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天灾
    第三百零一章天灾

    两年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乡间的小道上,一辆朴素宽敞的马车正缓缓地朝着陈家村驶去。

    沿途,只见到处都是乞讨的灾民。

    去年夏天大旱,而后又遇蝗灾,定南府治下的几个县城,全都无一幸免。

    知府徐润泽开仓放粮救济,奈何依旧杯水车薪。

    而西北鞑靼,倾巢而出,联合的北上狄戎部落,彻底跟大周撕破维持了两年的平静。

    战火纷飞,粮草吃紧,皇上又拨饷银,又拨粮草,哪里顾得上定南府的局面。

    掀开的车帘,柔柔的春风吹拂着李心慧的眉眼,比起两年前,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了。

    穿着一身湖绿色的交领褙子,白皙如玉的脸庞在霞光中莹莹如玉,小巧的鼻子,殷红的唇瓣,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波光潋滟,仿佛顷刻间便能凝注一切眸光。

    精致的轮廓恍若忽然天成,貌美如画。

    而在她的身边,坐着杏眼温柔如水,面容妩媚清丽的青黛。

    马车到了陈家村,只见村中许多树皮都被剥了去,光秃秃的,十分瘆人。

    看着翻修好了的陈家老宅,再看看其他破损的一间间房屋,李心慧轻叹道:“不知道这一次青云能够带回多少担粮食?”

    “夫人别担心,江南是鱼米之香,公子最少也能带回来百担粮食,我们一定可以渡过难关的。”

    青黛安慰道,这两年公子的势力在江南一代发展得很快。

    此次公子去表面上是买粮食,实际上是巡查商铺,收获盈利。

    “陈家村之前看着起势很好,却不想,一场饥荒,又打回了原形!”

    青黛看着这村里还有人进进出出,已经算好的了!

    很多小村落,逃难的逃难,只剩下老弱病残,有的活活饿死都没有人发现,那才是真的惨!

    定南府,十三家《食香阁》都关门歇业了。

    可每日还熬粥给灾民们渡过难关,光是这一点,就比那些趁机提高米价的商行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李心慧穿过村里的路,朝着坟山的方向走。

    许多村民见了她,有些恍惚地动了动嘴,好似想叫一声青山家的。

    然而她们看着她穿得光鲜亮丽的,身边有护卫,有丫鬟,那排场跟大户人家的夫人一样!

    可那些夫人他们见得也多,从来没有强烈的压迫感!

    她来了就不一样了!

    因为饥荒,陈家村很多人都进城去乞讨了,因此往年最慎重的清明节在今年就显得萧条无比。

    李心慧看着很多穿着旧袄子的村民都出来,好似目送她离开,又好似暗暗想要祈求些什么?

    她看得懂,有些把孩子都带出来了,一个个脸颊瘦瘦的,黄黄的,精神头都没有!

    那手伸出来,都只见皮包骨了。

    “萧泽,把我们带来的馒头都分给他们吧,青黛陪我去山上就行了!”

    “是,夫人!”

    萧沐领命而去,那些人听了,连忙跟着萧沐走,一个个露出感激无比的神情,连声说着谢谢!

    青黛和李心慧去坟山上扫墓,她跟着青云来过两次了,因此路况和位置都很熟悉。

    到了地方,青黛负责点蜡,烧香,烧纸钱。

    她怔怔地看着陈青山的墓碑,十分恍惚。

    这两年,她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那些梦境都太过荒凉,也太过压抑,每每醒来,她都会惊悸半天!

    青黛见她眸光恍惚,以为她想起去世的夫君,暗暗为公子心疼!

    这两年,他们都看得出,公子所谋划的一切,都是因为夫人!

    夫人用挣来的银钱买米施粥,教大家认野外能吃的食物,是因为夫人心善,见不得人受苦受难!

    可公子修桥铺路,救济寒门学子,赠药施粥,全都以夫人的名义,为的就是给夫人挣一个好名声,以免日后被人诋毁名声!

    青黛想,萧泽能为她做什么呢?

    无非就是洗衣服的时候打水,做饭的时候生火,练功的时候当陪练!

    一点也不浪漫,一点也不感动!

    那像公子,她和青鸾只要一想到公子暗暗为夫人不计成本所做的一起切,而且还不让夫人知晓!

    她们的心别提有多荡漾了!

    荡漾归荡漾,不过是暗暗羡慕夫人而已,或者暗暗对萧泽萧沐施虐!

    公子越情深,她们就虐得越厉害!

    周而复始!

    那两只笨猪也有所察觉了,近来表现良好,没有找到机会施虐!

    荒凉的山林里,似乎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青黛皱了皱眉,起身前去查看!

    她一开始以为是野猪,谁知道走近一看,顿时愣在原地!

    “夫人”

    青黛叫了一声,李心慧立即就走过去看!

    她也愣了一下!

    只见她们的面前躺着一具女尸,头发凌乱,面色蜡黄干瘪,显然是活活饿死的。

    而尸体的旁边是两个孩子!

    一个大约五岁,一个大约七岁!

    穿着短衫长裤,脏兮兮的,都是尘土,脸色也黄得可怕,双眼凹陷,骨节细长,瘦瘦的,好似只有皮包骨头了。

    他们用镰刀和锄头在挖坑,像是要埋人一样!

    “你们是陈家村的?”

    李心慧问道,暗暗皱了皱眉,村里还有人啊,怎么轮到两个孩子做这种事情!

    她看着都不忍心,简直太残忍了一点!

    大的那个孩子点了点头,眸光空洞茫然,颧骨突起,长手长脚却显得十分瘦弱,比当初的高竟更加让人心疼!

    小的那个孩子,抬头看了她们一眼,低着头继续挖。

    一边挖,一边抓了些土吃了下去!

    李心慧见了,连忙上前把土拍掉!

    “跟婶婶走,婶婶那边有吃的!”

    那个孩子不为所动,指着地上的女尸道:“娘!”

    “你们的爹呢?”

    李心慧问道,两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不良,丧失娘亲。

    这等荒凉之境,莫名让人眼眶湿润!

    “没有爹,只有娘!”

    大的那个孩子出声道,挖得力道大了一些!

    他们本来就小,有没有吃东西,哪里有什么力气!

    那土一点一点地挪出来,兄弟俩一个挨着一个,小小的模样,大大的悲凉!

    没有爹,只有娘,一对兄弟俩!

    李心慧一下子就想到了,她平静道:“是陈地家的两个儿子,没有想到,他媳妇竟然死在这里了!”

    “青黛,你回村叫几个人来处理,怎么也要一卷草席才能入葬!”

    “你们两个过来跟婶婶去吃点东西吧!”

    陈亮没有想到,这位美丽的婶婶竟然能够叫出他爹的名字!

    他娘带着他们兄弟两个人在山坡上挖野菜,好多天了,因为怕回去再赶回来野菜都挖光了,这些日子他们一直都住在山坡上。

    可是她娘病了,很严重,他们请不起大夫,只能眼睁睁看着娘闭上了眼睛。

    “星儿,走吧!”

    陈亮去拉着弟弟,陈星饿得路都走不稳了,还是李心慧抱着的。

    小小的孩子,软成一团,嘴角还泛着青紫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

    李心慧感觉心口一抽一抽的,这十年难遇的大饥荒都让她给赶上了,恰逢西北战事紧张,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刻都不得消停!

    两个孩子就坐在青山的坟头前吃糕点,狼吞虎咽的,好似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李心慧看得眼睛发酸,只觉陈家村这片土地,真的要萧条下来了!

    村里的人很快就来了,陈地的媳妇守寡以后,带着两个孩子头两年还好,左邻右舍照顾一点,日子还能过!

    可去年闹灾,家里没有余粮,好不容易过了冬,谁知道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没了?

    众人抬着她的尸体下葬的时候,那身体轻飘飘的,皮包骨头,可见顾着两个孩子,只怕是活活饿死的!

    想着这等青黄不接的光景,众人暗暗抹泪,也不知道是哭谁了?

    办完事情以后,两个孩子,谁家也不敢接!

    现在这种时候,口粮能省一口是一口!

    没有办法,李心慧便只有带着两个孩子回定南府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