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放血
    直到摊开的手里多了几张手纸,李心慧这才抬眼!

    不过视线还是模糊不清的,像是雨夜里起的的深深雾气!

    “你先过去吧!”

    她出声道,其实看不清他的面孔!

    陈青云往后退了几步,起伏连绵的沙丘在夜晚显得孤寂极了!

    他们守着一大堆的尸骸,原本就瘆得慌,可此时,连着大片的营帐都是一片哀嚎之声!

    他可以想象,那些暗中窥探,恨不得他们全军覆没的人,正在某个隐秘的角落,悄然地观察着这一切!

    陈青云微眯着眼眸,握紧双拳,恨不得将那些沙匪全都捏碎,如同手缝中漏出的沙,彻底碾碎!

    “啊!”

    刚刚起身的李心慧因为重心不稳,向前跌去!

    陈青云连忙一把扶着,将她抱了起来!

    李心慧愕然,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走远!

    听觉下降,视力不明,周身都在发虚汗,耳鸣,心悸,胃痛!

    她抓着他的衣襟,看着远处昏昏暗暗的帐篷,出声道:“你能看得清楚火光吗?”

    陈青云大致扫了一眼,本来距离就不远,他能看得清楚!

    “嗯!”

    他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先抱我回去,然后让青黛和青鸾也来,我们需要试验一下!”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透着迟钝的缓慢,让他的心仿佛跟凌迟一样疼痛!

    回到营帐的时候,青黛和青鸾早就瘫软地坐在那里了,身边一左一右地陪着萧泽和萧沐!

    “公子,夫人!”

    看到公子抱着夫人过来的时候,他们低头颔首,十分局促!

    “都进来!”

    李心慧无力道,她现在急需要验证她的想法!

    萧沐萧泽连忙扶着青黛和青鸾进去!

    六人随地而坐,李心慧靠在陈青云的身上,没有睁开眼睛!

    “把油灯挪到我们面前来!”

    她出声道,萧泽连忙手快地将油灯端过来!

    李心慧睁开眼睛,才看了一会,立即受不了地闭眼,那想要呕吐的**一下子又蹿起来了!

    她用手压在胸口的位置,脸色苍白得可怕!

    强忍了一会,她这才艰难地对着青黛和青鸾道:“你们两个也看一下!”

    青黛和青鸾闻言,顺着那刺眼的光看了过去!

    可也不过一会的时间,立即受不住地闭上眼睛,胸慌烦闷地握紧拳头,一股直窜的呕吐之意袭来,她们受不住地强压着,脸色青白交加,十分难看!

    “不只是我们看不得,所有中了这种毒的人都看不得!”

    “夜晚是灯光,白天是阳光!”

    “所以,不是走不出去,而是根本不能直视阳光,不能辨别方向,只能苟延残喘,直到活活渴死,晒死,最后再被人偷袭,送上致命一刀!”

    出不去,口渴的时候,还是要喝水!

    周而复始,直到所有人都中招!

    他们是因为从瑶县囤水了,可是之前来的那一批,走到深沙漠的时候,只有暗河的水!

    暗河的水就像是诱饵,将他们引诱到更深沙漠当中!

    来的人以为找到水源,肆无忌惮往前,却不知道,真正致命的,就是水源!

    陈青云的脸色很难看,阴沉像是沙漠里的风暴,随时都准备覆没一切!

    萧泽和萧沐暗暗心惊,盘点下来,只有两百余人没有喝暗河的水!

    可是他们从瑶县带来的水,还有之前余江带回去的,也不过勉强能够撑下明天一天!

    “这种毒叫金葫芦,是生长在沙漠中的一种植物,藤叶长年不枯,其根像葫芦一样!”

    “根部晒干以后磨成粉,混在暗河里面,蓄水的堡垒只怕有些年头了,水脉往下流动,他们在上,自然不用怕!”

    “这种毒还会让人反应迟钝,心悸不安,见光以后的反应更强烈,还会让人产生幻觉!”

    李心慧断断续续道,她说话的语速,明显比平常慢了许多!

    萧泽和萧沐对视一眼,这种毒,他们竟然没有听说过!

    “夫人,可有解药?”

    萧泽出声问道,现在几百多人都失去战斗力,他们很需要人手!

    “我们一路走来的时候,有一种生长在沙漠里的草药,叶子是绿色的,果子是红色的,叫蛇果,那个就是解药!”

    “不过深入暗河的周围以后,蛇果就已经绝迹了,这不可能是偶然!”

    “只能说,他们早有防备,现在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只剩下最后的一种办法了!”

    李心慧虚弱道,说了这么多话,她的呕吐之意又来了!

    她从腰间,将匕首拿出来!

    “放血!”

    她将匕首放在陈青云的手中,额头无力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似在等着他的动作!

    陈青云握住匕首,很凉,让他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还没有动,那边的青黛和青鸾就已经自己给自己的手腕一刀,然后任由那鲜红的血液汩汩地流了出来!

    “放一碗左右就好了,多了反而伤身!”

    “让余江带着没有中毒的人,将我们带来的烈酒倒在水中煮沸,然后用木桶的盖子盖住,从那缝隙中,接下热气潮涌落下的蒸汽水,暂时渡过明天再说!”

    “只要眼睛不直视强光,这毒素最多三天就会消失了!”

    李心慧恍惚道,最后这几句,她说得很缓慢!

    眼皮重了下来,脑袋昏昏沉沉,她知道那毒素已经开始慢慢侵扰她的神经!

    鼻息间都是血腥味,她恍惚中,仿佛看到了四面朝着她涌来的血!

    她的身体不安地颤抖着,还开始发冷!

    陈青云将她圈在怀里,手中的匕首迟迟落不下去!

    过了一会,缓和过来的青黛和青鸾慢慢能站起来了!

    萧泽和萧沐连忙帮她们包扎起来,身体是软的,可至少神智不像刚从一样,浑浑噩噩的,想说什么,半天都说不出来!

    “公子,放吧,那毒闷在身体里,夫人只会更加难受!”

    青黛出声道,她现在虽然虚弱,可至少,眼睛看到光的时候,没有那种强烈的呕吐**!

    “公子,你再不动手,夫人说不定会陷入梦魇的!”

    青鸾也出声道,他们知道,公子舍不得!

    可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萧泽和萧沐扶着她们两个出去休息,他们现在好需要下去安排一翻!

    那群生龙活虎的汉子,放两碗血都没有问题!

    目前的困境是,他们缺水,而没有中毒的人,还不能远离这一片,怕那些沙匪趁机偷袭!

    “你们先出去等我!”

    陈青云道,他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安排!

    他不会让她的血白流,他发誓,那些人不死,他绝不回去!

    萧泽和萧沐对视一眼,眸光微动。

    他们颔首以后出去了,陈青云看着亮眼的灯,忽然觉得心里暗沉沉的!

    他握着她的手,细长的手腕白皙如玉,手心和手背有些磨砺后的粗糙,手指上有针疤,可见她这一双手,就没有好好地养护过!

    他拿着她的匕首,绿色的,遍布宝石,却锋利冰凉!

    他听她说过,这把匕首是萧凤天给她的!

    本是用来防身,谁曾想,削开铁笼的时候,狼王差点伤了她!

    现在,又要用来给她放血!

    这可真是不详的一把匕首!

    陈青云将匕鞘拿开,心里想着,也许这一次用完以后,也是时候归还给萧凤天了!

    他将匕首在她的手腕上轻轻一划,立即就有鲜血汩汩涌了出来,那血沾湿了他的衣角,他恍若不觉,只是觉得心疼得厉害!

    他拿干瘪的水壶接住她流出的鲜血,那颜色刺目极了,宛如有人揉烂了他心尖上的海棠,拧出红艳艳的花汁!

    来的时候,他最怕的是连累她,却不想到最后,如他担心的那般,最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将她拥在怀里,听到她的轻呼声,浅浅的,跟懒猫儿一般!

    可是他的心却像是被锤子击中一样,闷闷地疼,让他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着,连呼吸都显得艰难起来!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