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你喜欢我调戏你
    

    李心慧下了马车以后,并没有去驿站!

    而是去看了陈青山的棺木,棺木很大,禁锢在马车上,还用了厚厚的白油布包起来,以免磨损漆色。

    余江就坐在马车的前头睡觉,冷不防见到她来了,略显几分意外!

    “夫人!”余江唤道,侯在身侧!

    李心慧颔首,伸手去摸棺木,很厚重的感觉!

    她顺着棺木绕了一圈,对着余江问道:“去收殓的时候,尸骨还完整吗?”

    余江点了点头,虽然骨头上明显有被刀砍伤的痕迹,不过都还完整的!

    “那看到有玉佩吗?”

    她继续问道!

    余江刚要开口,只听陈青云在身后道:“没有!”

    “我都说是你的梦,快来,吃早膳了!”

    余江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转而归于平静,沉默不语!

    李心慧转头看着陈青云对着她招了招手,没有勉强在笑,手指揉着眉心,似乎有些头疼!

    她眼眸微闪,连忙凑上前道:“头疼吗?可是着凉了?”

    陈青云点了点头,带着几分虚弱道:“可能是吧,感觉眼睛都跟着疼!”

    “我们备了风寒药的,一会煎一副吃了再走!”

    她知道生病的那种滋味,尤其长途跋涉的,稍微不注意就病了!

    车辆再摇晃摇晃,引起呕吐发烧就不好了!

    她伸手去探了探他的头,很凉!

    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去青黛和青鸾的马车里找药,陈青云看着她忙活的背影,看了看显眼的棺木,眼里闪过一丝晦暗的复杂。

    余江走上前去,看着他紧绷的面容道:“其实夫人的心如今在公子的身上,这件事无需隐瞒!”

    陈青云点了点头,掏出玉佩握在手心,轻叹道:“再等等吧!”

    他想弄清楚一些事情!

    时间是巧合的事情太多,他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余江不好多言,颔首后往驿站走去!

    他们一行人都聚在驿站里面吃早膳,驿站里面的官兵对他们非常恭敬,一大早就蒸好了馒头,煮了清粥。

    这在边城,算得上好的食物了。

    大家没有挑剔,吃完以后,又借灶熬了风寒药,大家这才开始上路!

    因为走得晚,天黑的时候都还没有抵达瑶县,他们便又只能露宿在野外。

    萧泽萧沐好不容易抓了两只野兔,大家架起了两堆火在烤,油滋滋的声音在耳边响动着,一个个全都两眼冒光地盯着看。

    快烤好的时候,那兔肉金黄色的,透着一股焦香味,大家都忍不住开动起来。

    李心慧和陈青云一人要了一只兔腿,其余的都让他们去分。

    耀眼的火光映着脸庞,一半昏暗,一半通红,一双双眼睛贼亮贼亮的,看着都是一副千帆过尽,福运连来之景!

    兔肉香嫩,表面油滋滋的,一口咬下去,还有脆脆的吱吱声,叫人食欲大开。

    大家都吃得起劲,唯一的缺憾就是太少,意犹未尽的。

    夜已经深了,干柴烧尽,火堆也渐渐熄灭!

    大家都上了马车休息,李心慧害怕陈青云半夜发高烧,都没有怎么睡,一点风吹的响动就惊醒起来!

    她每次醒来都下意识伸手去探陈青云的额头,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时候,黑暗中的陈青云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的手很凉!”

    他道,立即坐起来!

    黑暗中,他的眼眸深邃幽暗,整张面孔都看不清楚,不过依稀能瞧见黑乎乎的身形!

    李心慧被他一抓,当即拍了拍胸口,惊诧道:“你醒来也不说一声,吓死我了!”

    陈青云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了,迷迷糊糊的,好像一直在听她说话!

    结果醒来时,就感觉她在试他额头的温度!

    心里暖暖的,那些反复纠结的惆怅好似一下子消失了!

    黑漆漆的车厢里,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变幻脸上的表情,不用再害怕她会察觉端倪!

    可是这种感觉,他心里又下意识抵触着!

    “你睡一会吧,我没事了!”他出声道,语气平缓有力!

    李心慧长长地松了口气,靠着车厢壁道:“天快亮了,我现在也睡不着了!”

    “咳咳”

    她轻咳两声,感觉喉咙有点痒!

    陈青云拍了拍她的后背,立即警觉起来!

    “着凉了?”

    “噗!”

    她失笑,摇了摇头!

    “我们两个,难不成要换着病吗?”

    “没事,估计就是嗓子干了!”

    陈青云还是不放心,去摸了摸她的额头!

    温热的,不是很凉!

    他心里松了口气,拿毯子给她盖在身上,出声道:“我出去给你烧点热水!”

    李心慧听着外面的风声,呼呼的,她哪里会肯?

    一把将他拉回来,她摇了摇头道:“我嘴巴里面含一口,温热了再吞下去就行!”

    “这么个深更半夜,外面的风又大又冷,你要是再有点不舒服,我可真的是要倒下去了!”

    她说完,拿水壶含了一口水,作势要往软软的车厢里面靠去!

    陈青云失笑,把毯子往上拉,让她上半身也暖和一点!

    她把含温热的水咽下去,拍了拍自己的枕边,拉着陈青云的手道:“躺一会吧,说说话!”

    陈青云顺势靠在她的旁边,两个人头挨着头,毯子里,一股氤氲的热气慢慢在两人的身上涌了出来,好似哪里都是暖呼呼的。

    “说什么呢?”

    他出声问道!

    “呵呵,现在就没有话说了,那还得了?”

    她轻笑,口气透着揶揄!

    陈青云也笑了一下,去牵她的手!

    “怎么会没有话说,我的话多得不得了!”

    “我是怕自己说的没有新意,而且,我喜欢听你说!”

    他温柔道,牵着她的手就不想放了!

    她浅浅地笑了起来,莞尔道:“我知道的,你喜欢我调戏你!”

    “噗!”

    陈青云喷笑,然后点了点头

    “是的,很喜欢!”

    他老实地回道,其实更喜欢自己调戏她!

    不过她一向出其不意,所以比起他的反攻,她的长驱直入更合他的心意!

    他用额头去蹭了蹭她的额头,鼻息之间都是亲密的暧昧!

    她笑着,亲亲啄了一口他的红唇!

    “别胡思乱想了,回去我慢慢跟你说!”

    她伸手从他的腋下穿过,搂着他的后背,更贴近一点!

    他温柔的嘴角勾了勾,甜丝丝地“嗯”了一声,任由她抱着!

    她的话,总是会给他带去安心的温暖!

    他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声,感受她落在额前的亲吻,眼眸缓缓闭上,嘴角一翘再翘!

    后来她说了什么,他恍恍惚惚都忘记了!

    只觉得自己又困了,贴着她的身体,碰到哪里都是热乎乎的!

    这种热乎的感觉让他困意来袭,最终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可真是踏实,没有噩梦,没有烦恼,等到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他们都已经到了瑶县了。

    连日来的疲倦一扫而空,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眶,听到她在车外吩咐道:“多点一些下饭菜,这一路上都没有吃好,今天大家就好好吃一顿!”

    “另外让他们炖一锅八宝鸡汤,我们吃完饭以后,歇一会,喝了汤再走!”

    到了瑶县,往下的州县一路都有酒楼客栈,他们的苦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青黛和青鸾笑着下去安排,萧家跟来的几个亲兵车夫待在原地没有动,余江也守着棺木!

    李心慧返回车厢里,车子不摇晃的时候,马车里面还是比酒楼的大堂还舒服许多!

    她刚刚撩开帘子,只见陈青云已经坐起来了,正双眼含笑地看过来!

    “呃?”

    “醒来了,那就先下来透透气吧!”

    “我可是第一次发现,除了定南府以外,别的州县也如此亲切!”

    “呵呵!”陈青云轻笑出声,知道这一路的颠簸,她早就不耐烦了!

    他伸手拉她上去,撩开车窗帘子,只见青黛和青鸾正一脸兴趣盎然地点菜!

    而萧泽萧沐闲情逸致地要了一壶酒,可见这一次,大家都被折腾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