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归还匕首
    “呵呵!”

    李心慧知道他别扭的小性子又出来了,轻笑着。

    “吃醋了?”

    她问道,伸手去捏了捏他的小耳朵!

    陈青云有一种被说穿心事的羞恼,他背着她往回走,脚下的步伐加大,闷声道:“没有!”

    “那你干嘛要从萧大哥怀里把我抢过来?”

    “萧大哥的怀抱比你的宽一点,暖暖的,特别舒服,后背也是,宽阔有力,走起路来还有弹性,像睡在床上一样!”

    陈青云:

    忽然想掐她一把怎么办?

    “别惦记了,以后你没有机会落在他的怀里!”

    他道,语气有些烦闷。

    李心慧见他不想跟她生气,知道他是心疼她!

    这份心疼让她的心软软的,心情十分舒畅!

    她搂住他的脖子,红唇贴在他的后颈,轻轻啄了两下道:“我不惦记,我惦记你的!”

    “我亲你两下,你耳根都红了,这样含羞带媚的小样,我恨不得再亲两下!”

    “咳咳”

    “够了,回去再说!”

    他轻声道,羞意与愉悦来袭,他怕自己腿软,摔了她!

    身边的挨着走的人,自觉散来,如此甜蜜的画风,着实跟一地的黄沙不相符和!

    她知道他害羞了,当即咯吱咯吱地笑起来,好似调戏到他,就十分开怀的样子!

    陈青云听到她的笑声,嘴角下意识勾起,一直紧绷的面容也松缓下来!

    他们折回去的时候,已经有狼开始攻击了!

    大约有五六十只,而且还有狼陆陆续续加入!

    李心慧扫了一眼,愕然道:“这么多?”

    陈青云环顾四周,看到高处的沙丘上,一只威风凛凛的银狼站在上面!

    “有狼王在的地方,这都算少的!”

    “现在怎么办?”她问道,没有火,他们加起来才二十二个人,而且三个是基本上失去战斗力的女人!

    “先过去再说,你的那把匕首呢?拿出来!”

    陈青云道,他背着她慢慢靠近狼群!

    李心慧抽出自己的匕首,清晨的阳光照在上面,那匕首刺眼极了,泛着金色的光芒!

    “嗷呜嗷呜”

    一声狼王的嚎叫,所有的狼下意识停止攻击!

    李心慧惊愕地看着这一幕,她在他的背上,竖起身来,就显得很高!

    手里的匕首再一晃动,好似金色的光芒都围着她转。

    所有的狼群都退开了,慢慢朝着沙丘的下面跑去,好似听从了狼王的叫唤!

    李心慧看着手里的匕首,嘴角微微抽搐着,不敢置信道:“不会是因为这一把匕首救过它吧?”

    陈青云看着狼王远远地,高昂着头,敛聚的眸光直直地望过来,似乎在确认什么?

    “应该是的,狼王很有灵性!”

    “你看它的眼睛,一直盯着你的匕首看!”

    “是吗?”李心慧狐疑道,她收起匕首,随即抬头看去,只见那狼王的眸光还是直勾勾地看过来!

    那种带着震慑意义的眸光,像是雄霸一方的王者!

    她的心神下意识一抖,勒着他的脖子道:“我怎么感觉它是在看我呢?”

    陈青云:

    “咳咳”

    “轻点勒,它确实在看你的匕首,你只要把匕首还给萧大哥,他就没事了!”

    “我们回定南府用不上这把匕首了,我给你重新买一把好看的,这一把太花哨了,不适合你!”

    李心慧:

    怎么听起来,有一种哄她把匕首还回去的错觉?

    “真的?”

    李心慧狐疑道,怎么感觉有点不真实呢?

    陈青云点了点头,随即认真道:“当然是真的,我们就站在这里,不过去了!”

    “萧沐,把夫人的匕首送过去!”

    李心慧:

    她还没有同意呢?

    用得好顺手的说,舍不得呢?

    “夫人,给我吧!”

    萧沐一本正经地道,其实心里早就忍俊不俊了!

    公子这一招,可真是怎么说呢?

    高!

    非常高,叫夫人舍不得也要舍得!

    而且隔得这么远,少将军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也许还会以为,夫人是想跟他划清界限呢?

    渍渍,萧沐暗中竖起了拇指,自愧不如!

    李心慧连匕鞘也递给萧沐,她心里多少都是有些不情愿的!

    这把匕首,削铁如泥,她很喜欢!

    “萧沐啊”

    “萧沐快去吧,记得让萧大哥好好保管,以后走进沙漠都不怕了!”

    陈青云打断她的话,故意说得冠冕堂皇!

    萧沐忍笑离去,脚步越来越快,直到将匕首递给了萧凤天!

    李心慧看得肉痛,尤其是萧凤天接到匕首以后,抬眸与她对视!

    那一刻,她分明觉得心里有一丝愧疚和忐忑!

    “青云,我不喜欢你了!”

    李心慧在陈青云的背上,恶狠狠地道!

    陈青云掂了掂她的腿,悠哉道:“我喜欢你就可以了!”

    “现在眼不见心不烦,好多了!”

    李心慧:

    这日子过得太憋屈了,她的匕首啊,那么好用的匕首啊!

    就这么没有了!

    萧凤天拿到匕首以后,呆愣了一瞬间!

    他知道没有她的允许,萧沐拿不到这把匕首!

    浓烈的撇清意味,萧凤天感觉手有些僵硬,可他还是握住了!

    萧沐明显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忍住了!

    说和不说,有什么区别呢?

    夫人的心明显是在公子的身上,更何况,少将军身上的担子这么重,跟公子的全心全意无法相比!

    萧沐颔首,点头离去!

    这一次,他们都没有再折回来!

    也许正如陈青云所料,那狼王确实有些灵性!

    至少没有再攻击萧凤天他们!

    于是大家再一次启程,一前一后地分成两批,赶往白虎城!

    整整走了三天,他们才走出沙漠,进入白虎城的边界。

    萧一鸣早就带着人候着了,萧泽带着伤兵,比他们还晚,都还没有到。

    所以萧一鸣看到只有他们一行二十来人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以为出事了。

    可接到他们以后,才知道他们分开走。

    早就准备好的马车将他们疲倦到虚脱的一行人送进城,萧一鸣带着人进入沙漠接应。

    李心慧还没有出沙漠就已经沉沉睡去,他们进入白虎城的萧家别苑,萧夫人立即让丫鬟给她洗漱一番,可饶是一番折腾,她还是没有醒来。

    相反,高烧不退,时冷时热!

    找了城里的大夫来看,都说是失血过多,体虚气弱,邪风入体所致。

    可接连吃了几幅药,却始终没有好转。

    陈青云不想等了,他等不起,看着她吃下去又吐出来,整日昏昏沉沉,他的心跟火烧一样,恨不得躺在床上的人是他!

    萧凤天回来以后直接去了军营,不过他并没有停留,而是将军营里面资历最老,医术最高的王军医请来了!

    王军医给李心慧把脉以后,对着照顾李心慧的小丫鬟道:“摸一摸这位夫人的脚,可是冰凉!”

    小丫鬟侧身将手伸进被子里去,随后摸了摸,收回手道:“很凉,冷冰冰的!”

    王军医皱了皱眉,点了点头!

    他对着矗立在他身后的萧凤天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来到外间说话!

    陈青云自然也跟了出来,三人便在小厅堂里面静默着。

    “这位夫人的脉象有些油尽灯枯的残败之象,气若游丝,汤水不进,周身恶寒,昏迷不醒。”

    “这应当不只是邪风入体,体虚气弱,老夫若是猜得不错,她体内有毒!”

    有毒?

    萧凤天和陈青云对视一眼,心头巨震!

    “可是金葫芦的毒?”

    “可是蛇毒?”

    陈青云和萧凤天同时出声询问,然后在看向彼此,刹那间,两个人的心里都咯噔一下,沉到谷底!

    王军医见他们各说一种,眉头再次蹙起来,脸色也变了变!

    他猜到了中毒,却不曾想,竟然是两种?

    如此,当真棘手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