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夜遇萧夫人
    李心慧他们一行八人,赶车的三人都是萧家的暗探,是萧泽萧沐找来的。

    他们知道她要去边城的时候,一个个浴血沸腾。

    所以,商量以后,画了路线图,备下了常用的伤药,上路了。

    这两年青云跟着萧泽萧沐学武,李心慧也没有闲着。

    她本身就有些底子,再加上青黛和青鸾的指导,旁的不说,撂倒三五个大汉绝对没有问题!

    她之所以这么想来,是因为她知道,青云去的那个地方,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就算是死,她也不想听到的是一个消息,见到的是一具腐尸!

    她是活了两世的人,安稳那两个字,她倍感珍惜!

    所以在他们的眼中,她宜家宜室,温婉恬淡!

    可真正的她,却是从别人密不透风的包围圈里杀出一条血路来的,当心里唯一的温暖不在身边,周身仿佛冷得像被刀刮。

    她真的一点都不怕!

    他们一路马不停蹄,短暂的休息以后,继续连夜赶路。

    为此,他们一路都在换马。

    正值烽烟战火,越往后,风沙越大,马匹越难找。

    最后他们不得不放慢脚步,就算如此,半月后,他们也到达了瑶县境内。

    瑶县有北面有一片小小的沙漠,走过那一片,才能抵达边关的相连的红峡谷。

    过了红峡谷就是白虎城,而此时的大军,就在白虎城。

    这一路走来,他们已经打探到,押送粮草的车队已经过了瑶县,走进那片沙漠。

    夜幕降临,李心慧站在客栈的楼上,推开窗,眸光远眺。

    天边的星星很亮,月光很美,可是她扫了一眼,并没有伤春悲秋!

    “夫人,油桶都已经装满了!”

    青黛回禀道,他们买了一个马车,整整又装了一车。

    李心慧闻言,立即回头,拿上箭筒,弓弩道:“走吧,希望可以还能追的上!”

    “胡大哥在这一片遇袭,他们必然有所防范。”

    “可他们带了那么多粮草,一举一动,都太过惹眼!”

    这短暂的小憩,不过几个时辰!

    青黛和青鸾见到夫人又要再走,那悬着的心又摇摇晃晃地坠了几下!

    这一路,他们已经见识了夫人的刚强,仿佛比他们想象还厉害很多!

    这份坚韧的心性,连他们都自愧不如!

    他们连夜出城,夜里行车,动静总是很大的。

    可是比他们车队更大声的,却是夜里点了火把,十分惹眼了一个车队!

    他们大约有几十个人,个子都不是很高,可一个个精瘦有力,远远看着,都是练家子!

    李心慧看见了,她回头对着萧泽道:“城门早就关了,我们有大将军的私印名帖才能出来,边关战事吃紧,守城门的将士们略有放宽之意。”

    “可前面的人应该只比我们出城一刻钟,你觉得他们会是什么人?”

    现在这个时候,去边城的,不是曾兵就是送粮送药的!

    还有谁?

    会这个时候,看起来毫不掩饰地要冲向边关的方向!

    也许只有萧家的人了!

    萧泽和萧沐一下子就想到了,他立即颔首,策马追了上去!

    前面的车队很快停了下来,萧泽也快速地返回来,面露惊诧震惊之意!

    他似有几分不敢置信地道:“夫人,前面的乃是,镇国将军夫人!”

    “哦?”

    “竟然是萧大哥的娘亲?”

    李心慧也有几分意外,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儿子在边关有难,做娘的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

    她策马上前,远远的,只见那马车旁边站着一位美妇人!

    还很年轻,看起来才三十出头,穿着一身蓝色的裙装,披着白色的狐裘。

    一双明亮的丹凤眼敛聚精光,红唇微翘,精致的面孔透着贵夫人的怡然和矜贵!

    她个子高挑,披着的披风又显得她气势逼人。

    李心慧一跃下马,拱手道:“心慧见过伯母!”

    镇国夫人见她策马而来,不卑不亢,气质不俗,心里已经喜了三分!

    又见她毫不骄矜,一来就唤一声伯母,心里又喜三分!

    知晓她担心小叔,不惜长途跋涉送药,心里再喜三分!

    她有勇有谋,至善至美,只当是这一场战事牵连了他们叔嫂二人,心有愧疚道:“想不到你一介女子,竟然有此等勇气!”

    “这件事让你们叔嫂二人受累了!”

    “既然相遇,你便跟我一道走吧!”

    “正好,我要好多话都想跟你说!”

    李心慧颔首,跟着萧夫人上了马车!

    两个人上了车以后,汇聚到一起的车队继续往前走。

    萧夫人看着眼前的女子,明眸皓齿,白净的脸庞十分耐看,忽闪忽闪的睫毛跟破茧而出的幼蝶一样。

    她的红唇轻抿着,眸光下视,透着一丝淡淡的疏离。

    可一身劲装下的她,端坐在那里,无声就让人感受到一种卓尔不凡的气质。

    萧夫人微眯着眼眸,嘴角下意识看向她腰间挂着的匕首。

    墨绿色的宝石在暗影中一闪一闪的,像是无声地诉说着什么,萧夫人将手放在小腹上,轻笑道:“你跟青云对萧家有恩,押送粮草先行,本来应该是我去做的事!”

    “结果谁知道我这把年纪了,竟然再次有孕。”

    萧夫人说着,暗暗磨了磨牙!

    萧庭江那个死鬼,这一笔帐,她记下了!

    李心慧闻言,彻底呆了!

    她愕然地瞪大眼眸,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夫人的下腹,磕磕绊绊道:“啊那您您怎么还来了?”

    “哼,我本来就不想要的,掉了就算了!”

    “因为这孩子,你伯父竟然将青云牵扯进来,这件事凤天还不知道呢,我匆匆赶过来,没有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李心慧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掺杂了萧夫人有孕的事情!

    虽然她不赞成妇人有孕以后娇滴滴的,连走路都害怕流产,可萧夫人也未免太过大胆了些!

    “伯母坚持过来,是因为要替换青云回去?”

    李心慧问道,她想,她可以理解镇国将军的那种心情了!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有孕的妻子!

    这事情都棘手到一处去了,他唯有托付与萧大哥有生死交情的青云!

    萧夫人点了点头,算是吧!

    她这一辈子,最怕欠人情债!

    尤其是救命的恩情!

    “本就不应当将青云扯进来的,他一个读书人,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不适合他。”

    “口诛笔伐,比长枪好使多了!”

    “呵呵!”李心慧失笑,她发现萧夫人跟齐夫人一样,都是非常有趣的女子!

    “这世道,历练历练也好!”

    “我虽然担心他,却也希望他能独当一面,解决困局。”

    “伯母实在是不应该来,不划算!”

    “伯父竟然都已经做了这个决定,青云已经走了,您风尘仆仆跑这一趟,只怕伯父日夜提心吊胆,连睡觉都是心悸不安的!”

    萧夫人闻言,意外地看着她。

    到是没有想到,她还能说这番逗趣的话!

    一身劲装,随身带着弓弩,箭筒。

    据说是最喜欢做吃食,懂得药理的女子,深明大义,明艳照人。

    如今看来,果真不假。

    “那就让他心悸不安吧,等战事过去,我再跟他算帐!”

    萧夫人不以为意道,萧庭江那个老家伙,就该受点教训了!

    萧夫人气呼呼地想着,眼里却多了几丝担忧!

    李心慧挺羡慕这样的感情的,彼此把对方的脾性都摸了清清楚楚,连对对方有几分真心真意都了然于心。

    所以肆意傲娇,想做什么的时候,对方的底早就探了个究竟。

    她忽然就想起青云了,虽然两个人什么都不说,可对彼此的心意,却好似有心灵感应一样,什么时候都清清楚楚!

    他要走了,算准了她知道以后不会放他一个人去!

    李心慧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原本沉重的气氛也多了一丝愉悦的气息!

    那个家伙,找到以后,她一定重重地教训!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