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四面围攻
    萧夫人见她笑意真诚,眸光莹亮如星,忽然急有些赧然起来!

    “我以为,你心里是怪我们的!”

    “路过定南府的时候,我都没有勇气停下来!”

    有一种感情,素未谋面,却早已敬佩有加!

    李心慧听着萧夫人如此刨白的话,心里稍显安慰!

    她直视着萧夫人的眼眸,认真道:“青云走的时候,是瞒着我的!”

    “假如没有瞒着我,边关情况如此危急,我也会跟他一起来!”

    “他算准了我的想法,所以才会一个人偷偷地走!”

    “我不怪你们,我怪的人是他,等找到了,我会好好收拾他的!”

    “噗!”

    萧夫人受不了她一本正经说要收拾小叔子的样子!

    她隐隐知道一些,他们叔嫂的感情很好!

    却不想,似乎不能用好来形容!

    而是亲密!

    “呵呵,我有点期待见见青云了,有你这样一位嫂嫂,我相信青云一定很不凡!”

    萧夫人轻笑道,这一路走来,烦闷无比!

    可是今晚,她却觉得轻松许多!

    好似压在肩上的担子有人帮她挑一样!

    李心慧笑了笑,随着摇晃的马车陷入深思!

    不凡吗?

    也许吧,反正一开始她没有看出来,就算一个容易害羞的小叔子,还经不起她逗!

    只不过逗着,逗着,感觉有点作茧自缚了!

    在家的时候,他还赖着给她暖床来着!

    说话的时候,眉目含情,欲语还休!

    反正怎么诱人怎么来,也亏了她定力好,不然早就下手了!

    去年夏天的时候,她去了他的书房。

    他穿一个薄衫,还一个劲地说热,衣襟都半解半开,当时她就差点流鼻血了!

    如今回想起来,一桩桩,一幕幕,他竟然在引诱她!

    呵呵!

    她是真想笑啊,看似腹黑的小狼,还没有啃噬敌人的勇气和能力!

    故而学着狐狸,以身诱之。

    不过她很快就会让他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诱人手段!

    她会让他尝一尝,什么才是真正求而不得,欲生欲死!

    李心慧气愤地想着,丝毫不知,陈青云此刻正面临一场严峻的战事!

    登高驻扎,守着谷道,四周风沙涌来,不过两夜,便将他们的帐篷埋了一半。

    沙漠中缺水,他们带的水远远不够,往前要到红峡谷,往后要进瑶县。

    他们在沙漠腹地的中间,每熬一天都是一场珍珠般的磨砺。

    “三天了,若要报复,也就这两天的时间!”

    “再长,我们也等不起了!”

    余江提醒到,他们囤的水,只够两天的时间的。

    准确来说了,要走出去的话,只够一天时间的。

    今晚,剩余是沙匪再不来,他们就只能离开这一片驻地了。

    陈青云颔首,点了点头!

    远眺的眸光,看到一片片尘土飞扬。

    起风了,雾蒙蒙一片,再好的视线也看不清楚远距离动向!

    他抿了抿干裂的唇瓣,尝到了泥沙的味道,有点腥臭,有点咯嘴!

    “传令下去,全都警戒起来。”

    “风沙起,最容易混淆我们的视线。”

    余江点了点头,立即吩咐下去。

    可他很快就回来了,面色凝重道:“公子,风沙里腥气太重,是狼群特有的气味!”

    “他们来了!”

    趁着夜色,趁着风沙,带着狼群,来了!

    沙漠是他们的地盘,自然摸得准一切异常的气候!

    陈青云低皱着眉头,看向余江,眼里有寒潮汹涌的深意!

    余江领会地点了点头,周围他们都已经布下陷阱了!

    呜咽的狼群声在黑暗的沙漠中嚎叫着,此起彼伏,逐渐逼近。

    陈青云站在高处,隐隐可见周围忽闪而逝的黑影,他聚敛着眉峰,嘴角下意识抿起,面容冷肃,神情阴寒。

    那些匪徒明显就是想用狼群引开他们的注意,从而暗中偷袭。

    这是一场生死搏斗的战役,所有人屏息凝神,皆以背靠背的队形围成了一个圈,而陈青云就在这个圈里,冷戾地看着,已经露出了矫健身形的狼群。

    它们有大,有小,像是倾巢而出,一个个躬着背,竖起毛,压低着头,嗅着空气里的危险气息。

    他们的眼睛透着一丝诡异的猩红,那烦躁不安的爪子刨着地面,似乎随时准备伺机而动。

    余江看着,那些狼极度烦躁,极度不安,有些在原地嗷嗷地嚎叫,似乎被强制驱使而来。

    这群狼似乎要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余江在心里暗道不好,最难缠的,便是群狼的围攻。

    正当他思虑着,怎么样才能想些办法驱赶狼群时,只见那些狼一个跳跃,狠狠地向他们扑了过来!

    几只当然是丝毫不惧,可是等到他们操起火把,熊熊的火光照耀着眼前的狼群时,彻底惊呆了!

    足足有几百只狼。黑压压一片,围着他们所有人。

    “公子,这些狼都是被驱赶来的,他们的人,绝对在我们之上!”

    余江出声道,驱赶几百只狼,从沙漠深处来!

    陈青云看着围攻他们的狼群,面色冷如寒霜。

    萧家的兵马他信得过,要杀几百只狼不是问题。

    怕的是,那些隐匿在狼群后的匪徒,趁机放冷箭。

    如同陈青云所想,当狼群跟士兵们开始搏斗的时候,无数的冷箭从黑暗中直射而来。

    许多士兵猝不及防,都身受重伤。

    周围全是痛呼之声,有狼群围攻,大家根本无法隐蔽。

    那些人似乎早就知道,腹地之下是陷阱,根本没有近攻,而是以狼群诱他们身形闪现,最后再以利箭灭之。

    陈青云也发现着个问题了,他立即对着余江道:“五百人拿盾牌挡箭,竖起屏障!”

    “五百人负责杀狼!”

    如此,大家都能喘一口气!

    盾牌很快就竖起来了,可只能抵挡三个方向,还有一个方向不行!

    暂时的缓解让那些跟狼搏斗的士兵得到一口喘气的机会,但也紧紧是很短的时间,箭雨朝着他们的方向涌来!

    盾牌再一次移动,可对方的箭雨也在移动。

    几番折腾下,他们顾此失彼,开始有了伤亡

    李心慧听到前方有厮杀的声音,当即一跃从萧夫人的马车上下来。

    她往前冲了几步,萧夫人见状,瞳孔剧缩,出声喊道:“现在莫不清楚情况,你先回来!”

    李心慧转头看着萧夫人,面色凝重道:“听这声音没有上千人根本发不出来!”

    “还有狼群的声音,能够跟沙匪起这么大冲突的,只有他们!”

    “伯母,你在原地别动,你的人我借一半走!”

    萧夫人见她眼眸异常坚定,那紧绷的面孔透着一丝焦急,好似她再不出声,她便要甩袖走人了!

    她当即做出决定,出声道:“你全都带走!”

    李心慧哪里会真的全部带走,她对着萧泽萧沐道:“你们两个先去打探,无论何种情况,都需先来回禀。”

    “是,夫人!”

    萧泽萧沐早就按耐不住了,闻言立即快速掠去。

    李心慧对着青黛和青鸾大手一挥,出声道:“让他们把油全都带上,我们先找一个地方潜伏!”

    青黛和青鸾跟将军府的人本就熟悉,大家都是奔着一个目的来的,立即听从吩咐,齐心协力!

    李心慧拿着自己的弓弩,将箭筒绑在腿上,然后往前跑去!

    眼前的沙丘高低不平,她翻过去,昏昏暗暗的,只能看到天空有浓浓的黑烟,有痛呼的哀嚎,有狼群的哀鸣怒嚎!

    她心神一凛,眼眸瞬间聚拢寒光!

    她一只手按在腰间的匕首上,忽然有一种,此去非生即死之感!

    青黛和青鸾带着他们的一车密封的油桶,还有长剑,弓弩,算上将军府的人,他们凑了三十几个!

    萧泽和萧沐很快就回来了,两个人的面色都很沉重,一来就道:“公子带着人驻在高地,那些人以狼群围攻,再以冷箭围剿。”

    “现在最要紧的是引开狼群,这样公子他们才能正面对敌!”

    李心慧闻言,眉头狠狠皱起。

    她看着远处的凸地,那高处火光四溅,居高临下却有冷箭直抵,那些沙匪一定早就勘察了地势,或者说,他们早就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

    所以,一定有潜伏的点。

    到底在哪里呢?

    李心慧焦急的眸光四处搜寻,终于,一片昏昏暗暗的视线里,那好似瞭望的高台,一下子就落入了她的眼中!

    开心一刻:

    晚安了,明天可以抱抱亲亲了!

    好累,三爷终于可以下手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