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依偎而眠
    

    “这位萧伯父可真有意思,若真有机会招待他,我一定好好给他做一顿酱牛肉!”

    李心慧轻笑道,眼眸熠熠生辉,好似又恢复了以往的活力!

    陈青云见她披着狐裘,帮她把领口拢了拢,温柔道:“这么晚了,这么还出来凑热闹!”

    李心慧看着道路边的沙尘,拉着他往后退一些道:“跟地龙翻身似的,睡不着,想看看传说中的大将军!”

    “现在看到了,有什么感想?”

    陈青云揶揄道,知道等二十万大军都走过驿站,天也就大亮了!

    横竖睡不着,他沉闷了一天,想跟她说说话!

    “嗯,这么说呢?”

    “我觉得萧伯父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坦荡,耿直,高大,威武,气场强大,面容刚毅,反正怎么看都觉得好!”

    陈青云见她说得津津有味的,好似有些形容词还在斟酌!

    他的嘴角抽了抽,心里微酸道:“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你确定?”

    李心慧肯定地点了点头,萧庭江身上那种狂放不羁,冷厉如风的气场,一般人根本就没有!

    像是一团火焰,走到哪里,都是耀眼的!

    反正,在她看到过的男子里面,算是最出色的了!

    连萧凤天都略逊一筹!

    陈青云的手伸到她的狐裘里面,然后逮住了她想逃的小手,微微用力地捏了捏,语含威胁道:“你确定?”

    呃?

    有人威胁她,不准说真话!

    呵呵,这可真是难得的体验!

    两个人靠在一起走进去,那狐裘蓬松的,到看不出牵了手!

    不过驿站不比他们自己的地方,李心慧终究有些羞意!

    她试着抽了抽,抽不出来以后,便对着陈青云道:“马车里面舒服,我们去里面歇息吧!”

    “刚好还能避避风沙!”

    陈青云自然欣然应允,白天的时候,他想太多了!

    现在,牵着她的手,他想平静一下,不想再陷入挣扎的泥潭里!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上了马车,青黛和青鸾十分苦命地表示,她们又被驱走了!

    站在马车旁的萧泽和萧沐表示,他们就是来履行暗卫的职责,绝对不是来偷听,绝对不是!

    车厢里比外面暖和多了,她将狐裘解下来,然后盖在脚上!

    两个人挨着坐在一起,二十万大军的声音那可真是震地三尺!

    车厢摇啊摇,幅度不大,不过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李心慧不想面对陈青云,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

    她趴在车厢的窗户处,探头去看,结果一片炙热火光跟长龙一样!

    二十万大军啊,彰显一国之力的时候来了!

    她的心渐渐安稳下来,觉得没有活在乱世,算是最幸运的了!

    陈青云见她看了一会,还不把头伸进来,当即搂着她的腰,将她往车厢里面带!

    “别吹冷风,小心头疼!”

    说到这个,李心慧到是有话聊了!

    她将手腕上的佛珠伸到陈青云的面前,晃动着那淡淡的金色之光,奇异道:“之前在暗道里的时候,我们不是烧了蛇窟!”

    “后来我就梦见被好多好多蛇缠住,说不了话,还被啃噬,痛苦得不得了,更重要的是,哪怕是觉得自己叫破喉咙,也醒不过来!”

    “就算醒来,短暂的清醒以后,又会陷入这样恐怖的梦魇当中,反反复复!”

    “最严重的那几天,我一睁开眼睛,鼻息之间全是死亡的气息!”

    “我心里有一道声音跟我说,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不停地重复,把我折磨得够呛!”

    “可是萧伯母将自从带上这串佛珠以后,我就没有梦见过那些蛇了!”

    “也没有做噩梦,感觉精神都好了许多!”

    她不知道其中有没有联系,但是这么巧合的事情,她又觉得奇怪!

    陈青云没有想到,那几日她竟然都重复做着噩梦,陷入梦魇无法自拔!

    怪不得手脚一直冰凉,身体一直虚弱无力!

    陈青云下意识去握住她的手,是暖的,热的,跟之前冰凉的一点都不一样!

    他的心惆怅不安,对着她道:“等回到定南府,我们去南山寺问问明德大师,请他看看这串佛珠和你的身体!”

    李心慧闻言,附和地点了点头,轻靠在他的身上!

    “我总觉得,是因为杀戮!”

    “世间的因果,都有轮回!”

    陈青云不想她为这些事情烦心,那蛇窟在地道里面,在宝藏之外,明显就是有人蓄意为之!

    就算是因果,也不是她的因果!

    他将下巴抵靠在她的额头上,想着自己的那个梦!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了,也许见过明德大师以后,他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别想这些,等我们回到了定南府,一切都会好的!”

    陈青云轻哄道,他还要将大哥的尸骨下葬到陈家村曾经的衣冠冢中!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想先见见明德大师!

    李心慧握着手里的佛珠,一颗一颗地重复数着,她的手势熟络无比,有时候数着数着,嘴角还会跟着动,像念经文一样!

    可分明,她对经文知之甚少!

    两个人,各怀心事!

    可内心里,却想依附着对方,找寻一些安定心神的温暖!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这样靠着,依偎在一起睡了过去!

    他半抱着她,大手还握着她的小手,而她的小手里还拿着佛珠,他的怀中也还揣着玉佩!

    ……

    她梦见连绵的阴雨天,雾蒙蒙的一片,她站在山门前,看着他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走来!

    他的怀里抱着一个骨灰坛,眼眸阴戾冷傲,薄薄的红唇紧抿着,浑身僵硬无比,一步一步,像是从地狱走来一样!

    她穿着肃静的衣袍,淋着雨,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心仿佛刀搅一样,她仿佛在雨中,闻到了鲜血的腥气!

    他将骨灰坛递给他,嘴角勾勒出无法压抑的悲腔道:“给你,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

    “他的骨灰!”

    她抬起头,不敢置信盯着他看,悲痛的身体颤抖着,伸手过去接!

    骨灰坛很凉,像冰一样!

    她抱在怀里,蹲下身去,哭得肝肠寸断!

    而他,一直站在她的面前,黑色的雨伞掉落在地,雨水冲刷在他的身上,他屹立不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直看着,目不转睛!

    终于,她哭够了,红肿的眼眸透着一丝彻骨的冰凉!

    她慢慢起身,抱着骨灰坛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他猛然抓住了她的手臂!

    他厉声地道:“够了!”

    “我说够了,你到底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

    “他已经死了,可我还活着!”

    “我还活着,这么多年你这么就不回头看一眼?”

    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心里压抑了无数酸楚悲凉!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不能说!

    只是看着他如刀锋般冷厉的轮廓,最终再次转身,淡漠到冰冷!

    “施主,请回吧!”

    她说完,步伐动了起来,有些踉跄,却没有再回头!

    “嘭”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狠狠地摔在地上,碎了!

    她的脚步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这时,只听他在身后嘶喊道:“玉碎缘灭,你到底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是不是我死了,你才能跟我说一句真话!”

    “当年,你究竟为什么要走!”

    抱着骨灰坛的手僵硬到麻木,可是她却不敢松手,不敢回头!

    下雨天多适合哭泣,眼泪再多都成了雨水!

    连天都在可怜她!

    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直到进入禅房也没有回过头!

    那雨水冲刷后的台阶上,有几块碎裂的玉,绿意青葱,温润滑腻,可惜被小尼姑扫落叶时,一同扫了去,埋进了土里!

    将骨灰入殓的时候,她放了一只银簪子,很漂亮,两朵并蒂莲上镶了九个细铃铛!

    可骨灰撒入棺木中时,她却在骨灰中捏到了一枚冰凉的玉佩!

    一对金黄色的小鲤鱼栩栩如生,在青翠的碧玉中,显得耀眼极了!

    她一滴眼泪落在手中,沾湿了骨灰,手掌轻颤着,嘴角却露出了无法遏制的笑容,一双大大眼眸里,渐渐堆叠了悲伤的痛苦!

    她骗了他这么多年,他也骗了她一次!

    够了!

    她将玉佩放入棺木中,跟银簪子挨在一起,嘴里喃喃道:“青山,我们就这样吧!”

    “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去找他!”

    “我这一生,一步错,步步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