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九章男女之防
    良久的沉默过后,陈青云戏谑道:”嫂嫂怎么不说了?”

    李心慧:“”还说得下去吗?

    这上个床都这么麻溜,裹床被子都这么相似,挨在一起都这么理所当然!

    什么男女之防,她亲手给带没的!

    现在想找,有点难!

    她的眼睛快速地转动着,一会亮,一会暗,好似在思虑什么事情一样!

    “青云,要不我送你去国子监念书吧!”

    “跟玉衡他们三个一起,再创四大才子的佳话!”

    她的声音透着一丝愉悦的兴奋,好似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将他送出去!

    陈青云裹着被子,嘴角的弧度下意识增大!

    可眼眸里的光,却一下子暗了下来!

    “嫂嫂不想要我了?”

    他示弱,心里却憋屈得很!

    明明他最想做的是扑倒她,教训她!

    说到不要,李心慧有点心虚了!

    她总不能承认,继续跟小叔子鬼混下去,她亚历山大啊!

    怎么办呢?

    自然是打着为他的旗号,把他给丢出去一段日子!

    说不定他出去混个三年,回来就知道不能这么暧昧,又不知避讳地跟她相处了!

    “当然不是了,国子监不是你们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吗?”

    “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是金銮殿!”陈青云鄙视她,殿试,为官,这才是学子们梦寐以求的!

    好吧,李心慧哑然!

    她转头,对着他道:“要不这样,你还搬回学子寝房去住,那样上下学也方便!”

    “呵呵,谁说我还去书院?”

    “恩师已经准许我,在家自学了,不懂的去问他就可以了!”

    陈青云冷哼道,他知道她想回避他!

    可他怎么能让她如愿以偿呢?

    这床还不是他暖的呢,日子还长,他打的旗号是得近水楼台先得月!

    李心慧的嘴角抽搐着,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江郎才尽的地步!

    “要不我还是改嫁吧!”

    她惆怅道,心里是没有那个意思的,就是想暂时离他远一点!

    可这句话,彻底惹恼了他!

    陈青云已经不记得,什么叫做以柔克刚了!

    他一下子将她扑倒在软塌上,她的被子也被她压在身下。

    整个人光着大半个身体,粉粉嫩嫩的肌肤一下子就跃入他的眼中,映着他那眸子里的火光更甚!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压着她的身体,双手与她的双手十指紧扣,不留一丝缝隙!

    那种霸道的占有欲,一下子就凸显出来,把她吓得一愣一愣的!

    “青云?”

    “你入魔了?别吓唬我啊,我叫了!”

    她威胁道,声音有点抖,有点怕!

    陈青云看着她的双眸,慌乱的眸光闪烁着,看着他,却又不敢跟他的眸光对视!

    “你想都不要想!”

    “我不会让你改嫁的!”

    “你只能是我的!”

    他霸道地宣称,眸光很红,可比他眸光更红的,是他气呼呼的唇瓣!

    李心慧咽了咽口水,他靠得太近了!

    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又这么近,他又这么霸道,像是非她不可一样!

    她的小心肝抖了抖,终于知道问题在哪儿了!

    她不想让他靠近,防的不是他,而是她自己啊!

    比如现在,她就想反攻而压,然后咳咳

    这手段,太无耻了!

    她感觉全身凉飕飕的,遮羞布都没有了!

    可她怎么好意思承认,她竟然对一个少年有了异样的感觉?

    “好了好了,我是你的,是你的!”

    “青云,你快放开我吧!”

    “我就是随口一说,心里根本没有那种想法!”

    她淡然道,其实心里早就百转千回了!

    陈青云根本不放,他看着她的眼睛,十分傲娇道:“要嫁也是嫁给我!”

    “娘临终的时候说了,让你为我生儿育女!”

    “你欠大哥的情意,你也早还了!”

    “现在直到以后,你都是我的!”

    呃!

    李心慧的的脸有点烧,她瞪视着他!

    屁大点孩子呢?

    生儿育女?

    要死了,她这一大把年纪都没有这个想法呢!

    果然,古人早婚早育还是催熟了不少人!

    “别闹了,婆婆那个时候是怕你孤苦伶仃的可怜,这才说这种话安你的心!”

    “日后你有大好前程,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

    “至于我跟你大哥,那还不还清是我们俩的事,你一个小屁孩,读好自己的书就行了!”

    李心慧挣扎着起来,可某人对她的说法很不满意!

    于是,死死地压着不动!

    好似赌气一般,就坐在她的腿上!

    那姿势的暧昧程度都要逆天了,李心慧感觉辣眼睛,歪着头,不去看他面孔!

    死孩子犟上了,不过大过年的,她不想跟他吵架!

    横竖想着先冷一冷!

    可这一冷不要紧,冷的人是她!

    肩膀冷,脖子冷,胸冷!

    “青云啊,给床被子先!”

    她开口要被子,结果被子没有要到,要到一个“人”!

    他靠下来,贴着她的身体,把头枕在她颈窝的地方!

    呼出的气息烫呼呼的,灼得她差点都要翻身做主人了!

    “被子没有,人有一个!”

    “给你!”

    陈青云埋首在她的颈窝,暗暗勾起了嘴角,眼眸亮成了星!

    他就是故意的!

    像青黛说的那样,宣誓点主权!

    “你给我,我也不敢要啊!”

    “快起来吧,大过年吵架不好!”

    陈青云知道她最后这句含着警告的意味了,原本也只是想逗一逗她,让她知道他心里有这个意思!

    现在看来,她似乎知道一些,敏感到早有察觉。

    可是她选选择忽略不计!

    原因不过是,在她的眼里,他始终还没有长大而已!

    陈青云轻叹一声,知道不可勉强!

    更何况,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

    “我只是不想嫂嫂离开我的身边而已!”

    “当初我说的话都不作数,嫂嫂日后也不要在想改嫁的事情了!”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陈青云起身,拉被子盖住她的身体!

    他没有轻薄她的意思,也舍不得让她受一分委屈!

    可有时候,心不由己,自然然而就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

    李心慧见他站在床边开始穿衣服,慢条斯理的动作优雅极了,透着一处矜贵不凡的气质。

    她看痴了去,心道,若真有这样一位夫君,想想也是不错的!

    可到底也只是想一想而已,等把陈记做起来,她估计就不会这么安于室了!

    两个人默契地,没有再说什么?

    一个选择沉默,一个选择忽视!

    可是那沉淀的心里,却流淌着一丝丝暖暖的爱意,藏在了最深的地方!

    李心慧起床,走到窗边,只见那雪花飘零,簌簌而落。

    地面,屋檐,树木,全都堆满了白白的一层。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她站在窗户边,看着渐渐明朗的天色,轻叹一声,知道新的起点已经来临了!

    陈青云站在她的身后,给她围了一件斗篷,安安静静地陪着她!

    等到青黛和青鸾都去了厨房忙碌的时候,李心慧便也踏出了书房的房门。

    她走后不久,余江来了!

    他打探的事情有了些眉目,大年三十没有来得及汇报,因此一大早就来了!

    保定府几乎每一个地方他都走遍了,大街小巷,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头,一个个的,都跟他喝酒喝成了兄弟,这才套出了不少的事情!

    “我按照公子的吩咐,去保定府打探四十几年前陈家事情!”

    “家破人亡逃难的,没有听说!”

    “只有一家,就住在保定府的城南,据说是京城里的大户养的外室子,有十几个奴仆,不过一夜之间被大火全烧死了,连同主子在内,没有逃出来的!”

    “因为死的人多了,那些老人依稀还能记住。”

    “其余的陈家,说起来都是近二三十年崛起的,根本对不上!”

    “唯独这个,我仔仔细细反复确认了几次,当时那附近住着的人,搬走的搬走,死的死,只有一个打更的还在!”

    “他说当年经常看到那户人家有豪华的车架过来,每一次不是早上就是晚上!”

    “当时那栋宅子的主子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孩子,直到长成一个少年,从来没有见过什么长辈出入!”

    “我后来又去了不少地方,唯独只有这个线索!”

    余江叙述道,他已经尽力了!

    陈青云矗立在窗户边,伸手出去接了一片雪花,很凉,顷刻间就化了!

    他的心也有一点凉,似乎这个跟某件事对上一样,陌生涌来的愁绪,压得他心慌!

    “你辛苦了,下去好好过年吧!”

    “这件事,先放一放!”

    余江闻言,颔首退下!

    房间里,陈青云一个人久久地站着不动,过去的事情,爷爷从来没有想过去追究!

    可似乎又透着一股不甘心,希望爹爹出人头地!

    爹爹郁郁而终,多半也是因为爷爷执着太过的缘故!

    陈青云感觉自己陷入的沼泽,又深,又冷!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