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一同入梦
    

    陈青云是一个趋于自我掌控力极强的人。

    所以往常入梦,他心里都有一个认知,梦境多半还会随着他的意志力而改变!

    可是今晚的梦境诡异莫辨,压抑痛苦,根本不是他那薄弱的意志力能够改变的!

    甚至于,他明知道是梦境,却依旧沉溺其中。

    他梦见自己从京城千里迢迢去到了玉城峡谷,帮大哥收殓尸骨以后,火化成灰,送去给她!

    她清瘦的身影站在山门前,眸光一如既往地平静漠然。

    他感觉心跟刀刮一样,疼得不能自己。

    他看到她双手颤抖地接了过去,然后蹲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泣着!

    那个时候,他心里隐隐明白!

    原来她最爱的人,还是大哥!

    他在心里重复着,双手紧紧地握着捏成一团,眼睁睁看着她准备离开!

    从头到尾,她的眸光都不曾施舍给他!

    心里那种冰冷到如寒霜降临的痛楚,叫他面容都扭曲起来,深色的眼眸也覆上了一成肃杀的冷血之意!

    他将怀中珍藏多年,却始终没有送出去的玉佩狠狠地,猛然摔在地上!

    玉碎的那一瞬间,她没有回头!

    那一刻,他分明听见了自己心被撕碎的声音!

    那声音猖狂到刺痛耳膜,将他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温热的泪水划过脸庞,他将雨伞丢弃在地,任凭雨水冲刷!

    可她却依然没有回头,看不见他的所有狼狈!

    那一刻,他自嘲地扬起了嘴角!

    所有的珍视和蹩脚掩藏,都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他听见自己痛苦地嘶喊道:“玉碎缘灭,你到底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是不是我死了,你才能跟我说一句真话!”

    “当年,你究竟为什么要走?”

    他像是溺在湖中挣扎的人,憋足一口气,嘶声力竭的呼喊,不过为求一线生机!

    可她还是视而不见,依旧撇下他,独自远去。

    他终于受不住地往后退去,然后跌坐在泥污之中。

    冰凉的雨水落入在他干裂的唇瓣上,还在发烧的身体受不住这等绝望的刺激,当即呛出了一口鲜血,因为不想昏倒在她的山门前,他便跌跌撞撞地下了山,然后晕了过去

    日子终于归于了平静,直到某一天,有人跟他说,她死了!

    他那时好像愣了许久,眼泪滑落脸庞,一滴一滴坠落在地,像是在祭奠一样!

    可是他却牵强地笑了笑,好似这一生的纠缠,终于到头了!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迎着那昏暗的光,一直走,一直走

    他始终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也没有看到她的新坟!

    如同当初将大哥的骨灰递给她一样,有人将她的骨灰给他。

    他抱着的时候,手是抖的,喉咙哽咽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没有多余的遗物,只有一副他亲手画的画,她在房间里做针线,而他在房间里作画,时光仿佛倒流,她还温婉而立,他还稚嫩清隽。

    恍惚中,她抬起头,笑着对他道:“累了吧,我去做饭!”

    他笑着摇了摇头,似有几分依恋道:“不累,我再给你画一幅!”

    “要成双成对的才好!”

    “那就画我们两个人吧,一个人的画,两幅也是孤单的!”

    “好,就画我们两个人的!”

    他勾唇一笑,眼眸里的光熠熠生辉!

    她看着他那灼灼逼人的笑意,忍俊不俊地低下了头,脸颊慢慢浮现一丝娇媚的红晕!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孤单的样子!

    他们,不再是相互依偎的两个人!

    恍惚中,他听到有人在他的耳畔道:“错位姻缘,宿命所致。”

    “千帆过尽,终修善果!”

    李心慧许久都没有做如此真实的梦境了,仿佛抬头时,那阳光还在高处照耀着她!

    她嘴里念叨着那句:“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去找他!”

    这话像是潜藏在她心里很多年,很多年一样!

    压抑的感觉十分酸楚,似有冰凉的眼泪划过她的脸庞,她感觉心里疼痛蔓延,痛苦不堪!

    可是她挣扎着,却不愿意醒来!

    迷迷糊糊中,她还想继续做梦!

    想要延续,那悲伤的梦境,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转变整个梦境的结局!

    可是她挣扎一番,却没有能够再入梦,而是满脸泪痕地清醒过来!

    与此同时,陈青云也结束了自己的梦境,沉闷心痛地清醒过来!

    “呃”

    她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湿湿的,连忙用衣袖擦干!

    他醒来时,下意识去擦自己的眼睛,发现也是泪痕湿湿!

    两个人各自收敛沉闷的心绪,待到心里那压抑无比的气息散去以后,她这才转过头道:“我做了一个梦,好真实的感觉!”

    陈青云的眼睛还有些红肿,像是没有睡好一样!

    他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维持平和道:“什么梦?”

    她的眼睛波光潋滟,泪水洗涤后,显得更加清透明亮!

    她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可是她却一无所觉,带着几分娇软的语气道:“我梦见你将你大哥的骨灰递给我,还说什么玉碎缘灭,我哭都哭死了!”

    “最后我亲自给你大哥下葬,结果却在骨灰里面摸到一块玉佩,反正我发现自己神神叨叨地还说了什么下辈子找你,好像后来就陷入一片黑暗,迷迷糊糊就醒来了!”

    陈青云的手指掐入掌心,刺痛的感觉让他勉强维持身形!

    他面色僵硬地看着她,心头巨震。

    他伸手去摸怀中的玉佩,发现那玉佩沾了他的体温,还热乎乎的。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再不敢拿出来了!

    他挨近她一点,让她靠在他的腿上缓和,手指有些无力地抚摸着她的背脊,嘴角轻启道:“也许是大哥也想让你亲自为他下葬吧!”

    “这种梦做不得准的,回去以后,我们就去找明德大师,顺便请他定一个下葬归土的日子!”

    李心慧闻言,觉得心里还是慌慌的,透着一股心酸和无力!

    她想起之前那些梦,断断续续的,可好像都能连接上!

    她把头扭正,看着他的下巴,思量着,两人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渊源?

    陈青云深沉的眼眸里,起起伏伏都是晦暗的波涛!

    他专注地想事情的时候,面容是冷肃的,神情是漠然的,身体是僵硬的!

    李心慧发现他心不在焉地盯着外面看,可车帘却根本没有拉开!

    她狐疑着坐起来,然后伸手在他的眼帘下晃了晃!

    他回过神来,转头望着她,然后勾唇笑道:“怎么了?”

    她的眉头微微蹙起,伸手覆上他沉寂晦暗的眼眸道:“你不想笑就算了,笑意不达眼底的时候,我看着揪心!”

    他闻言,心头闪过一丝闷痛!

    可是她却已经掀开车帘,自顾自地说道:“驿站里面应该有早膳吧,吃了好上路了!”

    他看着她的背影,长长地轻叹着,往后靠去!

    肌肤跟湿透的里衣贴在一起,他不舒服地皱了皱眉,觉得心里堆积了无数的苦闷烦恼!

    他把玩着手里的玉佩,在梦里,他确实放进了骨灰当中!

    可现在是给还是不给呢?

    是说还是不说呢?

    给了怕她多想,说了怕她害怕!

    呼

    陈青云在心里长叹着,捏了捏玉佩,手指滑动上面的小鲤鱼纹,心里慢慢堆叠着一股奇异的惆怅!

    为什么两个人的梦会有关联呢?

    为什么连身份都跟现在一样,若说前世今生,根本不可能!

    难不成是将来的预警?

    陈青云的眉头越来越深,脑袋越来越疼,像是要炸开一样,可是他依旧寻不到一丝头绪,仿佛,他心里所惶恐的那些想法,都曾经一一出现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