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计灭沙匪
    陈青云他们一行长长的车队,出了瑶县就暂时驻扎了下来。

    眼前是一片看不到边的沙漠,穿过沙漠才会有接应他们的人。

    而沙漠中,潜伏着专门对着粮草下手的沙匪。

    夜色冷凉,陈青云站在一片沙尘中,眼眺的眸光变得深邃冷戾。

    萧一鸣站在他的身后,淡漠道:“这一片沙漠,若无粮草,穿行起来就很容易!”

    “还记得我让你在瑶县买来的千张麻袋吗?”

    萧一鸣点了点头,那麻袋足足用马车拖了一车。

    “传令下去,都装上沙子,今晚先探一探吧!”

    陈青云道,他已经让余江潜伏到沙漠中去探路了。

    萧一鸣眼眸一亮,瞬间转身安排。

    夜深时,狼群对月而嚎,那声音此起彼伏,最少也有百来只。

    余江回来的时候,身上全是黄沙,连耳朵和头发都堆满了。

    他最擅长的向来是不动声色地潜伏,可这一次,他却摇了摇头道:“沙漠中的狼群十分敏锐,要想趁夜离去,只怕很难!”

    “而且夜晚点上火把,更能引起狼群的嗜血癫狂,所以我们白天过去的胜算要大一些!”

    陈青云闻言,颔首点了点头!

    胡大哥就是在夜晚吃的大亏,他们五千人最后都损失惨重,更何况他们只有三千。

    用的好,这三千精兵足以以一挡十,用得不好,折损在这里,未免太过可惜!

    萧家的亲兵轻易不会显露,一个家族,总会有些隐匿在暗处的势力!

    “留一千精兵原地守粮,另外两千精兵押着沙袋跟我走。”

    “火来让他烧,狼来杀狼,匪来杀匪,先肃清障碍,才能继续往前走。”

    萧一鸣得令,立即下去安排。

    这是一场报复性的行动,所以大家哪怕押着比粮食更重的沙袋,推行起来的步伐依旧很快。

    大约寅时,他们深入沙漠腹地。

    冷风肆意而来,似有几匹狼的影子在远处的高地上来回走动。

    那仰天嚎叫的声音似乎在召唤同伴,陈青云骑在马上,眸光犀利地打量着四周。

    周围地势较高,显得他们在一片凹下去的谷道中间,这种地带,最容易被伏击了。

    高处可以放冷箭,可以火攻,可以巨石封道。

    而他们处于下方,敌人若不走近,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还击。

    甚至于连追上去,四散开来的路,也不知道走哪一条?

    陈青云思及此,立即对着身边的萧一鸣低声吩咐道:“若遇攻击,必先佯装溃败!”

    “待他们都靠近,再行厮杀!”

    萧一鸣重重地点了点头,他常年跟随镇国大将军,遇到的战事不知凡几。

    这种结合地势的诱敌之计,他颇为赞同。

    他立即让暗卫传令下去,所有人的心里都憋着一股气,这些沙匪常年为祸,能驱使狼群,在沙漠中神出鬼没,不仅仅是大周,边关以北往西的几个小国,都受到侵扰。

    可沙漠中不能久战,因此到也给了他们嚣张跋扈的资本。

    他们长长的队伍走入那谷道中时,周围高高的地方,突然全都亮起了火把!

    陈青云听到有嚣张的声音“哈哈哈哈”大笑,接着有道冷寒的声音锐利道:“哈哈哈,又是送上门来的肥肉,放箭!”

    “原地隐蔽!”

    陈青云喊了一声,一跃下马,将马往回拉,马鞭一抽便顺势避到板车后。

    “咻咻”的火箭对着他们的车队直射而来,许是尝到了甜头,他们依旧现在用火攻!

    可那些火箭一下子射到黑乎乎的麻袋上,也就燃了那么一小会的功夫。

    大家原地躲避,距离太远,那些人的箭落得满地都是。

    陈青云只听一声冷嗤道:“呵呵,这些大周的蠢货竟然变得聪明了!”

    “那粮草指定被什么东西覆盖了,燃不起来!”

    “嗷呜”

    一声呼啸的狼嚎响了起来,陈青云皱了皱眉头,他听得出,这个是人学的。

    可接下来几十上百声狼嚎却不是了,是真正的狼嚎。

    陈青云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身边掩护他的萧一鸣道:“我们若是不够狼狈,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出来的!”

    “狼群过来一定还有流箭,带上你的人,尽可能掩护大家往后退!”

    萧一鸣懂得其中深意,立即将潜藏在队伍中的暗卫召集。

    余江护着陈青云往后跑,狼群来了的时候,大家都在跑!

    又有无数的箭,燃着熊熊火光,仿佛夜空中坠落的星,气势磅礴,锐不可挡。

    狼群的嘶吼,就近扑上来的血腥撕咬,仿佛已经将他们视为猎物。

    萧一鸣握紧手里的长剑,突兀地冷笑道:“呵呵,真是好多年都没有逗过狗了!”

    “噗”

    暗卫里,有人喷笑,有人耸肩!

    他们尽量拖延着,不让狼群追上前去。

    山顶上的人看着他们连粮草都丢下了,心道:果然,除了萧家军,其余的兵马都是软蛋!

    “杀,把他们的粮食抢过来!”

    几乎周围的高地都瞬间站满了人影,陈青云抬首,暗暗估摸着人数。

    也就是一千来人,可见当初胡大哥他们吃亏就吃亏在粮草着火了。

    他阴沉的眼眸闪过一抹肃杀之意,等到那举着大刀,全都对着他们蜂拥追来的匪徒都下了高地时,陈青云怒吼道:“杀!”

    他的声音在狼群的怒吼声中显得太过突倪,却让所有士兵瞬间眼眸一亮,一暗。

    只见他们纷纷抽出自己的大刀,二话不说,与沙匪正面来了一次真正的交锋。

    这一只兵马,乃是萧家的亲兵,为镇国将军萧庭江亲手训练出来的。

    其身手之矫健,出手之狠辣,冲锋之勇猛,无敌可挡。

    余江一开始还护着公子,可是后面看着,哪里需要他护着,他们两个都已经站起来,看着一幕幕狠辣暴戾的厮杀。

    萧一鸣和暗卫们斩杀狼群,匪徒们见上了当了,抵挡不住着凌厉的攻势,便连连后退。

    可此番在谷道中,跑出一个人影都显得刺眼夺目。

    更何况,他们的人数远远比匪徒们还多。

    高高的腹地之上,陈青云看着,那里还有一个观战的哨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全都被砍死了,那人惊得吹响了异样的口哨,带着残存的狼群骑马狂奔而去。

    陈青云眯了眯眼,看到萧一鸣想要去追的时候,沉声道:“你觉得我们驻扎在他们刚刚放哨的地方怎么样?”

    “他们劫走了我们的粮草,可是我们连他们老巢都还摸不到。”

    “明日一早,你带着粮草先行,留一千人兵马给我就好。”

    沙漠里的光昏昏暗暗的,哪怕是在黑夜里,都透着一丝晦暗的光。

    萧一鸣看着身边的少年,尚未弱冠,却已城府深深。

    一路走来,其实他早有部署。

    能进能退,有勇有谋,丝毫没有迂腐意气,谋略堪比大将军。

    一地的尸首,满面血腥,他却视而不见,算计的,还是匪徒。

    驻扎在高岗上,远观四面八方,稍有异动便能尽握手中。

    更何况这地势易守难攻,一千兵马,足以。

    萧一鸣点了点头,随即道:“谨遵公子吩咐,不过萧家暗卫,定当留下保护公子!”

    陈青云闻言,看着一下子站到他面前黑压压的一片,淡漠道:“不用了,我相信萧大哥比我更需要你们!”

    “去了以后,帮我问候萧大哥和胡大哥,这沙匪之仇,我若替他报了,边关我就暂且不去!”

    “待他完好无缺地回来,我再给他煮酒接风。”

    萧一鸣闻言,顿住。

    适逢乱世,人命如草芥。

    可适逢乱世,更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

    据他所知,公子不过秀才功名,剿灭沙匪,那可相当于治好了西北军中的一块毒疮。

    若是请封,怎么也能拿一个四品武将。

    可是公子明显不愿,他似乎更想早日返回!

    萧一鸣看着矗立在风沙中,眸光冰冷漠然的公子,忽然有一种,由衷的敬佩!

    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然后带着人退下,准备连夜启程,先将救急的粮草送至战火蔓延的白虎城!

    开心一刻:

    我能说啥,我只能说,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滚沙沙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