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蛮横的亲吻
    “青云,镇国大将军暗中已经送来了一万担的粮草,一同来的,还有萧家的三千亲兵。”

    “萧家的亲卫交给别人他不放心,想请你带着人和粮草去增援平西将军,萧家的私印他只给你!”

    陈青云的脸色紧绷得厉害,眸色深沉如海,好似暗夜里的浮波,那声音呜咽凄厉,十分让人心颤!

    出动萧家私印,三千亲兵护送一万担粮草,而且还是私下。

    镇国将军发兵增援,最快需要一月有余。

    可是他从定南府出发,半月应该可到西北边境。

    镇国将军的意思,希望他可以带着人去救萧凤天。

    陈青云沉默下来,许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这担子太沉了,不能随便接下。

    齐瀚和徐润泽对视一眼,轻叹一声,心里知道,这太强人所难了。

    可如今,他们没有选择!

    陈青云回到陈府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偌大的院子里堆的都是粮食,连走路都得绕从长廊里。

    长康跟陈赖皮两个人睡在倒座房里,就怕晚上有人偷粮食。

    前院的客堂里,灯是亮着的。

    陈青云以为是嫂嫂,快速走近一看,原来是萧泽,萧沐,余江。

    三人坐着等他,似乎有事相商。

    陈青云抬步进去,三人立即站起来。

    陈青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

    “萧家的暗卫统领带着人上门了!”

    萧泽出声道,他们现在是陈家的人,所以势必要报告一声。

    竟然已经来了?

    可是他从进府到现在,一无所觉!

    陈青云的眉头微微皱起,只听院外忽然黑漆漆落了十几个人影。

    全都一身黑衣劲装,面容冷肃。

    萧泽和萧沐知道事情不对劲,连忙站到陈青云的身边。

    陈青云抬眸看去,只见领头那个有些年纪了,大约四十几岁,面容冷厉,神情紧绷,一双深邃的眼眸黑沉沉的,显得十分犀利。

    只见他上前一步,奉上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萧家私印不能落入外人手中,恳求陈公子出手相助!”

    他说完,单膝跪地,十分庄重虔诚。

    萧泽和萧沐面色骤变,眼前的这个人叫萧一鸣,算得上是他们的师傅。

    这单膝一跪,一般只有镇国大将军才能受,就是连少将军,对萧一鸣都要唤一声,鸣叔!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连萧家的私印都带出来,还要交给公子?

    陈青云没有接,周围的气息太沉重了,压抑得他透不过气来!

    江南一代都有他的势力了,周亦明跟吴宝庆一唱一和的,每个州县都有他合作的书斋,他的势力正在稳固发展。

    定南府如果内乱,他可以带着嫂嫂去江南。

    镇国将军发兵增援,战火再厉害也波及不到江南一代。

    他觉得日子正朝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接着又是秋闱,他可以堵上他的前程来换自己和嫂嫂的幸福!

    可是他不能堵命!

    他不能把嫂嫂一个人撇在这里,或者安放在任何一个地方?

    他的心很乱,很乱

    他拂开萧一鸣递过来的私印,不顾那些暗卫祈求的眸光,不顾萧泽余江他们愕然又惊颤的神情,他只想走,去嫂嫂的身边。

    内院也是很安静的,青黛和青鸾听到前院有异动,早就出来了。

    她们不敢跟公子对上,都是跃上了房瓦。

    李心慧什么都不知道,还沉浸在青云回来的喜悦当中。

    三月里的冷风还带着寒气,可是门上的厚帘子已经拆了。

    支开的门缝透出一缕斜长的光芒,落在院中,一地昏黄。

    他走过去,看着她在里面埋首,手里似乎在写什么字据,嘴角含笑,眉眼温柔。

    外面风雨欲来,里面却无比宁静。

    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他想着,走上前去,推开门。

    她抬首,微微愕然以后,是眼眸一亮的喜悦。

    “怎么现在才回来,出什么事情了?”

    “你可真能干,我以为最多五百担,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千担。”

    “这一下,搭一些青菜叶子,怎么也能撑过四月了。”

    过了四月,好多果子都能吃了!

    那就真的不愁了,这个坎能过去,再加上她配给徐大人的杀虫药方,来年天干,沙地都种了土豆花生等等,总是能缓口气的!

    陈青云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笑意盈盈地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控制不住自己,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

    他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的香气,一点一点,恨不得全都嗅到身体里去。

    “怎么了?”

    “出什么事情了?”

    李心慧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他的气息很沉重,往常他抱着她的时候,都会说一些有趣的话逗逗她!

    亦或是,自己笑得如沐春风,暗暗窃喜。

    李心慧说不清楚心里的感觉,沉甸甸的,压得她有些难受!

    他拥抱她的姿势太紧绷了,像是随时都会失去,所以不得不抱得很紧!

    李心慧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厢房的门是开的,可外面却连青黛和青鸾的影子都没有!

    寻常她们最喜欢看这样的戏码了!

    “没有事,什么都没有!”

    “我就算想抱抱你,分别太久了,我很想你!”

    陈青云贴在她的耳边都,他不想说出来。

    家国大义,手足之情,虽无血缘,可他们待他赤城一片,如今他们有难,他又怎么能袖手旁观。

    可丢下嫂嫂,他又怎么忍心?

    幸福唾手可得,心里的不甘像是熊熊烈火,从他的心脏燃烧到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这种痛苦,愤慨又难过。

    “不是这样的,青云,你瞒不住我!”

    “你心里有事,压得很深,你很难过!”

    李心慧认真道,青云对他,向来藏不住什么事!

    女人的心思最敏感了,一点点异样,都能无限放大!

    更何况,他这还不仅仅是一点异样,甚至于,连青黛和青鸾他们都有异样!

    她皱着眉头,从他的怀抱里面挣脱出来,禁锢着他的双肩,然后强迫着他与她对视。

    他的眼眸很黑,很暗,深邃得像是地脉中流淌的暗河。

    “青云”

    “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炙热的吻落了下来,霸道又缠绵,情深又专注,仿佛他的世界里,只剩下她了。

    他的吻还是那么生涩,连迂回的技巧都没有,磕碰到她的唇瓣,很疼。

    可是他的气息极不安稳,动作蛮橫又急切。

    仿佛现在吻不到,以后就再也吻不到一样。

    曾经蛊惑她的那些青涩纯净的气息仿佛一下子着了火,都烧到她的身上了。

    他禁锢着她,哪怕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吻,也舍不得就此放开她的唇瓣。

    他含着,辗转反侧,嘶磨啃咬,唇齿相依。

    李心慧被亲懵了,感觉有一条小狗,不停地含住她的唇瓣扯啊扯,又狠狠吸允,她疼到眼泪都出来了!

    “呜呜青云!”

    “轻点,轻点哎呦痛!”

    “不是不是这样亲的!”

    李心慧出声道,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这哪里是在亲她,分明是在咬她!

    “噗”

    陈青云最后一点浓浓的眷恋都融化在她的话语了!

    他忍着眼中的泪意,眸光灼灼地看着她,轻笑道:“哦,不是这样亲的,那是怎么样的?”

    “是不是这样?”

    他说着,低头,又含住她的唇瓣,想要撬开她的牙关!

    “唔不行!”

    她心头一跳,连忙推开他!

    两个人一路走来,暧昧又亲密,可这若真来一番舌吻,她可是真对自己交代不了了!

    她慌忙之下,用力地按住他的腰,将头埋首在他的颈窝,错开跟他的面容接触!

    “青云,到底怎么了?”

    “你再不说,我便连夜去北苑问个清楚!”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