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人祸
    陈青云收养了一批孤儿,由萧泽萧沐负责教导,两个孩子带回定南府城以后,便交给了送去了别苑跟那些孩子在一起!

    虽说累一点,苦一点,可至少能够吃饱穿暖,不再受欺负了!

    陈亮大一些,很懂事,陈星也早慧得厉害!

    两个孩子很刻苦,只当以后再也没有人会护着他们了!

    因为,那个省着一口青菜养活他们的娘亲,已经死了!

    陈青云是四月初回来的,带着长长的队伍,都是镖局押镖的!

    一共一千担粮食,够每日施粥撑到六月的时候,那个时候,种得早的土豆都可以吃了!

    还有她特意引种的芋头等等,再加上后面陆陆续续成熟的玉米,至少灾情可以缓解下来!

    分别三月,李心慧看着风霜磨砺后显得更加成熟稳重的青云,忽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他看着她站在门口的地方,远远的,便从那马背上一跃而下。

    穿着一身灰色的劲装,身姿欣长健硕,面容俊逸,轮廓深邃,一双迷人的凤眼微眯着,透着一丝轻易察觉的愉悦。

    薄厚适中的红唇微微翘起,下意识就想冲过去,抱抱她!

    这一趟分别,仿佛好久!

    他日日夜夜,走过那些她曾经走过的路,靠着心里牵挂和思念度日!

    如今,他总算是见着她了!

    “嫂嫂!”

    隔着远远的距离,他喊了一声,忽然有种哽咽在喉!

    李心慧何尝不是,若非众目睽睽之下,她真想抱一抱他!

    后面的事情自然萧沐和余江处理,陈青云跟嫂嫂进了大门!

    然后是主院!

    刚过二门处,他迫不及待地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不放!

    李心慧回抱着他,这一趟为了筹粮,他远赴江南一代,她既担忧又挂念!

    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她抱他比他抱的更紧,更难以割舍!

    “下次,我还是跟着你去吧!”

    等待的那种滋味,太熬人了!

    陈青云闻言,嘴角下意识勾起,锋利的眉头松缓下来!

    他也是这么想的!

    再也不要分开这么久了!

    两个人正抱得难舍难分呢,只见明珠郡主牵着高竟从漪澜小筑过来!

    漪澜小院已经被打通了,后面是一个大大的宅院。

    可习惯跟他们一起住的明珠郡主,却还没有把墙封起来,而是,彻底跟漪澜小筑连在一起,连卧房都建在漪澜小筑!

    好似那大大的宅院,完全是为那些亲信准备的一样!

    “渍渍我这来的是不是太早了?”

    “看样子,这奸情由来已久了!”

    明珠郡主调侃,眸光戏谑,露出善意的笑容!

    小鬼灵精高竟立即拍手道:“干娘,干爹!”

    “噗”

    明珠郡主捏了捏儿子的小耳朵,笑得十分春风得意!

    李心慧羞红了脸,眸光忽闪忽闪的,波光潋滟,动人极了!

    她娇嗔地瞪了一眼明珠郡主,低声喊道:“宜姐姐!”

    “呵呵,还害羞了!”

    “艾玛,谁前几天还跟我谈论房中术来着!”

    李心慧腾地,感觉脸烧得厉害!

    明明是明珠郡主吐槽前夫的技术差,她跟着点评而已!

    苍天,怎么到这里就成了谈论房中术!

    李心慧的心里别提多悲催了,她欲哭无泪地看着明珠郡主,出声道:“宜姐姐太坏了,小心教坏小孩子!”

    明珠郡主才不怕,她拉了拉儿子的小手,十分优雅地转身道:“我家这还小,听不懂!”

    “你家那个就不一定了,保重!”

    “哦,说错了,多抱一会!”

    看着明珠郡主那潇洒的背影,李心慧感觉那点相聚的感动一下子都跑光了!

    还抱什么啊?

    感觉青云禁锢着她肩膀,将她的身体搬过来,正视着他的面容。

    他低头下视,看着她羞红的眸光,嘴角含笑,透着一丝丝暧昧入股的缠绵!

    “想我没有?”

    他温柔地问道,脸颊蹭着她的额头,耳鬓厮磨!

    李心慧感觉全身都在颤栗,像是热恋中,那种相互依存的感觉一样!

    美好得让她心生愉悦,下意识点了点头!

    想了,很想,很想!

    谁都看得出来,她是数着天数过日子的!

    “我也很想你,很想!”

    “尤其是,回程,恨不得有一双翅膀,一下子飞跃千山万水!”

    李心慧可说不出这么直白的话,青云这两年,每每逮到机会就调戏她!

    有时候甚至于还上演脱衣色诱!

    她好多时候都想捂眼睛,大喊,这不是她的青云!

    可是当他戏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的时候,她除了羞燥,更多的是赧然!

    因为,曾经她也不知轻重地调戏过青云!

    “那些种植技术,防止虫灾的药方我已经都给徐知府了!”

    陈青云知道她在转移话题,笑容更甚!

    回避,有时候也是一种默认!

    “嗯,我知道了!”

    “我给你带了礼物!”

    “丝绸,可以做里衣,寝衣,兜兜还有亵裤”

    “啊”

    她用力掐了他一把,受不了他如此直白的表述!

    陈青云龇牙咧嘴的,眼眸里星光万千,笑得十分得意!

    “青云,你不要逼我出手!”

    她恶狠狠地威胁,好似受够了,他隔山差五的调戏!

    “呵呵,我一直都等着你出手!”

    陈青云嘚瑟道!

    似乎根本不惧!

    可李心慧的手,却顺着他的腰,一下子滑到了他的翘臀上!

    她用力地捏了捏!

    “嗯”

    某人一声闷哼,说不出话来了!

    她收了手,当即“哈哈哈”大笑!

    “小样,叫你别惹我的!”

    她挑眉,笑得跟只戏谑得逞的小狐狸一样!

    陈青云见状,手有些痒!

    李心慧看他那眼眸动了动,深幽的光线幽幽暗暗的,当即提腿,跑得没影了!

    陈青云站在原地失笑,怔忪之间,只见齐盛从外面急匆匆地冲进来。

    “陈公子,出事了,老爷让您立即去见他!”

    齐盛面色仓惶,可见已经窥探一二!

    陈青云收敛神色,眸光一暗,当即道:“走吧!”

    齐盛点了点头,因为事出突然,所以他连马都没有骑就来了!

    陈青云的轻功不过两年,自然比不上齐盛的,不过也不过耗时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北苑!

    事情很急,而且很巧。

    就在陈青云刚刚进城不久,一封加急密函落到了齐瀚的手中!

    书房里,气息沉闷压抑,凝重万分。

    知府徐润泽负手站在窗边,齐瀚皱着眉头,低垂着头,似在细细思量。

    陈青云进了书房,顷刻间就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来了,先坐吧!”

    齐瀚有些有气无力的,事情已经棘手到,无人可用!

    “西北出事了,灵州城已经破了!”

    徐润泽转过头来,眸光哀痛,神色忧虑。

    陈青云骇然,灵州城的前面还有一个边城。

    那岂不是

    西北二十万大军的驻地,可是在灵州城。

    “怎么会?”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可老师对着他无比沉重地点了点头,捏着拳头道:“镇国大将军集结兵马,赶去增援,可是从京城过来,抵达边城最快也需要一月有余。”

    “更何况,粮草也出事了!”

    “胡总兵送去的一万担粮草,刚过瑶县就被沙匪夜袭放火,那地方到处都是沙漠,哪里有水灭火!”

    “将士们用身体去扑,伤痕累累,沙匪围困之下,粮草尽失,死伤惨重。”

    “现在边城,缺粮,缺兵,缺药,皇上下了密旨,让靠近西北的二十八个州府,每个州府筹粮草千担,等到大军一到,便就地带走!”

    可这样一来,后患无穷。

    一来附近州府都是灾区,二来灵州城破,必定会有逃难的百姓蜂拥而来。

    到时候,整个西北波及的二十几个州府,必定人心惶惶,饿殍无数。

    “我从江南带回来了一千担粮食,最多可以拿五百担出来,而且现在江南一代的粮价也飙升了,我回来的时候,还几个州府都在开仓放粮!”

    陈青云皱了皱眉,这样看来,他还是要把嫂嫂带往江南。

    原本可以撑到六七月份,可是如果逃难的百姓过来,又将会是一场更大的荒灾。

    徐润泽摇了摇头,他们现在需要的不是粮草,而是“人”!

    开心一刻:

    下午还有两章,嗯嗯,青云长大了!

    三爷要下手了,你们准备好避雷针!

    哈哈哈,野战什么的,也是可以有的!

    反正是无所顾忌了嘿嘿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