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六章我给你暖床
    泡完脚以后,李心慧和陈青云准备去他的书房守岁。

    出来的时候,她看到青黛和青鸾低垂着头,视线下移,十分温顺。

    她觉得这两个小妮子太乖了,心道是不是异地过年,她们心有感触,还特意邀请她们一起守岁!

    结果那两个丫头连连摆手,连萧泽萧沐都异口同声要温酒聊天,不跟他们凑一起!

    跟陈青云进了书房以后,李心慧摸着汤婆子嘀咕道:“怎么感觉他们四个古古怪怪,好似要避着我们一样!”

    陈青云闻言,嘴角下意识勾起!

    他当然知道那四个人为什么要避着他们了!

    显然,刚刚他那些暧昧的叫声,都被他们听了去了!

    不过他懒得点破,只道:“他们都有伴的,说不定是有什么话想说吧!”

    “挨着我们,总有几分不便!”

    李心慧点了点头,两个人烧了炉火煮茶,取暖,然后一起研究漫画。

    天空的烟火还在断断续续地响着,后半夜的时候,外面只能听到零星的炮仗声了,像是孩童取乐放的。

    李心慧打着哈欠,困意连连。

    陈青云见她熬不住了,出声道:“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前院,后院,不过是一会的时间就到了!

    李心慧撑了撑眼皮,将怀里早就准备好的红封拿出来道:“呐,压岁钱!”

    陈青云的眼眸深了几许,嘴角下意识抽搐几下,接过去道:“真把我当孩子了?”

    李心慧见他的眸光直直地看过来,那瞳孔太深,似有暧昧的流光转动着!

    她心神一抖,下意识摇了摇头!

    “我这不是长辈吗!”

    “家里也没有人给你了,总不能让你过年一个红包都没有收到!”

    陈青云不想和她争论,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红封递给她!

    他神色略显几分倨傲,慵懒地学着她的话道:“我这不是小叔吗!”

    “家里也没有人给你了,总不能让你过年一个红包都没有收到!”

    李心慧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意外地接了过去。

    她打开来看,薄薄的几张银票,却是三千两。

    愕然地瞪大眼睛,她吃惊道:“小乖乖,你又卖画了?”

    小乖乖???

    陈青云的嘴角狠狠地抽搐着,再一次正视她的眸光!

    “嫂嫂确定小乖乖是给我的爱称?”

    呃?

    李心慧傻眼了!

    小乖乖自然不是了,只不过是她亲切的一种称呼而已!

    她摇了摇头,正色道:“别扯那些没用的,说,钱怎么来的?”

    “胡大哥从寇家的银两里面拿来赔我们的。”

    “这还差不多!”

    李心慧收下了,转而又道:“收着,以后给你娶媳妇用!”

    陈青云闻言,磨了磨牙,冷哼道:“呵,要是没用女人愿意嫁给我呢?”

    “怎么会?”

    “别瞎说,你这么好,姑娘们肯定会愿意的!”

    还姑娘们?

    陈青云气得心里直冒火,他瞪了她一眼,坚持道:“要是没有呢?”

    这个不是问题吧,李心慧眨巴着眼睛,傻乎乎地道:“你们这里不是可以买吗?”

    “咳咳”陈青云被呛住了,想不到她竟然还打这样的主意?

    他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就那样略微冷冷地看着她,表示他不高兴!

    李心慧忽略他的不高兴,继续道:“你还小,娶媳妇这种事情,水到渠成!”

    陈青云继续盯着她看,不过眉头皱起,表示他很不高兴!

    李心慧有点心虚,眸光微闪,嘴硬道:“这个媳妇的作用还是很多的,比如暖床啊,比如咳咳,比如红袖添香”

    “我给你暖床!”

    陈青云截断她的话,说得很是决然!

    “暖床?”

    她愕然地抬眸,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好似还咽了咽口水,然后快速地摇了摇头。

    陈青云的嘴角涌出一抹笑意,原本那丝决然也变成了揶揄!

    “既然成亲不过是多一个人暖床,嫂嫂为陈家做了这么大的牺牲,这暖床的事宜,我还是做得来的!”

    “更何况现在天冷,嫂嫂晚上一个人睡觉,肯定睡不好!”

    李心慧觉得是她把小叔子带歪了,一个劲地偏离了预想的轨道!

    现在连帮她暖床都说出来了,乖乖,这要是以后她想生一个孩子,那他不

    咳咳,此处不宜继续想下去!

    李心慧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恍惚,原来他已经比她高了!

    这可真是越来越有压力了!

    “我还记得你以前坐在我的床边都要空半边屁股出来!”

    “别逗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陈青云反握住她落在肩膀上的手,紧紧的,深色的瞳孔闪过一丝晦涩的光,他认真地看着她,一直看进她的眼里去!

    “从前我也不敢握嫂嫂的手,可是现在我敢了!”

    “暖床而已,我学得来!”

    “咳咳”

    “青云,放肆了哈!”

    李心慧抽不出自己的手,有点急了!

    某人却显得很悠哉,他已经在跟着萧泽学习气息吐纳之法了,每夜都在练着,不成想,似乎还真有点作用呢!

    他放开她的手,然后给她围上披风,提着灯笼。

    “走吧!”他道,好似刚刚的一幕不过是幻觉一样!

    李心慧走在前面,感觉被他捏过的手热乎乎的,还能感觉那力道,紧绷绷的!

    她的脸颊红了红,热气上涌。

    掀开厚帘子,然后推开门,迎面的一阵冷风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果然,人都不能胡思乱想的!

    现世报就是,她一出门,没看仔细脚下的路,“嘭”的一声,摔在了他的面前!

    屁股重重地落在地上,后果就是,尾椎骨好似受到震动,疼!

    “嘶!”

    她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撑着手,想起来!

    可他比她更快一步,将她抱起来!

    “怎么样了?”

    “疼得厉害吗?”

    陈青云又将她抱回自己的书房,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软塌!

    李心慧原本红的脸也变成了白的,她点了点头,感觉还没有缓过来!

    “一会就好了!”

    “你去让青黛来抱我回去休息吧!”

    她的声音弱弱的,跟病猫儿一样,陈青云的心提了起来!

    他想伸手去给她揉一揉,可那位置也太敏感了,只得怪那地面不平!

    “明天我让余江将台阶填平了!”

    “噗”

    李心慧失笑,她摇了摇头,出声道:“不怪,是我没有看路!”

    “教训呢,以后走路不能三心二意的了!”

    其实那也不是台阶,就是垫基角的时候高出来一点,之前说是要铲平的,可年底不好找人弄!

    “我去找青黛给你揉一揉,你躺一会!”

    陈青云给她拉了被子盖着,出门去找青黛!

    青黛和青鸾炒了两个小菜,跟萧泽萧沐在划拳呢!

    她们虽说是按照礼教培养的,可训练的时候大家不分男女,早已混成一片!

    因此也沾染了不少男子习性,连划拳都会!

    陈青云也确实被闪了眼睛,刺了耳朵!

    青黛:“照我说是公子不够主动,夫人摆明了那么疼他,什么都由着他,他若是肯无赖一点,这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青鸾:“哎,不对,应该是公子太嫩了,夫人舍不得下口,这还没吃出点味来呢,就咽下去了!”

    萧泽:“你们女人都不了解男人,照我说是公子某些地方还小,硬不起来吧!”

    萧沐:“不会的,那些世家子弟,寻常十三十四都有寻花问柳的,公子过了年去都要十五了!”

    陈青云:

    “咳,青黛,出来一下!”

    陈青云在外面喊了一声!

    屋里诡异地静了片刻,然后乒乒乓乓,似乎是酒杯子掉地上的声音!

    青黛几乎是被推出来了,她埋着头,感觉已经没有脸见人了!

    他们竟然荒唐到,公子来了都没有发觉!

    要死了,青黛捂脸,欲哭无泪,满脸戚然开心一刻:

    晚安,明天看青黛神助攻!

    哈哈哈,三爷有点小坏,竟然让嫂嫂摔了屁股!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