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分别
    他的腰腹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一股火热的异样顷刻间窜遍全身。

    可她贴得这么近,呼出的气息全在他的脖颈处,他费了大的力气,才忍着没有放肆。

    心里长长一叹,他似有几分离别的伤感道:“我又要走了!”

    “胡大哥押送的粮草在瑶县出事了,粮草被沙匪劫走,将士们也死伤无数。”

    “皇上密旨,要西北边境周围的二十八个州府凑集粮草,等镇国大将军的大军一到,立即沿途带走。”

    “这一千担粮食暂时给徐大人救急,而我可能又要去江南”

    “这一次,粮食不会太好囤积了,镖行的人也不太好请,我估摸着最少也要三个月才能回来!”

    又是三个月啊?

    她抱着他的腰身紧了些,离别的愁绪,浓浓的不舍,惆怅的担忧

    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脊,忽然就有些泪意沾湿了眼眶。

    “我跟你一起去!”

    她有些孩子气道,突然就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跟着他走!

    陈青云何尝不想带她一起!

    冷静下来以后,他知道,这一条路,他没有选择。

    如果让她知道真相,她也许还会闹着陪他一起去。

    可边关如今是什么光景,谁也不知道。

    连胡大哥都栽了跟头,灵州城又破了,只能说,情况十分险峻。

    此去,他并无十足把握。

    “总要留一个人看家的,现在到处都是逃荒逃难的百姓,《食香阁》都变成善堂了,哪里能脱得了身?”

    “我对路况已经熟悉了,跟粮商们也都有了接触,顺利的话,也就两月的时间。”

    “一回来就要再次分开,想想都不甘心,可这一次去,还要多囤一些,以免边关战事有变,逃难的百姓日益增多。”

    李心慧从来没有想过,会亲眼目睹这种残酷的天灾**。

    边关打仗,苦的是将士们,苦的是百姓们,她们虽然波及,至少尚且安稳。

    再不愿,她也知道不该拦住他的脚步。

    她顺从地点了点头,随即道:“什么时候走,我将给你做的春衫带上!”

    “明天一早!”

    也许是今天晚上!

    “那我一会给你收拾!”

    她温柔道,好似已经接受了,他即将离开的事实。

    可语气却堆满了浓浓的惆怅和不舍!

    陈青云从后院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青黛和青鸾低着头,匆匆从他的身边走过。

    那一声问候的公子飘散在风中,他置若罔闻。

    客堂里,萧一鸣还在,其他暗卫都隐匿了气息,藏在了他看不到的地方。

    “你们的粮草藏在了什么地方?”

    他问道,眸光落在萧一鸣的身上。

    萧一鸣闻言,心里松了口气。

    “在南山寺!”

    城外南山寺,那里现在是灾民聚集的地方,藏粮草在那个地方,任凭谁也不会怀疑。

    陈青云点了点头,随即道:“过了子时就走!”

    萧一鸣闻言,紧绷的面容总算是松缓一些。

    他将萧家的私印奉上,小小的格子里,是一块用白玉雕刻的半块兵符。

    他若是猜得不错,应当是调动那三千亲卫的,萧家亲手训练出来的亲兵,自然非同凡响。

    这一股力量,堪比御林军,自然不能落入外人手中。

    可他从不知道,镇国大将军信任他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属下萧一鸣,见过公子!”

    “公子且先休息一番,我等侯在府外!”

    萧一鸣叩首,虔诚拜谢!

    他退下后,萧泽和萧沐一下子围了上来!

    “公子”

    萧泽欲言又止,现在说什么规劝的话,都显得太过风凉!

    陈青云没有理会他们的为难,而是出声道:“余江跟我走,其余的,包括你们两个都留下。”

    “公子”

    “公子”

    萧泽和萧沐异口同声地喊道,眼眸闪现一丝惊惧!

    此行,无比凶险!

    公子竟然不带他们?

    陈青云握着手里冰凉的兵符,淡淡道:“留下来,保护好夫人!”

    “若是难民太多,带着夫人去江南找周亦明。”

    “战事如果不停,你们就不要回来,也不要告诉夫人我的去向!”

    “只当是,走岔路了”

    萧泽和萧沐连连摇了摇头。

    保护夫人青黛和青鸾就够了!

    “公子,我们都去过边城的,对那里的路况十分熟悉,我们跟去可以帮忙!”

    萧泽再次争取道。

    可陈青云依旧不为所动,他看了一眼他们急切的样子,漠然道:“我相信萧一鸣更熟悉!”

    “可鸣叔没有我们用着顺手啊!”

    萧沐强调,毕竟主仆三人,早有默契。

    “别说了,如果不是情况危急,我也不想去!”

    “你们留下来,我才能安心!”

    陈青云的语气低了下去,却透着一丝悲凉。

    余江年纪稍长一些,知道保护好身边最亲近的人,比什么都重要!

    他从暗影里面走出来,拍了拍萧泽和萧沐的肩膀,示意他们不要说了!

    边关那种地方,有时候一天死的人都是数以万计。

    此去顺利,也就跟去江南买粮一样,两个月左右就回来了。

    陈青云站在内院的拱门外,看着她厢房里的灯一直亮着

    他感觉心有些绞痛,一下又一下,让他的身体轻颤着,无声地透出一股离别的痛苦和无奈。

    他一直站到丑时,方才有些僵硬地抬步离开,临走前,他对着她厢房的方向道!

    等我!

    厢房里,李心慧一宿没睡。

    她看着收拾好的包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可天亮她去找青云时,萧泽和萧沐告诉她,青云天刚亮就带着余江走了。

    因为同行的还有那些镖师,所以连他们两个都没有带。

    李心慧皱了皱眉,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直到,三天后。

    明珠郡主带着高竟过来串门,得知陈青云又走了以后,十分奇怪道:“我父王传信给我,让我赶紧带着竟儿暂避到江南一代!”

    “说是灵州城被破,边关粮草被烧,情势险峻,附近州府都会受到波及。”

    “青云别说再去带一千担粮食,就是带回来一万担,那也解决不了现在的困局。”

    “我过来正是要跟你们说,一起走,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李心慧原本狐疑心,一下子就凉了下去。

    问题是出在北苑!

    她撇下明珠郡主,出了门,骑着马就往北苑冲。

    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竟然会骑马,全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样驰骋而去!

    青黛和青鸾见状,连忙跟上去,心里知道只怕是瞒不住了!

    可公子才走三天!

    确实也瞒不住了,她去北苑的时候,齐盛在安排下人装车,带的都是一些妇人和孩子的物品。

    齐夫人抱着刚满两岁的齐霄站在庭院中,眉头紧锁,面容凝重。

    齐聘婷已经抽条了,十三岁的小姑娘了,脸蛋白白净净的,一双圆圆的眼睛亮晶晶的,说不出的灵动俏丽。

    可此时她气鼓鼓地,嘟着嫣红的小嘴巴,跟她爹呛声道:“我不要去京城,我就要在定南府!”

    “爹爹为什么送我们离开,打仗就打仗啊,不是有凤天哥哥在吗?”

    “我不管,我就不去!”

    齐夫人抱着齐霄一下子站起来,对着齐瀚道:“心慧怎么办?”

    “要走也要带她一起走!”

    齐瀚看着倔强的妻女,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

    “青云临走叮嘱过,不能让心慧知道他去了边关!”

    “你们先走,过几日难民涌进城,我在出面劝说她尾随你们离开!”

    齐夫人闻言,放下孩子,冷声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想瞒着心慧!”

    “哼,你们男人永远都是这副死样子,好像瞒着女人去死有多伟大是的!”

    齐夫人气愤无比,可她的话刚说出来,早就到了院外的李心慧却听得一清二楚!

    她从那拱门处一下子走进来,眸光幽暗冷戾,神色冷然,嘴角抿得紧紧的。

    “青云去边关了?”

    “为什么去的?”

    齐夫人和齐瀚没有想到她会一下子出现,都愣住了!

    两人的眸光微微闪烁着,垂首不语。

    晚安了!

    宝贝们!

    么么哒!

    我们要上演边关烽火情,所以那什么炙热的吻,滚草原,睡沙漠什么的,都可以有,哈哈哈哈!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