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五章暧昧的叫声
    李心慧的手抱着陈青云其中的一只脚,从他的脚踝处摸到他的脚板心,然后是脚背,脚指头。

    小拇指的外邦是硬硬的,那种硬像是死皮,回弹得很慢。

    脚底板还好,回弹的力量很强。

    李心慧检查了一圈,确定他两只脚的小拇指顺延靠后和脚后跟的地方有陈年冻疮。

    脚板心有些茧子,硌手,脚掌宽厚有力,脚背细滑,摸起来很舒服!

    脚是好脚,李心慧在心里点评,诸不知,某人憋得要炸了,面容都微微扭曲着了,好似想笑,又好似想哭,那百般难捱的滋味,好似天上掉的金子太大块,砸晕了他,可金子又被人抢走了,自己还得贴补药钱!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陈青云是深有体会了!

    她摸着脚的手好温柔,好似比水温更烫,她手指滑到脚心的时候,他下意识想要抽回来,不泡了。

    可他有特别喜欢那种滋味,爱若珍宝,连他的脚都不嫌弃!

    他又想忍着,让她摸过够。

    结果她还真的是,仔仔细细,方方面面,真的摸了个够!

    甚至于,还掐了几把脚心!

    陈青云发誓,他真的是使出全身的力气才压制住一蹦而起的**!

    他的眼眸一暗再暗,看着她把手伸出来的时候,暗暗在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以为折磨就此结束!

    可他到底没有摸清她的路数,只见她把手擦干净以后,拿着毛巾对着他道:“把一只脚伸出来!”

    陈青云抬起左脚,她擦拭干净上面的水以后,将他的叫放在她的双膝上。

    “要干什么?”

    陈青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慌乱,他想把脚缩回去,脸颊和耳根都红了!

    他想,他猜到了她要干什么?

    果不其然,只听她道:“哈哈,你怕什么?”

    “我就是给你按摩一下,通通经络而已!”

    “这样等会再泡第二次,那些陈旧的冻疮就不会发痒,发痛了。”

    “一个人的脚跟五脏六腑都是相同的,我这里还有很多泡脚良方呢,治疗冻疮的算是最简单的了!”

    李心慧想着自己喜欢的那些泡脚良方里面,还有增强**的,当即觉得好笑得很!

    想不到当初的自己,竟然也有如此内腐的时候!

    陈青云看着她一直抿着红唇在笑,有些压抑,偷偷的那种笑容!

    他以为是在笑他,笑他局促又僵硬,笑他赧然又紧张,或者笑他想打退堂鼓,把脚缩回去!

    他努力绷着脸,暗暗掐着自己大腿的位置,只当自己把腿断了,那前面的一截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

    可是现实是很残酷的,他很快就知道了,前面那截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

    反正一开始是很舒服的,就像是她给他按摩颈椎的时候,或者踩背的时候!

    她的手指灵活地转动着他的脚趾头,然后猛然一拉,骨节咔咔地响!

    嗯舒服!

    可这个真的很短暂,一会就过去了!

    接下来她捏了捏他的脚踝,然后又转移到了脚底板,她用两根手指弯曲,顶着这他的脚底板,好似刮痧一样往下顺!

    哇这感觉,还是舒服!

    可这个真的也很短暂,一会就过去了!

    然后她用弯曲的手指顶着他的脚板心,用力地按着,还使劲揉了揉!

    “啊嗯嗯啊”

    “啊嫂嫂轻点”

    “痛啊痛不要了”

    暧昧的声音引人遐想,可事实上陈青云忍得脸色都变了,似哭,似笑,他已经不掐他的大腿了,他发现那截太高,他已经该掐膝盖下面的脚肚子了!

    然而,还是没有屁用啊!

    这感觉太酸爽了,痛得他想大叫,可那感觉却不是痛,似乎是痒!

    可痒也没有这么难受啊,抓心挠肺的!

    陈青云的手背上青筋都出来了,是他受不了的时候,用力按着小腿肚凸显出来的!

    李心慧对陈青云的叫唤充耳不闻,手下该使劲使劲,该换穴位换穴位!

    嘴里还振振有词道:“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一会你就习惯了!”

    “不是痛,是舒服!”

    如果男人可以像女人那样哼哼唧唧,估计陈青云早就哼成一首歌了!

    他的脸色变了变,红唇都咬出齿痕了,眼眸水雾弥漫,泛着羞意连连的红光,真正像极了:雨露承恩千娇态,吹落红梅百媚生。

    陈青云多想说,不习惯的!

    真的不习惯,尤其是她还在暗暗用力!

    “不要了,嫂嫂!”

    “受不住了!”

    陈青云告饶,如果这是第一次的感觉,那么这感觉未免太凶猛了!

    可抱着他脚的人却依旧充耳不闻,继续自顾自的道:“要的,这才刚开始呢!”

    李心慧感觉小叔是敏感人群,她都没有怎么按呢,他就叫得这么惨?

    她看了他一眼,哇塞,这一看不得了了!

    小叔好俊俏啊,眼眸含泪,红光蔓延。

    红唇紧咬,软萌娇嫩。

    她下意识松手,不敢继续按了!

    陈青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抬眸看她!

    李心慧可不敢跟那样娇滴滴的眸光对视,她连忙低头,“啪啪啪”地给他拍打着脚背,松缓着他紧绷的身体!

    陈青云松缓地吐了一口长气,柔声道:“嗯,这样就可以了!”

    “啪啪啪“

    一串连贯的声音让门外的青黛,青鸾,萧泽,萧沐羞红了脸,原谅他们想得太多了!

    有时候执行任务,潜伏青楼是常有的事!

    对于这种“啪啪啪”的声音,他们深有体会!

    他们放完烟火以后,龚嬷嬷和采薇采荷带着高竟去漪澜小筑了。

    长康和余江在院子里收拾!

    他们四个是来寻各自的主子,谁知道

    咳咳也许画面太美,可是他们没有胆子看!

    不过四人却以兼职暗卫的身份,各自靠了一根梁柱,听的那个叫津津有味!

    房间里,李心慧感觉手有些震麻了,她放下陈青云的脚,对着他道:“还有另外一只!”

    陈青云后怕了,摇了摇头,不肯!

    李心慧见状,正色道:“快点,不能半途而废!”

    “等会再泡一次,明天就能好了!”

    陈青云还是不动,他坚定地摇了摇头,后怕道:“也不是很痒,很痛,我能受得住的!”

    “我下手轻点!”

    李心慧不想他一只好,一只不好!

    那样一只痒起来更难受!

    陈青云不太相信她,可是左脚入水以后,感觉比之前舒服很多!

    有一种,由里到外的舒服,不是单纯地被泡着舒服!

    他有些异动,这时,只听她继续催促道:“没事的,长痛不如短痛!”

    好吧,他认命地伸出右脚给她!

    人的脚很多大小都是不一样的,敏感度自然也不一样!

    陈青云悲催在,右脚比左脚更为敏感!

    他已经察觉到嫂嫂温柔很多了,可是她的温柔对他来说,像火,烧在他心里的火!

    星火燎原,无法扑灭!

    他想他需要痛来让他清醒一下,于是他忍着不适的异样,出声道:“嫂嫂用力些!”

    李心慧闻言,闹了一个大红脸!

    这话说的,好似她在干什么卖力气的暧昧活计一样!

    她低垂着头,努力压抑自己不去看他的眼睛,然后出声道:“是不是适应了!”

    陈青云下意识想摇头,可为了让自己不全身瘫软地摔在洗脚水里,他决定说谎!

    其实也没有说,就是“嗯”了一声!

    可那嗯的声线太长,太暧昧,让窗外的四人下意识紧贴大柱子,深怕自己摔下去!

    “嗯嗯有点痛”

    “嗯比刚刚好一点!”

    “啊嗯痛”

    陈青云又开始了暧昧的叫唤,那红唇都快咬出血了,眼眸里的红光也也都要下雨了!

    终于,李心慧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站起来,看着已经不咕咕冒泡的汤药,对着陈青云道:“这个温度还很烫,加着盆里的温水,应该刚好!”

    “现在两只脚都按完了,你好好泡一泡,明天就好了!”

    陈青云有气无力地伏在自己的膝盖上,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身体还隐隐轻颤着,像是被某人狠狠欺负了一样!

    李心慧的嘴角微微抽搐着,轻咳一声!

    “咳咳以后不要再让脚受冻了,按起来费力!”

    “嗯不敢了!”

    陈青云老实交代,真的不敢了,他已经在心里惨哭了无数次!

    门外,四根大柱子纷纷滑到一片暗影

    青黛:说好的暧昧呢?

    青鸾:呜呜,她的心肝都要蹦出来了,结果竟然是按脚!!!

    萧泽:汗,怪自己春宫图看多了!

    萧沐:舞艹,原来是自己污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