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珠宝
    

    玉城峡谷距离白虎城有一天的路程,那一带有些偏僻,尤其是大战以后,那一片埋葬的尸骨太多,因此去的人就少!

    胡志昌带着陈青云,身边跟着当年参战,唯一幸存下来的两个亲兵,如今已经是四品武将。

    陈青云带了上好的棺木过去,棺木上了黑漆,看起来肃穆极了!

    那两位将军知道陈青云的来历,对他颇为亲切,还跟他说了许多陈青山入营的趣事!

    陈青云对他们也是十分恭敬,到达玉成峡谷的时候,正是黄昏十分!

    夕阳落入峡谷中,残红遍布,像是血一样的场景!

    仿佛那日的惨战再次出现一样,两位将军都下意识沉默起来

    陈青山的墓还是他们后来亲自挖的,有碑,不过也只写了陈青山之墓。

    陈青云摸着那墓碑上的字,是用剑刻的,很凌厉,带着一丝复仇的狠绝!

    他若是猜得不错,应当是萧凤天的手笔!

    胡志昌从陈青云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声道:“你也算是为你大哥报仇了!”

    “当年鞑靼跟沙匪勾结,在峡谷中设伏,如今你剿灭了沙匪,足以告慰你大哥的在天之灵了!”

    陈青云闻言,没有说话!

    峡谷距离他们的地方不远,他看得到,那一片的黄沙寸草不生!

    他请那两位将军带他去他大哥牺牲的地方,那是一个偏坡,沙子都往下坠,上面都是黏稠的黄土!

    两边耸立着高高的山丘,中间像是被劈开的一道巨缝!

    所以这个地方,又叫峡谷关!

    陈青云让余江给他拿一个袋子,他用那个袋子在那半坡的沙丘上抓了一些泥沙和黏土!

    返回墓地的时候,他亲自动手挖骸骨!

    那个时候在边关,根本没有棺木,不过是一卷草席而已!

    时隔五年,草席也早就烂了!

    里面的一具人形骸骨,颈骨,胸骨,腿骨,都要刀伤的痕迹,可见那一战的惨烈!

    陈青云顿下去将骸骨慢慢捡起来,嘴角轻启道:“大哥,我来带你回家了!”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围观的几人红了眼眶,不忍细看!

    陈青云的心十分沉重,压抑是痛楚一**来袭!

    仿佛大哥昨日笑着别离还在眼前,今日却只能收殓骸骨!

    陈青云慢慢地将大哥的骸骨都拾出来以后,发现下面有一根早已断了线的玉佩!

    “这个是你大哥带在脖子上的,那个时候就被砍断了线!”其中一个将军道,本来被少将军收着的,可是后来又随葬了,因为那是陈青山的贴身之物!

    陈青云捡起那玉佩来看,上面刻了两条了金黄色的鲤鱼,玉佩玉质很好,颜色层次不依。

    那是姨父在大哥跟心慧定亲的时候,给大哥的回礼!

    大哥一直当信物带在身上,从不离身!

    陈青云将玉佩握在手中,紧紧的,面容冷肃莫辨,眸光沉痛复杂!

    等到盖棺的时候,陈青云都没有将那玉佩放进去,而是一直握在手里!

    随行的众人以为他是想要留着纪念,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晚,他们歇在玉城!

    入睡时,陈青云害怕玉佩握在手里,不小心跌碎了,便放在胸前的衣襟里!

    这一晚,他梦见大哥的头被沙匪狠狠地砍了一刀,出了很多很多的血!

    他帮他捂住,可那血还是流得很凶,很急,甚至于皮肉都翻起了很大一块!

    陈青云哭得不能自己,一个劲地摇头说不要!

    可是大哥却对着他摊开手心,说:“青云,线断了,你帮我收好玉佩!”

    “记住,别被人抢了!”

    “帮我拿给她,帮我跟她说声对不起!”

    “我不能娶她了!”

    陈青云哭得很厉害,他摇着大哥的身体,嘴里一直重复着不要!

    可大哥的头却忽然滚在了地上,他去捡,没有捡到,一群凶神恶煞的沙匪将大哥的头踢进了沙堆里!

    他心里慌急了,知道捡回来有沙子,放不到脖子上去,大哥活不了了!

    可是他还是去捡了回来,放到了大哥的脖子上!

    大哥又对他说:“青云,我活不了了!”

    “别哭了,傻瓜,快回去吧!”

    “回去帮我跟她说声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还是要来娶她!”

    “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我的妻子!”

    “大哥不要,不要大哥”

    “大哥”

    陈青云突然惊醒的时候,感觉喉咙哽咽得厉害,而他的面容上,早就湿成一片!

    他在黑暗中一下子坐起来,然后点了油灯!

    闷痛的心绪久久无法平复,他坐在床榻上,双手捂住脸,无声地哽咽着!

    深夜里,内心的悲戚和无助清晰透彻!

    可梦境更加真实难挡!

    大哥看着他的那种虚弱无力的笑容,他捏着他手拜托的那种力道,还有他眸光里的渴望和不舍!

    仿佛梦境里,血色和黑色最为显著!

    而大哥的眸光,真实到就像在他的面前,看着他说一样!

    陈青云将衣襟里面的玉佩拿出来,轻轻地摩擦着,似有所感!

    这一夜,他再也没有睡着!

    第二天他们赶往白虎城,在路上,颠簸的车内让他有了困意!

    可迷迷糊糊睡去,却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大哥的梦!

    那些殷切的叮嘱,那些历历在目的心酸和痛苦,仿佛随着渐行渐远的玉城,彻底落得远远的。

    陈青云一行人回到白虎城的时候,进入沙漠运粮草的运宝藏的都回来了!

    胡志昌回去处理军务,两位陪着的将军也走了!

    剩余两个帮忙赶车的亲兵,还有余江陪着他!

    萧家别苑外,五辆马车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萧泽和萧沐一直在外面候着!

    两个人看到陈青云来了,连忙上前去!

    萧泽回禀道:“夫人说,棺木不宜停在别苑,等您一到,我们就立即启辰!”

    陈青云微微颔首,他本来也没有什么行礼,当即便没有进萧山别苑

    李心慧的身体还没有好全,萧夫人原本想留她好好养养身体的,可李心慧以陈青云秋闱在即,需要温书为由,拒绝了!

    定南府如今是什么光景,谁也不知道!

    不过边关这口气缓过来,波及不大的话,大家也就不用背井离乡了!

    萧夫人送她出门外,将一件白色的狐裘披风给她罩上,又细细叮嘱她好好将养身体,等战事结束,便去定南府看她芸芸!

    又要走了,来时如何,去时如何!

    李心慧出来的时候,看到有五辆马车,她诧异地多看几眼,以为是青云安排的,到是没有多说什么!

    陈青云看到几辆马车的时候,想着应该是萧夫人赠送的一些礼物,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站在萧家别苑外跟萧夫人告别,等到心慧上了马车以后,这才跟着她上了同一辆马车!

    青黛和青鸾只好凑一起了,萧泽,萧沐骑马走在前面,依次是青云和心慧的马车,青黛和青鸾的马车,其余三辆拖着货物的马车,以及余江后面赶着的,拖着棺木的马车!

    除去余江,其余的车夫都是萧凤天安排的!

    等到那一行人都走了以后,萧夫人对着早已来到门后的萧凤天道:“他们都已经走了,你还不来!”

    萧凤天从那大门后踏步出来,眸光深沉,面容紧绷!

    他的手掌握了握,远眺的视线里,除了空旷的街道,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的心绪莫名复杂,不是不想见,不想送别!

    他只是不想再给自己一些假想,短暂的美梦醒了,惋惜不舍的,莫过于做梦的人!

    “给了他们那么多的珠宝,皇上的折子上了没有?”萧夫人询问道,虽然这是青云他们应得的,可身为臣子,最忌讳的便是上位者的猜忌!

    萧凤天点了点头,收回眷恋的眸光,淡漠道:“已经上了密折了!”

    边关战事吃紧,皇上那里还不至于计较这些,可总不能给他们带去隐患!

    萧凤天认真地对着萧夫人行了一礼,细心叮嘱一番,当即策马而去,直奔军中大营。

    萧夫人看着他那好似诀别一样的背影,心里跟针刺一样疼,她这孩子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可却是这般不能圆满的

    有些缘分,是劫!

    可心慧渡的人却不是他!

    她想起如今带在心慧手上的佛珠,只希望那丫头能得一个圆满,也不枉她这一番枉顾儿子的心意了开心一刻:

    晚安了,宝贝们!

    明天早点,因为今晚三爷继续写一些再睡!

    爱你们,更爱你们的金豆豆!

    哈哈哈,记得留言哦,我喜欢你们随时随地撩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