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八章温香软玉
    青黛出门的时候,一回头,冷不防就看到了矗立在院中,站得笔直笔直的萧泽。

    那雪花都落满他的肩头,好似一个暗夜里的雪人一样。

    她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的下场还是很好的。

    “公子,夫人让再加一床被子!“

    “我现在去抱过来,再让青鸾给你们添一个暖炉。”

    青黛对着站在廊檐下的公子道,没有提夫人衣服脱得差不多的事情!

    好像特意说出来,会显得更暧昧一样!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看着雪渐渐的越下越大,也许天明时,院子都堆满了。

    “一会你们也早点休息吧,今夜天寒,明天更甚,多加几个暖炉。”

    青黛颔首,连忙小跑回去。

    陈青云推门进去,房间里的热气一下子就涌了过来,他的脸颊和额头都冻僵了,手指也是。

    可意外的是他的脚,热乎乎的,仿佛一点寒气都没有受。

    软塌是临时小憩的,没有帷幔,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缩在被子里,小嘴嘟起来,嫣红润泽,十分好看。

    一双明媚的眼睛闭起来,显得那弯弯卷翘的睫毛又长又密,惹人爱怜。

    陈青云靠着暖炉,希望自己热乎一些,不要让她感受到一点寒气。

    青黛和青鸾很快就来了,一个人抱着被子,一个人提着暖炉。

    支开的窗户透着丝丝缕缕的寒气,也透着簌簌而落的雪花,“咯吱”的关门声响起来了!

    静谧的房间里,只有绵长有序的呼吸声!

    陈青云慢慢走近她的身边,她睡的很熟,暗暗的身影罩在她的头顶,她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可见已经陷入了深睡。

    偷香窃玉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陈青云略微低着头,越靠近她,心里的念想就越重。

    那种柔柔的呼吸声,无声无息地引诱着他,让他原本因为寒气而降下去的旖旎,一下子又起起伏伏地出现了!

    他靠坐在软塌上,耳边想起她说的那句:“我还记得你以前坐在我的床边都要空半边屁股出来!”

    “呵呵!”

    他低声闷笑,随即往里面挤了挤,挨着她坐下来!

    她也许是累极了,这几日本就忙碌,她也不曾好好休息!

    更何况如今都下半夜了,正是睡意最浓的时候!

    他伸手给她掖了掖被角,手肘却将青黛叠在一旁的衣服撞落了!

    他听见响动,弯腰去捡。

    竟然竟然是她的衣服,似乎从里到外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了一下,他几乎一下子就想到了,青黛给她推拿的时候,嫌衣服繁琐,便脱了去。

    可在这里,连帷幔都没有,若是被子滑下来

    陈青云想着,低头去看她,只见她头都缩了大半进被子里面去了。

    他从来都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比起挨着暖炉,他自然是想挨着她。

    于是很快,那软塌边便出现了一个慢条斯理脱袄子的身影。

    立起的毛领子在他的手里解了半天,然后顺着那盘扣往下,腰带,裤子。

    他微微揭开一层被子,等把自己捂暖和了,这才揭开第二层。

    一股温热的热气朝着他涌了过来,一瞬间,他感觉好舒服啊,特别想要贴近!

    可又不能真的不管不顾贴过去。

    只是挨着她睡觉,睡了一会以后,伸手去揽住了她的腰

    嗯,她的腰窝真舒服,软软的,滑滑的,热呼呼的,有点爱不释手。

    她翻身过来,对着他,吐气如兰。

    他吓得立即缩回手,闭目养神,暗暗关注动向。

    可她就真的只是翻了一个身而已,被子里面太暖和了,困意来袭的时候,睡觉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她根本没有察觉,有人揽着她的细腰,可是很快又收回了。

    经过这一次,陈青云是不敢放肆了。

    他侧过头,认真地看着她恬静的睡颜,那红唇贴过去,落在她的眉心,鼻子,红唇。

    他不敢继续往下,怕被子里漏了冷风,让她生病。

    可就算是这样,同榻而眠,温香软玉,他已经能够感受到一种脉脉温情。

    他枕着自己的双手,看着红漆木的横梁,一个人静静地思索着,自己接下来要走的每一步。

    挣钱,培植势力,暗中扶起一批寒门子弟为他所用。

    嫂嫂要收徒,发扬陈记,可天下的白眼狼那么多,还不如培植自己的人手可靠一些。

    到时候让长康来办,嫂嫂不一定要亲自教授厨艺,长康就可以了。

    长康是他的人,吩咐起来更为方便。

    老师已经表态,希望他来接班,当皇上的暗探首领。

    可这件事老师一个人说了不算,皇上才是最后的决定人。

    他不想搅和进去,最好是收养一批孤儿,训练成为他自己的探子。

    深夜,簌簌的雪花越来越大,渐渐的,外面的天都几乎成了白色的了。

    鹅毛大雪满天飞,霜寒冰凌金钩挂。

    思附层层积如网,谋略深深叠腑内。

    红梅翘首枝头望,霜雪皆覆为迎春。

    他日碾落成泥状,只为心头一缕香。

    陈青云翻来覆去思附的时候,李心慧睡得很甜。

    被子很暖和,缩在里面的感觉太好了,可是她睡着睡着,嘴巴有点干。

    大约卯时,天还未亮。

    可是她迷迷糊糊半梦半醒,想喝水。

    她砸动着嘴巴,抿了又抿,心里对自己说,外面太冷了,她再忍一会。

    忍一会说不定就睡着了,可是嘴巴干的时候,心竟然也会跟着慌,她有些烦躁了。

    她呼一下把手伸出来,准备驱散一点燥热之意。

    可她的手冷不防就伸到了陈青云的下颚。

    再抬高一点,都要落在他的唇边了。

    陈青云侧过头,只见她添了添唇,眉头微微皱起,表情十分不耐。

    似乎是渴了。

    他将她的手臂放回被子里面去,被子掀开的一瞬间,她下意识往里面缩了缩。

    整个身体恨不得都陷到软塌里面去。

    睡得跟只小猪一样,陈青云下意识勾起嘴角,随即下床给她温了一杯茶。

    他端着茶过去的时候,她似乎有些心火了,被子都掀开了好多。

    之前想着春色无边,看看也好。

    可那圆润的肩头压着被子,好看是好看,又怕她冻病了!

    陈青云轻叹一声,走过去,左手从她的颈后穿过,然后扶起她,将水递过去!

    李心慧的唇瓣沾到了茶,立即就豪饮下一大口。

    “谢谢!”

    她迷迷糊糊的,还不忘道谢!

    那眨巴的眼睛似睁非睁,好似瞅了他一眼!

    不过没有啥反应!

    不!

    应该是说,反应有点慢!

    她喝了茶,很快就得身体舒服多了。

    可暴露在外面的身体起了一层凉意,冷冷的,她下意识睁开眼!

    眼前有个人扶着她,喂她喝水!

    侍候得可真好啊,可是头发怎么不是披散的呢?

    女孩子睡觉,头发不都要放下来吗?

    她好狐疑地想着,可瞬间,几乎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呃!”

    “是你!”

    她愕然,也惊惧,一下子就跌坐在被子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不敢置信,又意外至极!

    陈青云低头,撇了她一眼几乎衣不蔽体的样子,眼眸转了转,莞尔一笑!

    “嫂嫂,是我!”

    “啊,我知道啊!”

    李心慧白痴地回了一句,她看到是他了,只不过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这种突发情况!

    陈青云拿着茶杯,再次打量了她胀鼓鼓的两团,那呼吸起伏的柔波,让他无比喜欢!

    “嫂嫂,你不冷吗?”

    他继续提示,不想懵掉的她,淡然过后,来一声尖叫!

    呃!!!

    李心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我艹,竟然只穿了肚兜!

    她再往下看了一眼,幸好,裤子还在!

    心里一起一伏,她整个人都惊悸不已。

    还好,她努力维持镇定,拉了一床被子把自己包起来,坐在床上看着他!

    “嗯,我们必须谈谈了!”

    她道,面容十分严肃!

    可陈青云看着她那裹成一大团的样子,嘴角下意识勾起愉悦的笑意!

    他点了点头,一下子爬上床,也裹了一大床被子,然后挨着她,两个人亲密地靠在一起!

    李心慧仿佛看到两只大南瓜在开会,她忽然感觉喉咙被什么东西哽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于是,气氛变成了诡异又暧昧的静!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