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被咬
    陈青云奔过去的时候,李心慧看到他了!

    她第一次觉得,狂风黑沙中奔过来的他,竟然也有如此英俊不凡,气势凌厉的时候!

    可是,他的畅快的步伐引起一条狼的注意!

    那条狼尾随他奔跑过来,似乎随时准备从他的身后,跳起来咬断他的脖子!

    李心慧捂住嘴巴,瞪大眼眸,手中的长枪握得紧紧的。

    可是来不及了,那条狼一跃而起,对着他的颈部就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嘴巴!

    李心慧想也没有想就冲了过去,两个人的身体冲击力很大,可是她用力地拽了他一把,于是他与她错身,眼睁睁看着两个人的身体瞬间对换。

    那条跳起来的狼一口咬在她的肩上,因为对撞的冲击力,那条狼的牙齿咬得不深,可还是刺破了她的肩膀,她感觉经脉瞬间刺痛无比,有温热的鲜血流了出来

    “嗷呜”

    摔在地上的狼很快爬了起来,叫唤了一声,低着头,喘息着,身体转着圈,还准备伺机而动!

    陈青云错身以后,拉着她的手没有放,所以他一转头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狼。

    可还是迟了一步,眼睁睁看着她被咬了一口。

    反冲力让两个人都跌到了,那只狼还露出阴森的獠牙,还想扑上来!

    陈青云看着地上的长枪,左脚用力一踢,那长枪瞬间刺穿了那条狼的身体!

    余江不敢走远,发现不对劲就折回了!

    可他看到肩膀都被血浸湿的夫人,连忙转过头去,心里暗暗沉了下去

    “嫂嫂!”

    “嫂嫂!”

    陈青云从后面抱着她,两个人毫无形象地跌坐在地上,可是他却无从顾忌,心里早就痛成一团。

    李心慧转头看着他,肩膀的刺痛无时无刻不再提醒她,她被狼咬了!

    这个年代,哪有什么狂犬疫苗?

    也许突然死了,也当是疾病暴毙!

    她勾着嘴角,笑得有几分惨然!

    她伸手摸着他的轮廓,想说点什么,可也只是笑了笑!

    “嫂嫂,我错了!”

    他看着她笑得悲凉,心里早就自责死了,连忙认错!

    可李心慧却撑着他的肩膀慢慢站起来,然后轻声道:“你没有错,萧大哥在边关这么危急,如果我知道,也会让你来的!”

    “以后小心点,不要一个人鲁莽地跑了!”

    陈青云看着她肩膀上的血,一边是暗红色的,衣服都破了,显然是刀砍的!

    一边的血迹不多,可衣服同样破了,是被狼咬破的。

    “上面的帐篷里面有药,我们先上去包扎!”

    陈青云泪光闪烁,脆弱得像是祈求的孩子!

    李心慧泪目不忍,转头走在前面!

    余江召回了青黛和青鸾,几人顺着偏坡往上爬!

    被分成两股的匪徒很快寡不敌众,虽有两三千人,却也招架不住萧家军的攻势。

    有些残余的落荒而逃,却也不成气候。

    李心慧脱了衣服,青黛和青鸾见她伤了,自责万分,低着头默默上药,连话都不敢说!

    可她们却忽然听到夫人喃喃自语道:“不要让青云知道,我是为萧大哥来的!”

    她们愕然,只见帐篷外,公子的身影顿时僵住,周身泛着一股难言的痛苦!

    李心慧余光见他的身影走远了,才惊觉,自己身上的力气都抽空了!

    “那些油是我准备用来对付狼群的,没有想到,最后竟然”

    “也许,我这灭狼之心太过狠辣,上天都忍不住要让我被咬一口!”

    青黛和青鸾见状,自责不语!

    当时如果她们能够带着狼王走远一点,也许夫人就不会被咬了!

    “夫人,那装狼王的铁笼用刀剑根本劈不开,那些狼都围着的,还剩下几桶油,不如我们将那些狼都烧死了!”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

    “狼的报复心很重,再说它们也是被控制了!”

    “包扎好伤口,我出去看看!”

    青黛和青鸾闻言,点了点头,快速给她把伤口包起来!

    李心慧出去的时候,只见陈青云正拿着长剑往狼群的地方冲过去!

    还剩下大约两百来只狼,全都围着狼王,随时准备防御进攻者!

    李心慧见状,暗道不好,连忙追了上去!

    “青云,你站住!”

    “回来!”

    “听到没有,我叫你回来!”

    李心慧嘶喊道,那声音太过凄厉,震动到她的伤口,让她痛得面布扭曲起来!

    她恶狠狠地瞪着陈青云,隔着几丈远的距离,却仿佛隔了大半个世界!

    狼群中,也有可能带有狂犬病,尤其弑杀之意明显的狼群。

    不论如何,她不能让他冒一点意外之险,受了刀伤养一养,可是感染到狂犬病,那绝对是百分之百的死亡。

    她自顾自地摇了摇头,心里早就乱成一团。

    早知道她还胡说什么,让他伤心?

    李心慧一步一步地往前移,陈青云提着长枪,站在远处看着她!

    她焦急的面庞上,带着他熟悉的惶恐和不安!

    她在害怕,害怕他走近狼群!

    陈青云忽然就有几分自嘲,有几分负气,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悲哀和痛苦!

    只见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嘴里不甘心地嘟囔道:“你根本不在乎我,就让我去被狼吃了!”

    “滚你丫大爷的,陈青云,你给我站住!”

    “你信不信我过去弄死你!”

    李心慧咆哮道,一边小跑,一边气愤出声!

    青黛和青鸾自然不能眼看着他们过去涉险,连忙跟余江一起联合,守在他们的周围,以免狼群忽然蹿过来围攻。

    陈青云觉得脸有点热了,可是心还是冷的,他还往前走,只不过步伐慢了下来!

    哼!

    骂人的时候,她到是挺急眼的!

    可谁让刚刚她说是为了萧大哥来着?

    还故意说给他听,当他是蠢蛋呢,不知道她还想逃避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趁这个机会让她把心看清楚,以后还指不定怎么折腾!

    陈青云就是不停,可那小碎步,未免也太慢了点!

    青黛和青鸾还有余江,早就靠近狼群了,就守在那周围,跟狼群对峙着!

    此时的狼群并没有群起而攻之,而是围着狼王,用牙齿去咬那个铁笼!

    可根本没有用,那铁笼的构造十分坚硬,而且连锁都不是一半的锁,刀剑都劈不开。

    可见那些人控制狼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李心慧看着那个倔强的家伙,怎么说都不听,还在往前挪动!

    她真是气得肺都要炸了,只见她不管不顾地冲过去,然后从后面一下子就撂倒了陈青云!

    两个人从那斜坡的沙堆上滚了下去,看得青黛和青鸾直捂眼睛!

    余江的嘴角抽搐着,突然有一种,他们不是在防狼,而是在放哨的感觉!

    两个人跌到的时候,陈青云无耻地搂住她的腰身,然后护着她的头部!

    沙堆软软的,根本摔不到哪里!

    可两个人滚了几圈,还是滚到斜坡下面的坑洼里面了!

    被再次碰到的伤口有些痛,可包扎得很好,没有出血的情况!

    李心慧一腾出手来,对着陈青云就是一顿胖揍!

    “我让你不听话,我让你不听话!”

    “那些是狼啊,是小猫小狗吗?”

    “随便提着根长枪就去了,你怎么这么大能耐呢?”

    光是打还不够,她还掐,使劲掐!

    陈青云紧绷的身体被她掐得一颤一颤的,可是他的手却死死地搂着她的腰,怎么也不肯放!

    他深邃的眼眸幽幽暗暗的,带着一丝倔强和委屈,灼灼地盯着她道:“你不是为萧大哥来的!”

    “你说谎,你是为我来的!”

    李心慧闻言,气不打一出来!

    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在想这件事!

    她气呼呼地瞪视着他,眼里流露从从未有过的冷意!

    只见她不顾受伤的胳膊,一把钳制住他的下巴,然后低下头,恶狠狠地抵住他的额头,而她那灼热的气息也全都喷洒在他的面容上。

    陈青云愕然地顿住,被她强势的动作弄懵了,恍惚之中,他闭上了眼眸,微翘着红唇

    开心一刻:

    最近的数据掉得我心痛,你们不给力,我自宫了哈!

    今天想要加更的,晚上九点前我要看到评论过2533,过不了嘛,还是四更。能过嘛,再说喽!

    哼哼,人家要加更的,都是要打赏!

    我不要你们破费了,不过评论动动手,总不能不给我吧!

    三爷码字是需要动力的,你们怎么就不懂!

    哎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