,是不是别的女人你也可以将就?”

    她扑过来,狠狠地掐着他的腰间的小肉肉,眼眸不悦地瞪视着他!

    陈青云龇牙咧嘴地笑着,连忙摇了摇头道!

    “呵呵,不会,我以后连菜也不将就了!”

    “等会我啃馒头就成!”

    “噗!”她见他十分有趣地回答,忍不住笑出来!

    将就不将就又有什么关系,她若是不在他的身边了,哪里还管得了这些?

    不过听到他这般说,她心里也是觉得挺舒坦的!

    果然,女人都喜欢听好听的!

    “哼,你要是有将就的机会,那你也就跟我没有关系了!”

    “一个跟我没有关系的男人,我是不会管的!”

    她挑了挑眉,说的时候红唇上翘,好似还满得意的!

    可是她很快就得意不起来了,他面孔瞬间在她的眼前放大,然后一下子俯身过来,噙住她的唇瓣!

    他亲得霸道又狂妄,双手牢牢地摁住她的手,不让她有一丝一毫推拒的可能!

    含住她的唇瓣,亲得无比火热认真!

    她轻哼着,感觉呼吸都被抽走了!

    过了好一会,他终于舍得放开她的唇瓣了!

    他略带留恋的红唇擦过她的脸颊,落在她的耳畔道:“我永远都是你的,就算你不要了,也轮不到别人!”

    “一天做不了你的人,一辈子都惦记成为你的人!”

    “一天做了你的人,一辈子都是你的人!”

    这情话说得,李心慧脸都红透了!

    她羞恼地瞪视着他,突然就觉得他很有无耻下流的天份!

    坏起来不要不要的,说起情话来跟穿溜冰鞋一样,进步神速!

    “咳咳,好吧!”

    “是我的人!”

    她出声道,最喜欢她那一句,就算她不要,也轮不到别人!

    她承认这句话很霸气,她被撩到了!

    汗!

    他的红唇再次落在她的眉心,认真道:“以后不是你做的菜,我都不吃了!”

    “我只吃馒头,从今天起,我什么都不再将就!”

    李心慧:“”

    自作孽的后果就是,吃饭的时候,某人真的只啃馒头!

    她像个小厮一样围着他转悠,嘴里不停地念叨:“吃一点吧,吃一点吧,吃一点吧”

    可某人依旧不为所动!

    最后,她一狠心,一跺脚!

    将菜在唇边亲一口,硬塞到他碗里道:“哼,不吃就是嫌弃我!”

    于是某人默默地看了她一眼,低头,吃了!

    某人暗暗傲娇,哼,小样,跟我斗!

    众人:“”

    摇摇晃晃的半月后,他们终于抵达了定南府城。

    而此时,已经是五月初一。

    长康和陈赖皮在他们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将第一家《食香阁》开张了。

    春天过后,万物复苏,哪怕是吃着野果,挖着野菜,可那最艰难的日子也都过去了。

    他们一行人到来的时候,《食香阁》新招的伙计还以为是吃饭的客人,笑着招呼往里面走。

    结果柜台边的陈赖皮一看,顿时傻眼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半响,只见他忽然冲向大厨房,对着挥动大铲子的长康道:“来了来了!”

    长康忙得脚不离地,闻言,皱着眉头道:“谁来了?”

    “他们,他们回来了!”

    陈赖皮激动道,长康一见他那舌头打结,话都说不明白的样子,当即铲子一扔,

    “是我师傅他们回来了吧?”

    长康惊喜道,快速地跑了出去!

    确实都回来了,《食香阁》宾客满座,热闹非凡!

    他们是从宅院的大门进去的,长康绕了一圈才找到!

    一个个黑了,瘦了,明显看着比之前磨砺了一些!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家,李心慧只想好好休息休息!

    见过长康和陈赖皮以后,明珠郡主又来了!

    不过她看到他们都平安回来以后,带着儿子转悠一圈就回去了,没有打扰他们休息!

    只说第二日要摆宴,请到时候再来请他们过去一起热闹热闹。

    李心慧自然应允,她不不在的这段时间,也多亏了明珠郡主帮她照料亲人,照看《食香阁》!

    李心慧去休息的时候,陈青云也洗漱了一番,准备小憩一会!

    可萧泽和萧沐很快就来找他了,两个人的面色都有一些古怪!

    陈青云皱了皱眉,直接问道:“什么事情,说吧!”

    萧泽看了一眼萧沐,萧沐再使一个眼色瞪视回去!

    萧泽妥协,略带几分愕然道:“之前公子不是跟余江去玉城了吗,当时夫人吩咐我们找马车收拾好东西!”

    “结果都是萧夫人一手操办的,她说要送些礼物给夫人,都是些边城的皮毛和特产,我们都没有去检查过!”

    “车夫也是他们安排的,可是到今日我们两个准备去卸货的时候才知道,那皮毛和些珍贵的药材下面,竟然是是几大箱的金银珠宝!”

    陈青云的眉头皱了起来,萧家的根基在边城,送些银两并不奇怪!

    可是几大箱的话,那应当是从沙匪的宝藏里面搬运出来的!

    这个时候,萧沐递出一封信道:“在箱子里面找到的!”

    陈青云接过,上面是萧凤天笔迹!

    他打开,略微扫了一眼,萧凤天的意思是,这是他应得的,皇上那里,他已经上过密折了!

    “先找间库房安置吧!”

    萧泽和萧沐闻言,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公子没有怀疑他们是知情的,少将军这一手,到是让他们猝不及防!

    “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夫人!”

    “悄悄安置以后,上锁,就是替萧家暂存之物!”

    陈青云叮嘱道,这件事他还得想一想,怎么处理才好!

    几大箱的金银珠宝,最起码也是几十万两!

    放在手中,若被别人知晓,只怕烫手得很!

    陈青云寻思着,当夜去见了齐瀚!

    师徒俩一别,都快两个月了!

    齐夫人去了京城,别苑一下子空了许多,连齐盛都跟走跑腿去了!

    齐瀚看着已经磨砺成锋,独挡一面的爱徒,十分欣慰!

    “今年阳城知府还没有变动,为师希望你连中三元,一鸣惊人!”

    陈青云低垂着眼睑,陈家的事情到现在都是一团迷雾!

    更何况,娶不到她,他是绝不会入仕的。

    连中三元,出尽风头,也就会惹来流言蜚语。

    那不是他会做的事情!

    陈青云抬首看向恩师,认真道:“今年这一场,我并无把握!”

    齐瀚疑惑地看着他,不太明白!

    “我还不想入仕!”

    陈青云直白道,老师对他寄予厚望,不过他志不在此!

    齐瀚看着已经长身玉立的爱徒,青云三岁为他所教,如今都快十四个年头了,怎么突然他就看不透了呢?

    “青云,你是不是想当武将?”

    齐瀚沉声道,心里猜测着,是不是萧庭江许了什么?

    可是陈青云很快就摇了摇头,肯定地回复道:“不是的!”

    “只是还不想入仕而已!”

    齐瀚的眉头抽搐着,心里的担心和闷气都成了燃烧的火焰!

    他瞪视着陈青云,恨不得拿上戒尺好好抽他一顿!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青云,别的不说,就是你当初勇于斩断张金辰那条胳膊,你本身就已经卷入仕途的纠葛当中!”

    “还有你父亲十几年不中的真相,你试卷被换的原因,难不成你都不想查清楚了?”

    齐瀚质问道,他感觉被欺骗一样!

    心里不甘又火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