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中毒
    两个人闹了一会,陈青云搂着她的腰,将头亲密地抵在她的颈窝,暧昧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要是我说,其实之前我并无把握呢?”

    “哦,我才不信?”

    “那商道的位置往前分明通向阿尔善部落,我猜你大概是想,如果找不到也不会耗在沙漠里,而是会往前兜一个圈子,然后再从阿尔善部落借道,说不定还能返回边城搅动风云!”

    她娇嗔道,知道他不是鲁莽的人!

    他的心思比她的还细,缜密得很,若说没有退路,他才不信!

    如果只有沙匪身上的地图,也许他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可是有了萧夫人这一张,明显他自有谋算!

    陈青云见她嗔笑地盯着他看,还说什么搅动风云?

    他忽然觉得她好可爱,竟然在心里把他看得如此能干!

    他笑着将她搂得更紧,无赖道:“什么在边城搅动风云?”

    “我只想在你心里搅动风云!”

    “打住,最近你越来越肉麻了!”她恶寒地抖了抖身体,觉得在调戏这件事上,他已经青出于蓝!

    “哈哈!”

    他大笑,心里更加喜欢她了!

    觉得自己搬回了一成,身心都无比舒畅!

    他将地图翻转过来了,指着黄金堆叠的地方道:“这里就是我们的所处的位置,或者说,是我们下面的位置!”

    “这里原本是商道不假,可正因为是商道,便有人打了劫财的主意!”

    “画这张地图的人,原本是这片土地上的牧民,因为土地沙化,最后不得不走上劫财的道路,可是正因为他们的举动,以及这一片时常使人陷入迷失的沙漠,他们引来了真正的沙匪,于是这片沙漠易主,所有劫来的财宝也被沙匪们占为己有!”

    李心慧看着地图中,像海藻一样铺开的无数条小道,心里一凛,愕然道:“那这些,不会是地下挖出来的暗道吧?”

    陈青云点了点头,指着地下暗河的水脉,看着围绕水脉的怪圈,出声道:“能困住三千兵马的地方,一定会让人迷失方向,从而受困!”

    “可是地下水脉的走向,明显就是一条生路,无论暗道有多少条,都是围绕水脉而建,所以,我们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陈青云认真道,那些人一定会出现的!

    李心慧再次留意地图中的复杂线路,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看起来确实是这样!

    水脉,通向他们来时的那条,也就是说,那里是水源的下方!

    “不好,他们可能在水里下了药!”

    “有些慢性毒药,银针是试不出来的!”

    李心慧慌忙道,脑海里白光一闪,之前余江取水的时候,他们也许还来不及!

    可是他们一路追了过来,到达水源位置的时候,那些沙匪一定是知道的!

    青黛还跟她说过,暗河还有堡垒,明显是人工所为!

    沙漠中蓄水的,除了那些沙匪,她想不到别人!

    更何况,他们之前就喝过,所以简单地用银针试了以后,再也没有之前的谨慎小心,还用马来试!

    陈青云也反应过来了,他面色骤变,连忙掀开帐篷的帘子跑了出去!

    结果,只见萧泽和萧沐急急地前来回禀道:“公子,很多士兵们上吐下泻,情况很不好,是中毒的情况!”

    陈青云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他太大意了!

    “昨天所有人都喝过了暗河里面打上来的水?”

    萧泽和萧沐闻言,摇了摇头!

    也不是全部,因为他们本来就囤了水的,沙漠里的水谁也舍不得倒掉,因此昨天虽然在暗河边上,但是之前囤好的水都做了晚饭,呈给公子和夫人的,也是之前囤下的,还要一些是从瑶县运过来的!

    “最少有一半喝过了,加上今晚刚刚又驻扎时饮下的,只怕有五六百人!”

    “夫人夫人好像也喝了!”

    萧泽小心翼翼地道,他们给公子准备了三个的水壶,出发的时候全都灌满了!

    所以公子一直喝的都是瑶县的水!

    可是夫人的不是!

    青黛和青鸾还说新鲜煮出来的水好喝,给夫人盛了不少!

    陈青云的瞳孔里折射出刀锋般的光芒,他死死地瞪着萧泽和萧沐,心里仿佛一下子剧痛来袭,他踉跄地往后退去,这时只听帐篷里传来呕吐的声音!

    “呕”

    “呕呕”

    陈青云快速折回,只听他阴寒道:“军医呢,有没有军医?”

    萧泽和萧沐下意识摇头,可是留给他们的,只有公子的闪电般的身影!

    这是萧家的私兵,有几个会医术的,不过是懂得包扎伤口和辨认伤药!

    这种毒,根本无从下手!

    帐篷里!

    李心慧感觉瞬间头昏脑涨的,并不是很疼,可是想吐,非常强烈地想吐!

    而且还想拉肚子,她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疼,像是美尼尔综合症一样!

    耳朵嗡嗡的,脑袋像是被人打了闷棍,带着呕吐**的疼痛是最磨人的,她忍受不住地呕吐出来,却发现身体在颤抖,而且她浑身失去了力气,遍布虚汗!

    “呕”

    她又吐了,控制不住地呕吐!

    陈青云一下子冲进来,只见她的手用力地抓着地图,而且脸色苍白得很,额头上全是虚汗!

    眼眸是微微闭着的,全身透着一丝虚脱的无力感!

    “心慧!”

    “没事的,没事的!”

    他叫她的名字,带着心痛的低吼,彰显一股无力的恐慌!

    “军医!”

    他含着,声音有些撕裂!

    萧泽硬着头皮进去,那所谓的军医,现在更惨!

    拉得都快虚脱了!

    “公子,这种毒军医也中了!”

    陈青云转头,看着萧泽后怕的样子,眼眸阴沉,含着一股威逼之意!

    萧泽心神一抖,默默地往后退!

    公子的眼神,太可怕了!

    李心慧用力地捏住了陈青云的手,她吐完以后,想拉肚子!

    “去叫青黛来,我想拉肚子!”

    她的声音很急切,非常急切,可是萧泽却十分痛苦地再次出声道:“青黛和青鸾,都去拉了!”

    “呕”

    李心慧闻言,再次呕吐起来!

    她手臂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差一点就掐进了陈青云的肉里去!

    可见她忍得有多辛苦!

    陈青云一把将她抱起来,他们的帐篷距离其他帐篷要远一些,他带着她去了一个小沙丘的后面!

    出来以后,此起彼伏都是呕吐和叫唤的要手纸的声音!

    李心慧靠在陈青云的怀里,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

    身体里的那种痛苦,每分每秒都在折磨着她,让她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你拉吧,我守着你!”

    陈青云将她扶着她在沙丘的后面,李心慧闻言,心里几欲飙泪!

    她用力地推了推他,出声道:“你走远一点!”

    “一会估计好不了,我还要手纸,你去拿!”

    陈青云闻言,看着她苍白隐忍的面孔,那无力推过来的掌心都是潮湿的!

    他轻叹一声,走了两丈远的距离。

    李心慧的视线看得不是很清楚,外面都黑透了,也许是药物的原因,她只能看到一个黑影!

    她对着他又挥了挥手,艰难道:“快走!”

    顿了一会,她道:“去让青黛和青鸾来挨着我拉!”

    陈青云:“”

    他往后又退了几步,看到她在脱裤子的时候,心里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因为是毒,所以虽然有强烈的便意,可是真正蹲下以后,却发现根本拉不出什么?

    吐确实是吐了,可拉却不是真正的那种拉肚子,无法遏制的那种!

    只是给他们一种错觉,非常渴望大便的错觉!

    李心慧蹲了大约两炷香以后,脑袋里虽然乱哄哄的,可是她却一直掐着她的虎口,拼命地回想着,什么毒不是及时发作,而是缓慢发作,并且上吐下泻,便意浓而不拉!

    过了好一会,她有些思路以后,晃动着无力的手,对着陈青云的方向道:“手纸!”

    她把头埋在双膝之间,觉得“脸”那种东西,都不知道丢到那个山脚去了!

    被一个男人守着拉便便,这种事情,打死她都不会说出去的!

    开心一刻:

    我说,下一章估计有点晚!

    你们快睡觉吧,明天看!

    群么么!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