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没有他,不活也罢
    齐聘婷知道的不多,不过她对着李心慧抱怨道:“嫂嫂来了就好,爹爹想打发我去京城!”

    “我才不去呢,灵州城被鞑靼打进来了,可是大将军都派兵增援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聘婷!”齐瀚警告一声,语气颇为严厉。

    齐聘婷心神一抖,悄悄捏了捏李心慧的手,不敢再说了。

    李心慧愕然地瞪大眼眸,灵州城还在边城之内,灵州城都破了

    粮草又不济,将士们死伤无数,难民齐齐涌来。

    怪不得,怪不得青云抱她的时候,心情那样沉重!

    怪不得,他离开的时候悄无声息,萧泽萧沐都不带!

    “谁让他去的?”

    “青云刚刚回来,要走也不会是现在,到底是谁?”

    李心慧质问道,她满腔都是怒火,眼眸撑得大大的,透着一股决绝的狠意!

    齐瀚算是见识不少人物了,也有被她震住的瞬间!

    他对着齐夫人使了个眼色,齐夫人带着齐霄和齐聘婷,欲言又止地看了李心慧一眼,然后退到拱门外!

    她将齐霄递给齐聘婷,对着她挥了挥手,示意她带着弟弟离开!

    齐聘婷隐隐察觉不对劲了,有些心慌地带着弟弟走了。

    齐夫人折回去的时候,齐瀚已经出声了。

    “狄戎跟鞑靼联合对边城进攻,光是兵马就超过三十万。”

    “凤天呈给皇上的密折里,西北二十万大军已经只剩下十万不到了”

    “粮草不济,药草稀缺,将士们伤亡惨重,鞑靼和狄戎却趁胜追击,凡所到之处,全都抢,烧,杀,无一村落幸免。”

    “胡总兵带着五千精兵押送粮草,在瑶县被沙匪先用火攻,那地方周围都是风沙,水源稀缺,将士们以身灭火,伤势惨重之下,沙匪以狼群围而攻之,最终粮草被劫,胡总兵也身受重伤,所余将士,不足两千。”

    “镇国大将军调集了二十万大军前去增援,可从京城过来最快也要一月有余才能到达边城,凤天他们等不了那么久了,萧家的亲兵护送了一万担粮草过来,可需要一个将领。”

    “萧家的私印不能外落旁人之手,所以”

    所以只有被萧家照拂的青云,只有跟萧大哥称兄道弟的青云,只有跟胡志昌以致诚结交的青云。

    李心慧忽然想起了,前世为她卖命,甘心当她副手的韩越。

    有些人有才华,有能力,可是因为恩情,不得不被绑在一起!

    她不是矫情的人,不是那种只知道索取而不知道付出的人!

    她几乎一下子就做出了决定,眸光里全是冷戾的眸光!

    胸腔里喷涌着一股弑杀之意,那曾经是她驰骋商场,所向睥睨的王者风范!

    那被她隐匿在骨髓中,暗暗潜伏的啼血狠辣。

    她转头,认真地看着显得愧疚不安的齐夫人道:“赶紧收拾好,去京城!”

    “难民涌来,很有可能引发瘟疫!”

    “而且最好让徐知府下令广泛种植玉米,玉米早期的六七月就成熟了,比米面更能填饱肚子。”

    “这种玉米广泛推荐给其他州府栽种,刚好能换季种小麦,难民再多,也不会全都涌到定南府来,分而治之,方有成效!”

    齐瀚闻言,眼眸一亮。

    他立即点了点头,出声道:“我立即去跟他商量!”

    齐瀚走了以后,齐夫人道:“你不怪我了?”

    李心慧摇了摇头,眸光显得幽深冷戾。

    “这件事没有人可以逼青云,我知道的,是他自己放心不下!”

    “若是换了我,也是要去的!”

    “您带着孩子们先走,我把《食香阁》的事情安排好以后,跟郡主一起走!”

    齐夫人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同意走了!

    跟郡主也好,郡主的人多,也不怕路上有什么麻烦!

    齐夫人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以为她想通了!

    可就在她走以后,李心慧立即召集了《食香阁》的所有伙计,发了遣散费,关了施粥的其他地点,只留了宅院外的第一家《食香阁》。

    大家本以为,过了三月,《食香阁》就要重新开张了。

    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这个噩耗,虽然没有说解雇他们,可却说了,开张之日待定。

    明珠郡主还以为李心慧要跟她一起走,开开心心地收拾行礼,一点都没有离别的愁绪。

    可李心慧去了一趟李家以后,送了五担大米,然后买了三车药材,准备动身了。

    除了青黛,青鸾,萧泽,萧沐,没有人猜到,她到底想干什么?

    长康闹着要跟去,可李心慧却以各地交账为由,将他和陈赖皮留下,照看宅院。

    因为灾荒,很多学出来的徒弟,都到外地开馆子去了。

    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账本交上来。

    长康被迫留下,心里却是十分不安。

    陈赖皮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本事,不过看家还行,因此到没有觉得不妥。

    真正察觉有问题的是明珠郡主,因为李心慧忽然走了,没有跟她一起。

    暗卫第一时间跟她说了,她追了出来!

    城门外,她看到了一身黑衣劲装的心慧。

    她束起头发,腰间配着箭筒,马背上挂着一个弓弩。

    身边跟着同样骑马的青黛,青鸾,萧泽,萧沐。

    另外还有三个看起来有些身手的车夫。

    此去的方向,明显是西北边关。

    明珠郡主再傻都知道不对劲了,她狐疑道:“你是不是去追青云?”

    李心慧颔首,冷冷的风刮在她的脸上,让她的神情看起来很肃穆,不苟言笑!

    明珠郡主的心沉了沉,心急道:“你这丫头是不是傻了,边关那种地方,是男人去的,不是女人去的!”

    “一路上逃难的难民都不知道有多少,你这样去,能不能走到都是一说!”

    李心慧用力地勒住缰绳,眸光轻挑地看着明珠郡主道:“所以啊,我现在是男人!”

    “美人儿,要不要跟我共乘一骑啊?”

    明珠郡主都急得嘴角冒火了,见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当即气愤道:“我是说真的,去不得!”

    “去不得也要去,谁让他在那里呢?”

    “这世道,没有他,不活也罢!”

    李心慧云淡风轻道,可是她那深邃的眸光,却透着一股决绝的狠意!

    明珠郡主:

    也许她真的不懂吧!

    她往后退了两步,对着马背上的她道:“若是都能活着回来,你就从了他吧!”

    “女人年纪大,想的就越多,有时候还不如年纪小的,就算是只能快活几年,但至少也快活过!”

    李心慧闻言,笑了笑,轻挑着眉头道:“若我找到他,先扒光了再说!”

    明珠郡主:

    真是聊不下去了!

    “噗!”

    青鸾忍不住喷笑,只见他们四个的肩膀耸了又耸,憋得很辛苦!

    明珠郡主的脸色僵了僵,白了她一眼!

    “你走吧,我不走了,就在定南府等你!”

    “你放心,你的爹娘,铺子,伙计,我都会帮你看好的!”

    李心慧闻言,点了点头,诚恳道:“那就先谢过宜姐姐了!”

    “你放心,边关若是有那等俊俏儿郎,我一定抓来给你暖床!”

    “要死了,你才要男人暖床,还不快滚!”

    明珠郡主羞恼道,死死的瞪着她!

    “哈哈哈,走了!”

    “驾!”

    她策马扬鞭,驰骋而去。

    明珠郡主看她高高扬起的墨发,随风飞扬,好似抓不牢的云,一下子就散开了。

    她忽然有些羡慕起来,羡慕她这样不顾一切,说走就走!

    这样的女子,杀伐果决,干净利落,永远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

    不像她,兜兜转转,到最后,遍体鳞伤才知道,自己活得快活比什么都重要!

    明珠郡主看着那车架远去,这才收回眸光,坐回自己的车里,返回定南府城!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