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血战
    大片大片火光来袭的时候,映着那染血的帐篷,整个营地像一片火海一样!

    耀眼的火光直冲上天,黑色的烟雾也腾空而起!

    帐篷里的东西本来就不多,这一烧,也不过是半个时辰而已。

    陈青云早有防备,他选的人根本就不在帐篷里面,而是在帐篷外面伺机而动!

    中毒的那些士兵们隐匿在曾经死在萧家军的累累白骨中,沙匪根本想不到,他们的人会在尸骸之下,所以,那一片,也是最安全的!

    将着火的帐篷砍倒,陈青云护了那一片的安宁。

    萧泽和萧沐带了几十个身手敏捷的士兵,假装被火烧身四处奔逃!

    隐匿在沙丘中的沙匪们见带着火光的人影四处窜逃,嘴角下意识勾起!

    又见那帐篷都快烧完了,可里面却死气沉沉,越发肯定他们百日里内讧,为了争水而自相残杀!

    火光映出大片鲜红的血迹,似乎比他们囤的水还多!

    狂风大作,带着风沙,那一股烧焦的腥臭味一点也没有错,是焦尸的味道!

    沙匪们在心里猖狂无比,领头的抄起家伙,瞬间围了上去!

    他们大约有一千来人,算得上是倾巢出动!

    全都黑压压一片将整个弥漫火光的营地围住时,到处都是烧焦的刺鼻的腥臭味!

    他们隐隐看着一些像是尸块一样的燃烧物,七零八落的,到处都有!

    可是却显得太少了!

    很快,整个营地的火光渐渐小去,很多地方都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沙匪们拿着大刀挑开那些还在闪着火星的物体,然后踏步进去!

    可是刚刚走到一半,他们就发现不对劲了!

    有尸块不错,但是很少!

    血腥味浓稠不错,可却没有成堆的尸首!

    跟以往他们看到的根本不一样!

    “退!”

    领头那个高举着手中的大刀,厉声道!

    可早就潜伏在营帐外的士兵们突然一跃而起,只听一声“拉!”

    那些沙匪的脚下突然蹿起一根跟粗粗的麻绳,只见那麻绳将他们分成几股,都往那个营地中间拖去!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些痛呼哀嚎,只见那些沙匪猝不及防,跌落到营地当中以后,在那营地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坑!

    他们陷入坑里,可巨大的坑里全是竖起来的大刀,很多沙匪就这样死在乱刀之下!

    沙匪门发现中计了,立即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将那些绳子砍断!

    陈青云的眸光关注战局的时候,发现脚下的沙土往下遁了些!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以为是沙坑引起的,没有太过在意!

    这时,只见原本带着火光奔走的那些人,像是绕了一根弧线的圈子又回来了!

    而且还将火投到沙匪的中间!

    沙匪拥挤不堪,又有士兵围堵,慌乱奔逃时,许多人身体被烧着了,一个挨着一根,沙漠中的风大,火光蹿起来时,灭都来不及灭!

    等他们钻入沙堆,准备以沙灭火,周围的士兵们立即投以长枪,直接就地杀死!

    如此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小胜仗,剩余的沙匪们开始强力反扑!

    也许是死的人太多了,那血红得刺目,所有人开始癫狂起来,拼命厮杀!

    累累白骨中,那些因伤修养的士兵们一下子突袭出来,沙匪们猝不及防,只见那些人竟然全都手握生锈的大刀,想疯子一样冲过来!

    他们是真的想活,所以陈公子让他们躲入白骨中时,他们有过一刻的内疚,不过想着自己的战斗力不强,所以听从安排!

    可是等到鲜活的血液比火光更加刺眼时,他们才明白,他们跟这一堆白骨没有区别!

    一辈子沉睡在这个地方,死了连名牌都不会有人来收!

    那些大刀都在白骨中生了绣,有的甚至于连刀都被收走了!

    累累白骨,脏身沙漠!

    生时,连沙匪都没有剿灭,死时,连陪葬鬼都没有!

    几乎是所有人,在那一瞬间,各自摸索着,一把用得顺手的大刀。

    那些刀早就不锋利,可钝刀砍人,当中别有一番滋味!

    尤其是那刀砍进骨头里,不好拔出来的时候,沙匪临死前的痛苦面容,彻底振奋了那些中毒的士兵们!

    他们无比勇猛,无比疯狂,好似要死都准备拖几个垫背的!

    余江他们围攻过来的时候,都惊呆了,只见原本最后偷袭的那一些中毒士兵跟疯了一样,从那白骨中冲了出来,看见沙匪就砍,对着头,对着胸,对着大腿!

    看见什么砍什么?

    余江的嘴角抽搐着,他隐隐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地方,沙堆也行,可是公子却让那些中毒的士兵躲入白骨中。

    也许公子的本意根本不是让他们最后出来给予沙匪致命一击的!

    而是让他们都受一番刺激,从而将他们体内的狂傲和凶残都激发出来!

    就像现在,他们这种不要命的杀法,许多沙匪都心生惧意,手脚也不再灵活!

    甚至于,还隐隐有了想要逃跑的现象!

    余江他们这些没有中毒的,心里更加澎湃激昂,原本只有七分力气的,也使出了十分!

    所有人都在疯狂杀戮的时候,陈青云握紧手中的弓弩,对准了那个沙匪头子的方向!

    他的身边有十几个人护着,看起来防卫森严!

    不过陈青云隐匿在暗处,眸光锁定在他的身上,自然寻得到时机!

    弓弩是她带来的,长箭是他后面收集来的!

    他只想要到,她用这一把弓弩,射光了所有的箭才找到他的时候,他心里那种蚀骨的恨意便涌了出来!

    受伤,被狼咬,中毒,她所受的一切,他都要帮她讨回来!

    陈青云阴鸷的眼眸盯着沙匪头子,然后,放出一箭!

    他眼锋极准,护着沙匪头子的沙匪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个沙匪头子的身体便跌了下去!

    额头被利箭射穿,死的时候,瞪大瞳孔,死不瞑目!

    余下的沙匪见头领都死了,一瞬间万分惊惧!

    陈青云趁机再射几箭,周围的沙匪中箭以后,倒地身亡!

    接二连三被冷箭收拾,绕是再凶狠的沙匪也忍不住惊颤着,惶恐地奔逃起来,根本顾不上同伴!

    于是一场追截绞杀的行动开始了,最前面逃跑的那群沙匪,慌不择路,只知道拼命逃离,如此七零八落,到也跑了几十个!

    可一千余众的沙匪,只跑了几十个,可见这一场厮杀,如陈青云料想那般,恍如地狱修罗场,遍布血腥,残肢散落!

    战事结束以后,所有士兵们顾不上身上的伤,连忙从沙匪的身上找寻水壶,率先解渴!

    一番搜集下来,他们得到的水最少也能够坚持三天,至少活着走出沙漠却不成问题了!

    余江带着人盘点伤亡,转移营地!

    萧泽和萧沐帮着陈青云将掩护的小床推翻,结果三人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只见那下面陷入一个大大深坑,流沙保持着坠落的姿态!

    可是那下面,哪里有人影?

    “公子!”

    萧泽惊声一喊,三人的心立即就凉了下去!

    陈青云二话不说就往下面跳,可是沙堆下面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们跳下去也没有用!

    “快去叫人来挖,快点!”

    萧泽应声快速闪离!

    陈青云心急如焚,他忽然想起,将那些沙匪全都扔进陷阱里去的时候,因为震动,脚下的沙土往下遁了些!

    当时他以为只是一般的震动,哪里想到,竟然将她们三个陷入了泥沙底部?

    陈青云快速地用手去刨,可刨得越快,沙子掉得越多!

    他跟萧沐两个人像是傻瓜一样,干着愚蠢至极的事!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