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撇清
    “她中了蛇毒?”

    “这件事,怎么没有人跟我说?”

    陈青云问道,他冷戾的眸光落在萧凤天的身上,似乎要寻一个说法!

    萧凤天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将手心摊开,那里的一块肉都还没有长好,不过却已经有了结痂的痕迹!

    “当时有一条毒蛇咬了我一口,心慧帮我把蛇毒吸出来!”

    “我怀疑是不是她从口中不小心渡下去一些!”

    萧凤天猜测道,很是担忧!

    陈青云气得脸都白了,狠狠地剐了萧凤天一眼,好似窝了一肚子的火,一下子就被点炸了!

    萧凤天眼眸闪烁着,选择没有继续解释!

    王军医点了点头,看向萧凤天道:“将军被毒蛇咬了,事后就算被吸出毒素,也多少会有些不适的!”

    “将军可还能回想一下,有什么不适吗?”

    萧凤天沉凝了一会,当时的情况有些急了!

    后来又赶上她昏迷不醒,他其实忽略了太多太多!

    “我们当时烧了蛇窟,浓烟呛入口鼻,我隐隐泛着恶心,头痛,以及耳鸣等等!”

    “疾行一段路以后,身体隐隐发热,不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还有就是伤口处有些痒痒的,不是很疼,伤口周围的肉也变得有些硬。”

    王军医捋着胡须点了点头,继续道:“可还能回想那条蛇的样子?”

    “红黑相间,一段黑,一段红,只有拇指粗大!”

    “照你所说,这应当是条赤链蛇,无毒才是!”王军医皱了皱眉,他将萧凤天的手掌摊开来看,上面确实有蛇毒的痕迹!

    只见他微微摇了摇头,慎重道:“只怕是我们都不知道一种类似赤链蛇的毒蛇,不过将军没有明显的症状,这位夫人就算是不小心渡入毒血在体内,也不会有如此严重的症状!”

    王军医说完,转头看向陈青云,询问道:“刚刚公子所说,金葫芦的毒,这个可否细细说来?”

    陈青云便将金葫芦的中毒症状,以及解毒的蛇果都说了出来!

    王大夫在边城这一代以及有二三十年,却没有想到,沙漠中还有这等奇特的金葫芦毒!

    他沉凝了一会,出声道:“按照公子所说,这位夫人曾经说过,就算没有解药,放血以后,这金葫芦毒在体内几天以后就能自动解了。”

    “可是夫人现在这种情况,只怕也不是金葫芦的毒!”

    “老夫猜测,只怕是两种毒刚好混在一起,成了新毒!”

    “既然这位夫人知晓药理,老夫便为她针灸一番,待她醒来,兴许还能知晓解毒的办法!”

    “如若不然,老夫只能开些寻常的解毒方子,只不过解毒不对症,很有可能加重病情!”

    萧凤天和陈青云闻言,只能点头同意!

    王军医进去施针,陈青云将身上带着的萧家私印递给了萧凤天!

    “如果今夜再不对症,明日我便带她回去了!”

    “定南府还有余大夫,他若是也没有办法,我便带着她去找明德大师!”

    萧凤天接过萧家的私印,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看着陈青云冷峻的面孔,尝试着解释道:“当时我们就处在蛇窟之上,情况有些危急!”

    “我的剑卡在巨蟒的七寸里面,一时间没有抽出来,所以才会被咬!”

    “我原本不想让他们知道,当时心慧拉了我一把,我下意识缩回手,就被她察觉了!”

    陈青云眸光犀利地看着他,冷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说再多都没有用!”

    “现在我只想快点让她好起来,不过以后萧家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粮草和军饷,一样不缺,再加上大将军增派的二十万兵马,你们打胜这场仗应该绰绰有余了。”

    萧凤天闻言,眉头深深皱起!

    他没有想到,青云要跟萧家撇清关系!

    “青云,你别说气话,我知道你担心心慧!”

    “我也担心,但这不是撇清的理由,我不会认同你的这种说法!”

    陈青云闻言,幽幽地看着他,半响,嘲讽道:“那也行,不过在边关的战事没有结束之前,你最好还是别再到处跑了!”

    “主将私自离营的结果,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

    “我可不希望再有什么麻烦事牵扯到我们!”

    萧凤天的脸色僵了僵,无法反驳!

    “咳咳你们吵什么呢?”

    寝室内,传来低声咳嗽和询问的声音!

    陈青云立即撇下萧凤天走进去,,萧凤天的面色松缓下来,也连忙踏入寝室!

    王军医收了针,正在一旁把脉!

    两个小丫鬟撩起帷幔露出靠在床榻上,面色苍白的李心慧!

    她的黑发放了下来,柔柔地垂在胸前!

    眉黛弯弯,眼眸圆睁,大大的,透着疲倦和病态的光芒!

    嫣红的唇瓣抿了抿,透着一丝发热后的潮红!

    精致的面容堆叠着牵强的笑意,她静静地靠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前后进来,嘴角的弧度慢慢加深了些许!

    “都出生入死了,还有什么说不开的?”

    “可别是为了我,这黑锅我可不背!”

    李心慧清浅地笑了笑,大概知道他们为什么拌嘴了!

    不过追究没有意义,她只是提点几句!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昏昏沉沉的,一直想睡,可睡着以后,像是陷入无边无际的网,挣扎着,醒不过来,痛苦万分!

    陈青云坐到床边去,搓了搓她的冰凉的左手,摇了摇头道:“不是!”

    “那就好!”

    李心慧欣慰地颔首,有些抱歉地看着萧凤天!

    她知道,肯定是青云起的头!

    萧凤天站在不远处,身体有些僵硬,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想着替青云道歉

    他有些难堪地撇过头去,眸光沉痛又自责,随即对着王军医道:“现在如何了?”

    王军医摇了摇头,沉凝了一会,对着床榻上的李心慧道:“夫人可能详说身体的症状!”

    “老夫猜测应当是两种毒素混在一起了,不过却拿不出对症的方子!”

    李心慧闻言,嘴角僵硬了一下!

    她说不上来身体里的这种感觉,像是忽然之间被掏空了!

    胸腔里除了惊悸还是惊悸。

    她的心脏有些异常,她能够感觉得到,窒息和死亡的感觉随时随地都萦绕在她的周围!

    哪怕在此刻,她看着他们的时候,感觉这一切都不真实!

    仿佛灵魂随时都会离开躯体

    然而她就算说出来,也知道作用不大,这位老大夫明显在寻问她可有解毒的方子?

    清除体内余毒的方子很多,她想了想,便出声道:“我有两个方子,还请大夫斟酌一二!”

    王军医见她真有办法,眼眸一亮,连忙颔首道:“夫人请说!”

    “我来记!”

    陈青云连忙出声道,带着一丝丝急切和慌忙!

    李心慧见状,心里越发难过,不过面上却丝毫不显!

    “臭牡丹,黄花香,女贞叶,白附子”

    “大青木,冬青皮,扶桑叶,惊风草”

    “再写一副定惊祛风的,天麻,天竺黄,全蝎,钩藤,珍珠粉,麝香,栀子,沉香!”

    陈青云一一记下,递给王军医看!

    王军医见方子开得确实比他想到的要周全得多,当下点了点头,对着萧凤天道和陈青云道:“比老夫开的要稳妥得多,且先早晚各吃一副试试!”

    “这几日老夫暂且住在这里,若有什么不周,老夫也能及时改改方子!”

    萧凤天自然同意,这里距离驻扎的营地还有半天的路程。

    可是他必须回营了,胡志昌替他迎战,受了伤!

    他再不出现,只怕军心都会动摇!

    可是临走前,他还想单独跟她说几句话!

    “青云,帮我带王军医下去歇息吧!”

    萧凤天吩咐道,他能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他想趁着她清醒的时候,道个别!

    陈青云站在那里,眼皮抽了抽,没动!

    萧凤天斜倪了他一眼,深深地盯着他不动,陈青云脸皮比城墙厚,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咳咳青云!”

    病床上的李心慧看不下去了,出声喊道!

    陈青云的脸僵了一下,转头看她,皱着眉头,表明不愿!

    李心慧瞪他一眼,病恹恹的人,哪里有什么威慑力?

    可陈青云还是轻叹一声,不情不愿地跟着王军医走了出去!

    他一走,两个丫鬟立即识趣地退到外面的厅堂里来,寝室内,顷刻间便只留下了静默以对的两人开心一刻:

    今天看了一本书,还能写三章,我觉得自己还是挺不错的!

    下面一章晚了,你们明天看!

    么么哒,爱你们,别看现在虐,这都是为了甜!

    哈哈哈,反正我写得挺爽的,感觉不到虐!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