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气氛微妙
    她的瞳孔瞬间撑大,抱着陈青云想翻身。

    可陈青云死死的,恶狠狠的,抱着她不动一丝一毫。

    她没有办法,刹那间,只能看到那狼王露出了森森的獠牙,准备一口咬在青云的身上!

    “畜生!”

    青黛一剑刺过来,却突然有一只狼跳起来,挡住了青黛的剑!

    一旁的青鸾和余江早就惊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腾不出手的时候,眼看着,青黛失手了,可着意味着,公子已经被咬了!

    他们下意识都不敢去看,可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去看,只见那狼王一爪搭在公子的肩膀上,然后低头,深深地嗅了嗅!

    它竟然没有咬?

    竟然没有!

    余江,青黛,青鸾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可随即心又提起来!

    因为那个狼王还是没有放开公子!

    李心慧挣扎着,可陈青云就是不让她动!

    两个人靠在一起,他的头抵在她的额头上!

    他知道那狼王按住他的肩膀,他也知道也许下一面他的脖子就会被咬断了!

    可是知道她想要翻身护着他的时候,他忽然释然了!

    其实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她把自己的命看得比他的命还重,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温柔地蹭了蹭,低沉着嗓音道:“其实,我刚刚只是想要你承认,你心里是有我的!”

    “我身边有余江,驱赶几只狼不是问题,我没有想过真的涉险!”

    “是后来后来我自己也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别说话!”李心慧呵斥道,她看见那狼王的视线移过来,盯着她看!

    然后落在她手里握着的匕首上!

    它看了一会,低头再嗅了嗅,那火红色的瞳孔摄人极了!

    李心慧下意识抓紧陈青云的腰身,她放狼王的本意是让它带着狼群远走!

    不是让它伤害青云的,可是她却忘记了,狼群死伤惨重,作为狼王,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她紧张极了,身体都是冷的,硬的,恨不得有一双翅膀,可以将青云护在羽翼之下!

    “嗷呜”

    突然,狼王仰天一嚎,所有狼群下意识放开了撕咬的嘴巴!

    它们往后退了退,留出了很宽敞的安全距离!

    青黛,青鸾,余江,三人围了上来!

    这个时候,狼王慢慢往后退去,一步,两步,三步

    “嗷呜,嗷呜,嗷呜”

    它连叫三声,所有狼群立即往沙漠腹地中跑去!

    而它再次看了看那叠伏在地上的两人,火红色的瞳孔聚敛着幽光,然后转身,狂奔而去

    黑暗的沙地中,狼群很快消失了!

    李心慧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头往后仰着,深深地陷入沙子当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上的衣衫也早就被冷汗浸透了!

    陈青云压着她,埋首在她的颈窝,感受到那温热的气息时,心里那块大石头才“砰”地落了下来!

    他不想争什么了,输赢都好辛苦!

    看到狼王扑向她的那一瞬间,他魂都没有了!

    他想,他也许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担心的!”

    “我不该任性!”

    他真诚地道歉,他怕了,再来一次,他心脏都要碎裂了!

    李心慧无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想说话,惊悸过后,她感觉全身连骨头都是软的!

    陈青云翻身下来,然后扶起她!

    伤口肯定是又出血了,沾着汗水,十分不舒服!

    可是她的换洗衣物都还在马车里,青黛折回去拿,青鸾扶着她上驻扎的帐篷里面去!

    留下陈青云和余江,吹着腥冷的风!

    “公子,您刚刚不应该吓唬夫人的!”

    “她一个女子,见了这么多血腥的杀戮,满地都是尸首,没有找到您之前,她一定担心坏了!”

    “可找到您以后,您还这么吓唬她”

    余江说的是实话,没有指责的意思!

    可陈青云却知道,自己一开始就错了!

    他不应该跟她赌气,想要逼她承认她对自己的感情!

    像是趁火打劫,是他自己不厚到在先,怪不得她一气之下,说了那么多剜心的话!

    陈青云看了看帐篷里亮着的柔光,对着身旁的余江道:“去看看,抓几个活口,问出他们老巢的位置!”

    余江颔首离去,临走前出声道:“夫人的外柔内刚,不能硬碰硬!”

    陈青云的眼眸一动,忽然就想起了明德大师的话!

    “以柔克刚!”

    他又忘记了,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陈青云往上走!

    身上都是泥沙,可是他却顾不得,帐篷外,他听到了嫂嫂倒吸凉气的声音!

    “嘶嘶”

    “痛!”

    她低呼出声,声音都是颤抖的!

    他站在外面,轻靠在帐篷上,感觉全身都是痛的!

    “伤口先别包了,等会青黛拿了包袱来,用烈酒清洗一下!”

    李心慧对着青鸾道,她见过狼群因为感染狂犬病而几乎全都死光的!

    可这些狼群太多,而且规律有序,听从狼王召唤。

    但愿只是她想太多了,她轻叹一声,裹着单薄披风,眼里多了几分惆怅!

    青鸾自然听从吩咐,不过青黛还没有回来,她瞥见帐篷上的人影,悄然退出帐外!

    陈青云见青鸾出来了,站在一旁放哨,他这才慢慢走进去!

    狭窄的帐篷里,她用手撑着头,闭着眼睛,青丝垂向一边,柔柔的像是铺开的黑色丝绸!

    暗色的阴影里,她娇小的身子在披风下显得孤寂又落寞!

    他的呼吸微滞,心脏一抽一抽地疼,像是惊悸的夜晚,陷入醒不来的梦魇一样!

    他默默地坐到她的旁边,伸手握着她另外的一只手,然后小心翼翼地捏了捏!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可彼此的呼吸声却显得清清楚楚!

    他就像是一只靠过来,企图软化她的小兽!

    可怜兮兮的,带着几分讨好!

    李心慧感觉心脏有些酸酸的,知道自己的今天过激了,她就不该那么凶狠地对他!

    其实,她也有错!

    没有人指责她,可是她自己心里清楚,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她无法否认这一点!

    青云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看到那双血红色的幽深瞳孔,遍布狠辣嗜血之意!

    那一刻,她是后悔的!

    薄薄的披风挡不住淡淡的血腥味,她感觉有些疲倦,有些虚脱无力!

    冰凉的手指任由他捏着,她揉了揉跳痛的眉心,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气氛微妙,像是和好,又像是冷战。

    青黛很快就回来了,同行的还有萧夫人!

    因为要换衣服,清洗伤口,陈青云便被隔绝在外!

    萧夫人陪着他,两个人站在高处,俯览着萧家军打扫战场,埋葬尸首。

    萧夫人收回眸光,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眸色深深,轮廓深邃俊朗,下颚紧绷着,眉头皱起,显露出一丝的烦躁和不安!

    一身劲装沾染着血迹,泥沙,看起来十分狼狈,却透着刀剑磨砺后的冷锋,凸显一丝内敛的犀利!

    “我都听青黛说了,她这一路走来,很担心你!”

    “一个女人敢进沙漠,敢闯战场,如果不是有坚定不移的信念,是做不到的!”

    “这件事是萧家连累你们了,你带着她回去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萧夫人若是一开始能接手,就不会有青云代劳了!”

    “等我找到丢失的粮草,我会带她走的!”

    陈青云漠然道,他现在不想讨论这些事情!

    萧夫人见他神情冷淡,眸光疏离,然而却坚守自己的职责,心里稍有安慰!

    至少,儿子的眼光是好的!

    她也听说了,他的哥哥,是因为保护儿子才惨死沙场的!

    萧夫人看着陈青云的眸光透着一丝作为母亲的感激!

    “其实武将也有武将的好,牵扯不深,派系不多,也可以远离朝堂,做一方总兵。”

    陈青云摇了摇头,他觉得远眺的视线里,那一具具被拖走的尸体有些刺眼!

    他收回眸光,淡漠道:“不用了!”

    “总兵再清闲,也有上战场的时候!”

    “我不想她以后日日为我担心!”

    萧夫人之前就觉得这对叔嫂亲密,可此番再听他这般肺腑之言,忽然有些了然之意。

    有些情愫,朦胧时尚且瞒不住人,更何况,他根本无心隐瞒!

    想起那把绿色的匕首,萧夫人忽然也有几分惆怅起来!

    话说,她还真没有看出她儿子竟然是个插足的命啊?

    开心一刻:

    下面,再有章节,算加更!

    至于加不加嘛,那是你们说的算!

    别忘记,我的2533!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