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诡计
    陈青云出来的时候,萧泽和萧沐下意识躲避他的眸光!

    他的衣袍沾着血,手上也有!

    可明明脸上是干净的,他们却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意,仿佛那一场腥风血雨,正迎面而来!

    “放血的时候,隐蔽一点!”

    “把血都收起来,天亮以后,有用!”

    陈青云阴冷道,既然坚持的时间不多,那不如,引蛇出洞吧!

    他冷笑着,环视的眸光将整个营地都纳入眼底!

    萧泽萧沐应声去办,很快,整个营地都安静下来!

    后半夜,潜伏半宿的余江前来回话,陈青云又是一番周密安排!

    余江得令退下,心里却无比清楚,这一仗,他们必须赢!

    漆黑的深夜里,有燃烧得极旺的火,以及那滚沸的水。

    所有的一切直到天明也没有停歇,晃动的火光簇簇地闪烁着,随着夜风带来的鬼影,似乎正在暗暗掩饰着某种隐秘的动向!

    这个夜晚,安静得可怕!

    这个夜晚,也血腥得吓人!

    许多人事后回忆,都感激自己流了不少血,因为天亮的时候,考验他们演技的时刻,来了!

    李心慧是被一片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的,外面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伴随着嘶吼和哀嚎,她听了好一会,昏昏沉沉的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水是我的!”

    “是我的!”

    “放开,不放开你就去死!”

    “去死!多死一个,少一个来争!”

    呃!

    好像是因为抢水而打起来了,可不是说,最少还能够坚持一天的?

    难不成她睡了很久?

    李心慧的眼皮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陈青云就在她的身边,看到她睁开眼睛时,眼眸立即一亮!

    他俯身下来,眼眸微微浮肿,眼底有乌青色和血丝!

    “怎么样了,还想吐吗?”

    李心慧恍恍惚惚地摇了摇头,随即道:“外面怎么回事?”

    “听声音,打起来了!”

    陈青云慢慢将她扶起来,又喂她喝了些水!

    这才出声道:“我让他们打的,昨晚余江潜伏一晚上,发现一些端倪!”

    “外面的水最多也就是今天和明天,既然不能走远,他们的血也不能白流!”

    “所以你准备来一场内讧的戏码,鲜血横飞,混淆视线?”

    李心慧惊讶道,她到是没有想到,昨晚那种情况下,她竟然还知道让他们把血保存下来!

    陈青云颔首,随即温柔道:“光有血怎么够?”

    “横竖那三具尸首还没有扔远,我让他们剁些手脚扔出去,帐篷内满是鲜血,夜晚火光一照,鲜红淋漓,再加上苟延残喘,在尸体中企图求生的士兵,那些人看得心痒痒,自然会想来补上一刀!”

    李心慧抬首看着他温润的侧脸,很俊俏啊!

    声音他也很好听,可是说话的时候,怎么有一种阴狠的毒辣?

    她的嘴角微微抽搐着,随即道:“若是他们等两三天再来呢?”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

    他深邃的眼眸里全是遍布的冷嘲之意,只听他讥讽道:“那些人以杀人为乐,都死了,碎尸还要费力气!”

    “可是苟延残喘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尽情欺凌,找回他们做沙匪的猖狂和狠辣,昨晚那番动静做不得假,他们知道大部分都中了毒,再加上今天这一桩肆意残杀,他们一定会上当的!”

    之前那一仗,他们输得够惨!

    想要搬回一局,光是死尸怎么能够泄愤?

    陈青云勾起冰冷的嘴角,今夜,他会让那些人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地狱修罗!

    李心慧没有想到,青云已经有算计人心的魄力!

    她虚弱地靠着他的臂膀,好似靠着一棵大树,心里稳稳的!

    “青黛和青鸾怎么样了?”她出声问道,那两个丫头喝的水比她的还多!

    “自保不成问题!”

    “放心,我让她们好好休息,天黑以后,我会让萧泽和萧沐先送你们去沙丘后面避一避!”

    李心慧闻言,眉头狠狠皱起!

    她盯着陈青云的面容,冷声道:“又想将我送走!”

    “萧泽萧沐一人杀五十个都不成问题,这样好的帮手,瞎跑什么?”

    “在帐篷里面挖一个暗道,我们先藏起来不就好了!”

    她略有不满,重新安排!

    陈青云看着她病恹恹的,还一副操心的样子,心里暖融融的,却也心疼!

    他搓了搓她的手,很凉,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

    他将她揽在怀中,低着头,靠在她的颈窝道:“你以为我的心能有多大?”

    “装了你一个,沉甸甸的,我护着你就跟护着我的心是一样,命门的位置,谁也不能碰!”

    她靠在他的身上,宽厚的肩膀暖呼呼的,很舒服!

    他的话对于她来说,何尝不是沉甸甸的。

    她微微侧身,搂着他的腰腹,脸颊蹭着他的胸膛,带着三分戏谑道:“这颗装了下我的心,跳得可真快!”

    “不过任凭你情话说得再好,我也是不会走的!”

    “用我们带来的麻袋装了沙堆,砌成一个堡垒,我跟青黛和青鸾避一避,既然你已经设下了这个局,围剿他们必然已经不在话下!”

    “萧泽和萧沐没有中毒,功夫又高,再加上余江他们,这批精兵以一当十不是问题,这场战局,至多险胜,绝不会惨败!”

    她坚持不肯走,哪怕是抱着他,心思依旧决然!

    陈青云在心里轻叹一声,皱着眉头!

    心道自己是不是要一直这样妥协下去,拿她没有办法?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背脊,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脑后摸了摸,竟然舍不得打晕她?

    正在他愕然自己竟然对她无从下手的时候,至今她从他的怀里仰起头来,质问他道:“你刚刚想打晕我?”

    陈青云:“”

    “没有!”

    是想,但是舍不得!

    他看着她,眼眸明亮坚定,似乎是她在无理取闹!

    不过她心有所感,刚刚他抚摸着她后颈的时候,那手顿了又顿,几欲踌躇!

    她不信他没有那个想法!

    她往后退一些,站起来,离他远一点!

    陈青云看着她跟防狼一样防他,嘴角微微抽搐着,有一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你出去,把青黛和青鸾叫来!”

    李心慧对着他挥了挥手,不想再跟他腻歪了!

    这家伙想给她来阴的!

    陈青云觉得自己是真冤枉,他还没有动手呢!

    被她拆穿了不说,还跟他划分界限了!

    “别转了,小心头疼!”

    “我去叫她们来,然后给你们挖一个暗道!”

    他妥协了,整个人感觉十分无力!

    可她还带着几分怀疑,非要见青黛和青鸾,无奈之下,他只得去把青黛和青鸾找来!

    那两个丫头底子好,早就跟常人一样,只不过内力使不出来而已!

    她们进去扶着夫人,只听公子十分不爽的声音道:“就在这个帐篷底下,挖一个地道出来!”

    一旁的萧泽和萧沐愕然,面面相觑!

    于是在李心慧的监督下,一个用沙袋支撑起来的暗道,足够容纳四五个人的小地方,就这样出现了!

    大家都在等待夜晚的来临,陈青云传令,让他们把剩余的,干净的水都喝掉!

    杀了沙匪,他们自然有水!

    这是绝无后路的一战,所有人将手中分到的水一饮而下,准备做好一场残酷厮杀的准备!

    而同一时间,李心慧她们下到暗道底下,暗道的入口用简易搭建的小床遮掩起来,流出通风的缝隙!

    陈青云一直守在帐篷里面,等待沙匪的到来!

    今夜的风变了,很凉,带着沙子跟刀刮一样!

    余江带着人潜伏在那些沙匪出没的边缘,全身都陷入沙子当中,连眼睛上都沾满了,夜晚风沙大,他根本不是用看的,而是用听的。

    渐渐的,风声里多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些声音快速朝着他们的方向移动,人数很多,可都是一点一点地靠近,视乎,还在试探!

    就在他以为这些人会慢慢靠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些沙匪竟然往他们的营帐里面投火

    余江的心神瞬间紧绷起来,惊惧的惶恐一**来袭,他想到了在营地中,还有潜伏的士兵们,身体立即起了一层无比寒凉的冷意。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