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偷香
    距离那些尸骨大约十几丈的距离,大家原地驻扎!

    陈青云安顿好李心慧以后,亲自去了俘虏的营帐,准备连夜亲自审!

    临走前,李心慧要了他的地图,仔细研究!

    俘虏的营帐里,负责把手的亲兵见到陈青云来了,立即行礼后守到一边!

    陈青云的身边跟着萧泽萧沐,两人之前就盘问了一通,可是这三个俘虏一口咬定他们走近了死亡沙漠!

    “什么叫做死亡沙漠?”

    陈青云问道,他看着被押跪在地上的三个俘虏,一路走来,给予他们的水只够续命,所以他们显得苟延残喘。

    那三人眸光阴戾地盯着陈青云看,半响,冷哼道:“别再白费心机了,你们根本走不出去了!”

    “这里就是你们葬身之地!”

    陈青云闻言,眸光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漠然的态度,仿佛将他们视做蝼蚁!

    这一片原本是商道,就算是沙化得再厉害,也绝不可能走不出去!

    “你们的老巢在这里?”

    陈青云问道,可那三人全都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陈青云也不急,转头对着萧泽道:“先砍掉其中一个四肢,然后扔进沙漠里!”

    “再不说,便全都砍了,扔出去!”

    他可没有时间跟他们耗,横竖在他的眼里,都是死人!

    那三个俘虏之前还挺横的,听说要砍断四肢,一个个头顶开始冒虚汗,面面相觑,谁都是一脸土色!

    萧泽随便拎了一个,提着出去就准备动手,那人见萧泽的长剑举起来了,忽然就想起被杀的其他同伴!

    这些人可不是开玩笑的,说砍就砍,砍断四肢还死不了,在沙地中缺水,伤口沾染上沙子,其痛苦可想而知!

    他立即惊声道:“我说,我说!”

    “进了这一片沙漠以后,人就会彻底迷失方向,走到精疲力尽都走不出去!”

    “直到死!”

    萧泽闻言,顿了顿,抬首看向公子!

    陈青云的眼眸汹涌黑暗,他从萧泽的手中接过长剑,抵在俘虏的脖子处道:“这里曾经不是商道吗?”

    “如果是死亡沙漠,你们是想找垫背的?”

    那俘虏感觉脖子一凉,那剑已经划破他的皮肤了!

    他忍不出颤抖几下,知道必死无疑,不过是想图个痛快而已!

    他一下子撞在陈青云的剑上,那剑将横穿他的脖子,鲜血喷涌而出,他那充满惊惧和戾气的眼眸动了动,最终呈现一片灰白!

    帐篷里那两个俘虏听见响动,知道同伴已经死了!

    接下来就是他们,果不其然,萧泽进来又抓了一个!

    这一次,陈青云道:“都想图一个痛快,偏偏就不如你们的意!”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不安好心,你们果然胆大,就凭这一点,也该有个死法!”

    那人听闻陈青云这冷到极致的声音,全身都忍不住颤抖几下!

    “凌迟吧!”

    陈青云将剑递给萧泽,背过身,看着远处的幽幽白骨,愣愣出神!

    萧泽动手削了几块,这种血淋淋的事情,做起来的时候,有点恶心!

    尤其是,还伴随着杀猪般的嚎叫声!

    “我说,我说,给我个痛快!”

    萧泽下意识停手,看着公子的背影,只见公子连头都懒得回,可见已经对这三人的话失去了兴趣!

    他正要动手,只见发愣的时候,身边的人对着他的利剑撞了上来!

    “噗!”利剑穿透皮肉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剑穿心,又死一个!

    萧泽的嘴角抽搐着,感觉他们带了一路的人,不过就是个累赘!

    还剩最后一个了,萧沐主动拧了出来!

    “一刀一刀的太费事了,直接砍断手脚,扔他出去!”

    萧沐道,对于杀人不眨眼的沙匪来说,怎么死都不为过!

    “要杀就杀,你们也不过就是几日光景了!”

    “实话告诉你们,这一片沙漠,狼都不会来!”

    “进来的人,还没有能够走出去的!”

    最后一个俘虏阴狠道,嗜血的眼眸里,遍布猖狂!

    陈青云从来不信邪,他往前走,对着萧泽和萧沐道:“让他死得难看一点!”

    萧泽萧沐的嘴角抽搐着,看着脸色已经僵硬下来的沙匪,寻思着,是先毁容还是先弄死!

    不一会,只听到一声痛苦的嚎叫后,一切归于平静!

    陈青云返回帐篷时,李心慧还在研究地图!

    这时,余江来报:“清点过了,一共有四千多具尸骨,其中有些致命伤是割断了颈部,我怀疑有沙匪出没过,将奄奄一息的人,全都割断了头!”

    陈青云闻言,忽然一震!

    这就像是一共圈套,他们进来了,那些人拿准他们根本出不去!

    像以往的那些萧家军,进来以后,便只能任由他们宰割!

    而那三个俘虏,也没有说实话!

    事实上,知道他们不能活以后,也不会说实话!

    “我们囤的水够用几天?”

    陈青云问道,这个是关键!

    余江闻言,估摸着每日的用水量算了一会,出声道:“原地驻扎,够用七八天左右,如果是每日长途跋涉,仅够三天!”

    “今晚先休息,待我研究地图以后,再做打算!”

    余江颔首,随即退了下去!

    他走以后,李心慧将地图铺开,两个人慢慢地看着!

    她将沙匪身上搜来的地图和萧夫人那里得来的上下铺好,随即指着沙匪那张道:“这一张的可信度要高一点,毕竟他们想不到,带着那么多人去剿灭,最后却溃败而逃!”

    陈青云赞同地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道:“可这里一百多年前,分明有一条商道!”

    “绘制地图的人,绝对想不到今时今日,这里成为一片死亡沙漠!”

    “所以,这个位置一定发生了什么?”

    陈青云指着斜长蜿蜒的商道,陇聚的眉峰透出一丝犀利!

    “你看,地图上绘制一片阴暗的影子,这有可能是某种暗示!”

    “有些绘制的颜料,需要火或者是水才能显示。”

    “我们先将地图描绘下来,然后先放在水中试一试,如果不行,再用火烤一烤!”

    李心慧指着地图中的阴影道,也许当时绘图的人知道什么,却又不方便直接说出来!

    这样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毕竟能够绘制地图的人,也是熟悉这一代沙漠的人!

    陈青云点了点头,两个人说干就干!

    用带来的宣纸和炭屑先描绘一份下来,然后让青黛打开了水,将地图放在水桶之中浸泡!

    可一刻钟过去了,地图上的线条依旧明朗,却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显露出来!

    李心慧把地图捏干水分,然后放在他们带来的油灯上面烤着!

    她和青云一人拉住一方,先从那一片暗影的地方开始烤干!

    灼热的火焰让地图散发出一股怪味,这股味道太奇怪了,让李心慧想起了“蜡染”

    那地图干了以后,竟然慢慢像是龟裂一样,出现了许多斑纹!

    李心慧和陈青云见状,对视一眼,心里立即一动!

    他们将慢慢地将整张地图烤干,结果不一会,那地图的背面竟然出现了另外一张图,唯一不同的却是商道的位置便成了黄金堆叠的塔状。

    而下面也出现了一些梵文字体,李心慧对梵文并不是太了解,可陈青云跟随明德大师抄了不少梵文经文,懂得一些!

    他将地图握在手中翻看,半响,嘴角勾起冷冷的嘲讽!

    “没有想到,这还是一张藏宝图!”

    陈青云将地图递给她,心里已经大致有底了!

    之前他就盘算着那三人在搞鬼,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成想,还真给他赌对了!

    李心慧愕然,只看得出他们这个方位堆叠了无数黄金,许多线路图虚虚实实,看得她眼花缭乱!

    她看向陈青云,出声道:“梵文上面说了什么?”

    陈青云神秘一笑,将脑袋凑到她的面前,还有闲情逸致道:“你先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李心慧:“”

    呃!

    看来是她白担心了,她一把将他的头转过去,决定眼不见心不烦!

    可他却忽然一下子扑过来偷香,嘴角扬起惬意的笑容!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