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好转
    萧凤天走了以后,陈青云去了室内!

    他摆了一张臭脸,眼眸直勾勾地望着她,不发一言,直接坐到床榻边!

    李心慧伸手去握住他的手,嘴角勾了勾,没有说话,闭上眼睛小憩!

    他的手是暖和的,衬得她的手越发冰凉!

    “你们都说了什么?”

    他捏着她的手,挠了挠她的掌心,总是觉得有几分不甘心呢?

    他心里痒痒的,就是想知道

    她睁开眼睛,戏谑的眸光透着一丝揶揄。

    “你没有偷听吗?”

    “哎,可惜了!”

    “分明我说的都是你想听的!”

    她打趣道,苍白的病容上透着一丝捉弄的笑意!

    陈青云故意瞪了她一眼,知道肯定不是这样的!

    他是想偷听,可是折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两个丫鬟守在外面,就知道没戏了!

    想听又听不到,萧凤天一出来就策马而去,他总不能去追他!

    所以,磨磨蹭蹭地,就想来她这里打探一下!

    “你说不说?”

    他继续挠她的掌心,可是她任由他挠!

    身体软绵绵的,连昔日敏感怕痒的地方都迟钝得很,她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连手都懒得抽回去!

    陈青云的手顿了一下,有些莫名的伤感!

    他还是喜欢美目盼兮,浅笑嫣兮,娉婷而立的她!

    不是像现在这样,靠在床榻上看他,却连与他玩闹的力气都没有!

    他压下了心里的波澜,握住她的手道:“药已经在煎了,早点好起来,我们也好早点回去!”

    李心慧想抱一抱他,心里一**的恐惧感,像潮水淹没她的头顶,一次次在快压窒息的时候,她又突然挣扎出来!

    周而复始,最费心神!

    她勉强点了点头,慢慢将身体缩到被子里去!

    他知道她又想睡觉了,抱着她靠在枕头上,然后给她掖好被角。

    他守在床边,等药来的时候,她再一次陷入昏昏沉沉的睡梦当中。

    陈青云让丫鬟把药放在一边,让她们退下去!

    萧夫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吩咐过来照料的丫鬟侯在门外,眼眸里多了几分了然!

    她转身去看了青黛和青鸾,休息一番,她们都已经回复了五六成的功力!

    看到萧夫人来时,两人连忙行礼,随即奉上热茶!

    萧夫人摆了摆手,对着青黛和青鸾道:“快三年了,日子可过得舒心?”

    青黛和青鸾点了点头!

    “夫人和公子待我们很好,没有将我们当成奴婢!”

    青黛出声道。

    萧夫人之前也多少知道一些,当即道:“收拾收拾,去那边的厢房里住着!”

    “青云使唤你们比刚去的那两个要顺手一些!”

    青黛和青鸾点了点头,她们刚刚就是在收拾衣物,过去自然是要方便一点!

    如今她们已经不是萧夫人的婢女了!

    想到儿子招呼都不打就策马回营,萧夫人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烦闷道:“这一路上可发生了什么凶险的事情?”

    “我听王军医说,心慧中了两种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青黛和青鸾都有些汗颜!

    她们将一路上进沙漠和掉入暗道的事情一一说来,听得萧夫人瞠目结舌,心头巨震!

    “心慧竟然帮凤天吸了蛇毒?”

    萧夫人有些恍惚,这么大的事情,凤天只字未提!

    青黛和青鸾下意识低垂着头!

    当时那种情况,她们看到少将军平安落地以后,都没有想到他会被毒蛇咬了一口!

    而且浓烟熏呛之下,她们的视线都关注在还没有砍断的窄桥上,防止有毒蛇会突然袭击!

    “夫人当时拉了少将军一把就发现了,我们是看到她拿出匕首给少将军割掉伤口上的肉才发现的!”

    “那蛇窟里面烧起来的味道太臭了,又呛人,我听到夫人咳嗽一声,估计是那个时候,不小心将毒血渡入口中的。”

    “这是她为凤天挡灾了!”萧夫人轻叹道!

    她有些无力地挥了挥手,对着青黛和青鸾道:“你们先过去照顾着吧,我一会过来!”

    青黛和青鸾行礼后退下,她们知道,萧夫人有些愧疚不安!

    她们走后,萧夫人独自一个人坐了坐,然后回房!

    萧夫人有一样护身符,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

    那是一串刻了经文的佛珠,出自一位隐世高僧之手,曾经是她姐姐慧娴皇后的贴身之物。

    萧夫人带着佛珠无论走到哪里,心都是踏踏实实的。

    可是现在,她不踏实了!

    她将佛珠攥在手中,然后带到手腕上,好似寻常的佛珠一样!

    可是知道这串佛珠的人都知道,这串佛珠的背后,还有其深远而不可说的意义!

    寝室内,陈青云试了试已经温热的汤药!

    很苦,带着一点涩,一点熏人的味道。

    他将她的额头摆正,给她垫高枕头。

    低头含住一口汤药,覆上她的唇瓣就席卷进去!

    “嗯”

    她呜咽地哼了一声,眉头拧成了川,十分不耐地把头歪过去!

    “好苦,不喝!”

    她把头埋入被子里,不想再来一次!

    可陈青云怎么可能会由着她的性子。

    他再次含住一口,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再次覆身而去!

    她再次挣扎着,面容扭成一团,看上去十分痛苦!

    “不要!”

    她迷迷糊糊道,可眼睛却没有睁开!

    陈青云埋首在她的颈窝处亲了亲,然后凑到她的耳边道:“不怕,我陪你喝!”

    他温柔地在她的脸颊上蹭了蹭,跟小猫儿一样在撒娇!

    她似乎有所觉,眉头慢慢舒展,面容也归于平静!

    他再次把药渡过去的时候,她难耐地咽下,痛苦的轻哼萦绕在他的耳边,却没有在挣扎!

    他心疼地揽着她的腰,一次一次地接着喂,直到一碗药都喝光了!

    “嗯”

    她不舒服都哼哼,额头上开始出些虚汗!

    身体也渐渐热了起来!

    陈青云探了探她的额头,还好,不是很烫!

    他走出去,看到青黛和青鸾都自觉过来了,便让她们去请王军医过来!

    王军医很快就来了,把了脉,面色缓和了许多!

    他对着陈青云道:“是发汗,没有高烧,这是个好的现象!”

    “继续观察着,等会醒来给她熬一些清粥,明天再喝一副看看!”

    陈青云心里的大石稳稳落地,亲自送王军医出去!

    刚好这个时候,萧夫人来了,王军衣寒暄一番,据实告诉萧夫人道:“若是连着三天不再发烧,便可以慢慢将养了!”

    萧夫人的闻言,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等到王军医走了,她随着陈青云走进寝室内!

    青黛和青鸾打了热水,在给李心慧擦汗!

    四月的白虎城一会热,一会冷,气候变幻莫测,容易生病!

    萧夫人等到青黛和青鸾都忙完了,这才坐到床边去!

    她将李心慧被子里的手拿出来,将自己手上的佛珠褪过去,给她带上!

    “这佛珠有些来历,希望可以保佑她平平安安的!”

    陈青云看向那佛珠,上面的刻着梵文,似乎带着隐隐闪现的金色。

    他眼眸微闪,知道这串佛珠不仅仅是有些来历,而应该是来历非凡!

    “谢谢伯母!”陈青云拱手道!

    萧夫人闻言,摇了摇头,轻声道:“何必如此见外。”

    “只希望这串佛珠跟她有缘,能护佑她这一生都平平安安的!”

    陈青云眼眸微闪,退到一边没有说话!

    萧夫人陪着他守了半宿,最后见心慧没有继续发热,而是沉沉睡去,这才起身离开!

    陈青云让青黛和青鸾在外间给他铺了一个小榻,他便睡在那里,随时照看!

    青黛和青鸾感觉得让公子睡在外间不好,两人商议一番,把寝室内的罗汉床铺起来,让他睡在里面,而她们姐妹二人就睡在外间,随时听后差遣!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