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夜遇大军
    

    又要开启摇晃的日子了,好在青黛青鸾深得她心,将车厢铺得软软的,舒服极了!

    李心慧自然而然地把玩着手里的佛珠,看着青云清隽秀逸的侧脸,觉得他有心事!

    眉头下意识蹙起,红唇一直抿着,哪怕是笑,那笑意也不达眼底!

    李心慧猜测着,也许是因为见到了他大哥的骸骨,所以一时心里难过!

    他选择沉默的时候,她也没有说话!

    毕竟现在对两人而言,陈青山像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她会试着让他明白,如果他选择抗拒,那她便只当埋葬过去了!

    车厢里面安静极了,只有车轱辘咕嘟咕嘟的声音!

    陈青云的掌心握着的玉佩湿热湿热的,他捏了又捏,想着怎么样给她合适!

    或者,他应该说些什么?

    大哥的梦境,真是只是他思虑太多,还是大哥心里一直没有来得时说的话?

    陈青云转辗反侧,心思越来越重,甚至于一直没有松缓的迹象!

    沙匪都剿灭了,通往瑶县的路途设下了官兵把守的驿站!

    他们夜晚就住在驿站里,等着天亮时再穿过沙漠,然后抵达瑶县!

    李心慧不喜欢驿站里面冷冰冰的床,想睡在马车上!

    青黛和青鸾的功夫也都恢复了,陪着她一起!

    陈青云难得没有黏着她,而是选择住在驿站!

    夜晚寒凉,陈青云盖着薄薄的军用被子,睡得很不踏实!

    迷迷糊糊的时候,萧泽叫醒了他!

    “公子,镇国大将军率领二十万大军已经连夜过来了!”

    “估计是要进白虎城!”

    陈青云揉了揉酸涨的眼睛,披了厚实的披风,随着萧泽出去!

    二十万大军路过,那阵仗自然非一般人可比!

    他们的马车都避到驿站的后面,先锋队先来驿站查探一番,自然也知道了陈青云他们的身份!

    先锋将领是萧家的人,立即去回禀了萧庭江!

    萧庭江让他们带着兵马先行,他随后就到!

    驿站里到处都点了灯,似乎为了迎接这支是路过的二十万大军!

    萧庭江穿着一身银色的虎头铠甲,威武不凡地策马而来!

    驿站里面的早就跪倒一片,萧泽和萧沐他们也都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叩拜之礼!

    陈青云还披着披风,站在亮眼的光里,面容背光!

    中年的萧庭江像是一只真正的猛虎,周身散发着气势逼人的冷厉!

    他从那马背上翻身下来,当即带来一阵劲风!

    深邃刚毅的轮廓,斜插入鬓的眉毛,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一张略厚的红唇!

    英挺的鼻梁如老鹰一般,菱角分明的面容看起来十分惹眼,他身材魁梧高大,不过是走近几步,就挡了陈青云身边的一片光,投下暗色的阴影!

    他犀利的眸光落在陈青云清隽的面容上,小小少年,风姿俊逸!

    一双凤眸深邃幽暗,正徐徐地打量着他!

    红唇轻抿着,面容冷肃,神情无波!

    甚至于还有些淡淡的不耐,眉宇之间,有些倦色,身上披着披风,可见刚刚才从床榻上起来!

    “青云?”

    萧庭江试探道,这是他第一次见这个儿子口中值得信任的少年!

    陈青云微微颔首,拱手道:“见过大将军!”

    萧庭江闻言,嘴角微微勾勒出难得的笑意!

    他伸手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见他身形虽然消瘦,却纹丝不动,心里更是满意!

    “你可愿意跟着我?”萧庭江问道,他只有一个儿子,也许将来会有两个!

    不过这个少年,素未谋面,却帮他铲除一个心腹大患,办了两件最让西北大军得意的事情!

    他想收为干儿子,好好培养!

    陈青云微微摇了摇头,委婉地拒绝道:“我早已拜在齐院长门下,他乃是我的恩师!”

    萧庭江最不喜文人那一套,什么规规矩矩,不能不能的!

    他立即大手一挥,豪迈道:“没关系,我收你当我的义子。”

    陈青云的感觉周围都是艳羡无比的眸光,他的眼皮抽了抽,直接拒接道:“多谢大将军好意,青云心领了!”

    “不过青云寒窗十年,只想走科举之路!”

    萧庭江的眉头皱了起来,奇怪地看着陈青云道:“读了十年都还没有中,有什么好留恋的?”

    “来军中,现在我就可以给你四品武将之职!”

    陈青云:

    这根本不是官职的事情,他总不能直白地说,他不想上了战场以后,自己心爱的人会日日夜夜担心吧?

    更何况,大哥都已经壮烈牺牲,他总不能让她再继续等着无望的日子!

    “多谢将军美意,实在是青云喜欢念书,不喜舞枪弄棒!”

    萧庭江继续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聚拢眉峰道:“你不是练武了?”

    “为了自保!”

    陈青云一本正经道,这是实话!

    萧庭江见他确实无意疆场,十分不理解!

    他继续规劝道:“有萧泽萧沐在你身边,立功并非难事!”

    “如今战事起,这可是一个好机会,而且这场战事用不了多久就要结束了!”

    萧庭江认真道,他征战多年,早已摸清敌人的套路!

    无非就是看着薄弱的时候上门欺负,等你打回去又立马伏低做小!

    跟踏马的小娘养的一样,就知道欺软怕硬!

    萧庭江觉得牙疼,要不是鞑靼和狄戎来势汹汹,边关一代闹荒灾,粮草又被劫走,估计他还在跟张金辰那个老匹夫打擂台呢!

    哪里用得着风餐露宿,日夜兼程,还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去晚了,儿子出事,夫人将他扫地出门!

    “不用了,陈家没有什么人了,我总不能让陈家绝后了!”

    陈青云再次无比直白道!

    萧庭江:“”

    好吧,不去就不去!

    可怎么也是帮了萧家,萧庭江立即将身上随身带的一个玉扳指取下来,递给陈青云!

    “拿着这个,这算是萧家对你的承诺!”

    “日后若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就送信给我!”

    “除了造反,伤天害理之事,凡是我萧庭江能做到的事情,一律给你办妥!”

    陈青云看着萧大将军一脸慎重的样子,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之前萧大哥照顾我许多,这算是我报答他的眷顾之情!”

    萧庭江的嘴角抽搐着,他这枚玉扳指可是皇上亲赐的啊!

    别说是求他,求皇上都能当免死金牌使!

    这小子不识货啊!

    萧庭江眼眸转了转,没工夫跟他废话,直接道:“认我当义父还是收下扳指,你选!”

    “我萧庭江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欠过小辈这么大的人情!”

    陈青云:

    算了,那他还是拿扳指吧!

    陈青云接过扳指,拱手道:“那就多谢大将军了!”

    萧庭江:“”

    感觉内心有点凉是这么回事?

    感觉有点丢脸是这么回事?

    感觉被嫌弃了是这么回事?

    这丫的到底知不知道,这一声义父到底意味着什么啊?

    萧庭江的嘴角再次抽了抽,隐隐看着,周围的人下意识把头埋低一点!

    “别叫大将军了,义父你不肯,伯父总可以吧!”

    “别再鬼扯别的什么身份之类的,我不爱听!”

    陈青云闻言,握着玉扳指,拱手道:“青云见过伯父!”

    “嗯,这样才对!”

    “我要走了,战事结束以后,我来定南府一趟!”

    “听说你嫂嫂饭菜一绝,到时候给我整个酱牛肉,我喜欢吃那个!”

    陈青云点头,道了一声:“好的,到时必定扫榻相迎!”

    萧庭江听不惯他们文绉绉的说法,摇了摇头,叮嘱道:“那到不用,有肉就行!”

    “噗”

    隐匿在墙后的李心慧忍不住喷笑,觉得这位大将军太耿直了!

    萧庭江原本都要走了,听到有女子的笑声,便猜测是陈青云的嫂嫂!

    他接到夫人的飞鸽传书,知道这位小妇人竟然敢进沙漠,敢杀匪徒,勇救儿子,欣赏之余,更多的是有些感激之意!

    他是个粗人,知道夜晚接见女眷不方便,便对着陈青云道:“好好照顾你嫂嫂!”

    陈青云颔首,目送萧庭江上马,策马而去!

    哒哒的马蹄声,整齐有力的脚步声!

    咚咚的闷响带来一阵一阵的风沙,陈青云站在驿站的门口发呆,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他一转头,只见她盈盈而笑,正一脸兴奋地看着萧大将军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