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食香阁》
    这一场雪,整整下了三天。

    去北苑拜年都往后挪了挪!

    初六的时候,天放晴,雪也化了!

    陈青云跟李心慧去了北苑拜年,初八的时候,陈家村在定南府那五家,约好一起过来拜年,又是一番热闹。

    正月十八的时候,筹备许久的《食香阁》开业,同一天,《老李酸汤》的匾额也正式启用,两家店相隔不远,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彻码头。

    《食香阁》牌匾上的红绸被李心慧用力掀开,下面围观的众人鼓掌,激动兴奋!

    “好!”

    “啪啪啪”的掌声响了起来,李心慧看着陈青云招呼云鹤书院来的百位学子上二楼包厢,嘴角慢慢勾勒出淡淡的微笑。

    今日云鹤书院刚刚收假,这些学子们就如此捧场,着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长康带着书院里前来帮忙的长工们招呼客人。

    李心慧早就煨了高汤,做了凉菜,糕点,盅煲等等。

    因为是开张的第一日,推出的全是招牌菜。

    水煮肉片,口水鸡,香菇豆腐鲫鱼汤,三色虾仁,锅包肉,地三鲜,番茄牛腩,香辣藕片,剁椒鱼头,泡椒鸡丁

    陈娘子之名,定南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食香阁》尚未开张的时候,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暗暗关注。

    因此就算是正月里开张,依旧是宾客满桌,排队拿号。

    陈青云招呼学子们去了二楼的包间,他则转身就下了楼,带上围兜袖套就去厨房帮忙配菜去了。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尾随而下,窜到潮湿闷热的厨房时,只见陈青云跟个小厮一样,一会切肉,一会翻炒,一会上菜

    明艳的火光映着那挨在一起炒菜的两人,柳成元皱着眉头道:“我现在越发看不透子恒了?”

    “好似对功名一点都不在乎了”!

    看着那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两人,谢明坤的眸色深沉,抿着的嘴角动了动,他好像猜到了,又好像没有猜到。

    “以子恒的满腹经纶,连个举人都考不上,我是不信的。”

    “不过老师都没有追究,这件事我们不要多管!”

    谢明坤叮嘱道,他们就快去京城了。

    此去,只怕再难有现在这般欢聚一堂的时候。

    “今日我们都不要回去了,好好陪陪子恒!”

    “等到了京城,我们三个随时可以会面,可是子恒却”

    谢明坤没有说完,不过柳成元和张华却连忙点了点头。

    “我让柳江回去拿酒,今夜我们不醉不归!”柳成元高兴道,他中了解元以后,他爹和奶奶都很高兴,所以现在家里都不太拘束他。

    张华也连忙道:“我爹早晨刚刚买了一只狍子,我让宋超回去拿!”

    宋超是张华他爹刚给张华配的书童。

    谢明坤点了点头,随即道:“有人孝敬我爹两匡香果,正好拿一筐过来我们几个享用!”

    三人各自吩咐人回家去去,等众学子吃完以后,又一波闻风而动的客人涌来。

    大厨房忙得脚不沾地,早就备好的凉菜,糕点,盅煲全部卖完了。

    后面许多拿了号的,都让第二天再来,顺着号往下排,都排到了六百多号。

    李心慧晚上拿到登记的号牌和桌数以后,嘴角抽搐着。

    六百多号,可却有一千多桌。

    这简直就是操办宴席的活计了。

    累了一天,李心慧感觉腰都直不起来。

    “师傅,明日将我之前让您做的横幅贴出来,前面报名的五百个要学厨艺的,分五十五十地来。”

    “顺便将告示贴出去,《食香阁》每日只接三十桌预订,预留二十桌散客的位置。”

    长康也是累得一身臭汗,不过却将嘴角都笑歪了。

    “大厨房那几个家伙都已经报名了,我想先让他们排在前面,学出来以后有人掌管大厨房,有人开陈记分店,总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忙!”

    长康将身上随身带的小本子掏出来,上面的记得清清楚楚。

    李心慧点了点头,这个她到是没有异议。

    做吃食很累,精致的吃食更累。

    她想的是陈记遍布各地,而不是她每天累死累活做上百桌席面。

    只不过刚开始,无人可用,她总是要受累一点。

    “太晚了,早点休息!”

    李心慧出声道,长康跟了她以后,到是很踏实勤奋。

    长康低头闻着自己一身酸臭的味道,连忙摇了摇头道:“师傅不用管我,今日那五个小的都来了,我还得叮嘱一番!”

    “现在开店不比在大厨房的时候松散,他们也是时候学学规矩了!”

    长康想着自己调教出来的那五个小家伙,一个个出来都圆滑得很。

    等学了手艺,再过三年都可以自己开酒楼了。

    李心慧知道长康是怕她累到自己,笑着颔首,李心慧终于感觉自己也有能使唤的帮手了。

    后院里,那三个赖着不走的家伙拉了陈青云去喝酒,李心慧帮他们上了几个菜,便坐下歇息。

    李心慧收拾了碗筷,然后回到了后院。

    张华倒在门口,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李心慧绕开他,往前走走,只见柳成元趴在墙边大吐特吐。

    “呕呕”

    李心慧捂住鼻子,探头看向厢房里,只见谢明坤趴在桌子上,脸色通红,已经只会打呼了。

    陈青云静静地坐在窗边,手执酒杯把玩着,他深色的瞳孔看向昏暗的天空,寂寥空洞。

    “青云!”

    李心慧喊了一声,然后走了进去。

    可陈青云却迎了出来,径直握着她的手道:“别去,他们吐在里面了,很脏!”

    两个人走到外面的院子,只见柳成元摇摇晃晃的,嘭地撞在了柱子上,然后就倒在那柱子下面昏睡过去了。

    “呵呵!”李心慧忍不住发笑,就这酒品,她也是醉了。

    院子,厢房,都是臭味。

    陈青云将那几人拖到东厢房,萧泽萧沐才去收拾残局。

    陈青云看到嫂嫂累了,让青黛和青鸾打了热水给她泡了个热水澡。

    李心慧累极而眠,爬出浴桶以后,胡乱套了一件寝衣就睡下了。

    初春的被子不薄,可却连那微微起伏的呼吸都一清二楚。

    陈青云坐在床边,眸光渐渐深了起来。

    今日那么多的学子,已经没有几个会绕着他转了。

    仿佛他成为跑堂小厮都是理所当然的。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陈青云想着,也许再过一年半载,估计就会有人觉得,他就是靠着她吃软饭的男人而已。

    二月初的时候,《食香阁》开张的热闹还没有消散,可是陈娘子开始教授厨艺的消息却传了出来。

    不论什么人,男女老少都可以。

    一两银子学十道菜,十两银子学一百道,再多教十道。

    想学的菜谱公布出来,一共有八个菜系可以选择,而每个菜系提供五百道菜谱。

    鲁,川,粤,苏,浙,闽,湘,徽,可以混着学,也可以只学一个菜系。

    消息散发以后,几乎所有酒楼的人都震动了,很多酒楼掌柜甚至于专门关门学厨!

    整个定南府城都跟疯了一样,全都踊跃报名学厨。

    那些有家底的和没有家底的,全都在筹银子,报名学厨。

    不过才几天的时间,报名的人数就从一千余人增长到三千余人。

    所有报名的人,拿着《食香阁》特制的号码牌,排队等着。

    初始膨胀的激动散去以后,看到不能及时学厨艺的酒楼们又陆陆续续开张了,与此同时,陈娘子之名每当被提起,那必然有人称赞道:“当真乃一代大厨,四千余道菜谱,就是神仙都不一定记得全呢?”

    李心慧将自己五个小徒弟的亲娘全都招到了《食香阁》帮忙。

    一来是方便照顾那五个小鬼,而来是她确实也忙不过来。

    那五个女人都是老实厚道的,尤其那个方有位的媳妇,手脚麻利不说,学厨还有几分天份。

    李心慧便让她跟在身边打下手,偶尔学着青黛和青鸾给她配菜。

    其余四个都是在厨房帮忙,加上跑堂打杂的五个小徒弟,专门关账的陈赖皮,以大师傅身份掌勺的长康,《食香阁》总算是稳定下来。

    云鹤书院和大户官僚之家送来的丫鬟婆子是第一波学厨的,李心慧将码头卸货的一块空地租用下来,让人造了五十个小灶。

    每日她就在那里教厨,固定十道菜,大约半个月以后第一批便全都教了出来。

    接着是第二批,不过好在长康基本上已经出师了,凡是长康不会的,李心慧便先教他,然后再由他去教。

    这样一来,她身上的担子着实轻了不少。

    三月初六,齐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儿子,整个北苑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当中。

    李心慧贡献了一本月子食谱,颇得齐夫人欢心!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一切仿佛走上了正轨!

    当然,如果不是天灾**来临的话,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圆满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