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四章摸他的脚
    这个年,很简单!

    简单到只能让人感受到温馨幸福的气氛!

    陈青云买了很多烟火,准备借着过年的时候,大家好好乐一乐。

    长康和陈赖皮负责在院子里按照李心慧的指示摆了一个心形的烟火,萧沐和萧泽负责瞬间点火。

    众人站在廊檐下,等到那烟火刹那间升空的时候,都下意识抬首,全神贯注地盯着!

    “嘭,嘭,嘭,嘭,嘭”

    连贯的声音几乎瞬间一起,应接不暇的心形烟火跃入众人的眼眸。

    大家不敢置信地看着,真的不一样。

    太漂亮了,让人几乎不敢想象,这就是一瞬间放出来的!

    仿佛,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李心慧抬首,忽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她回到了原本属于她的时代,可是当她眸光随着烟火的落寞而低垂时,才顿时清醒过来,这个梦真短暂!

    短暂到,来不及圆满!

    她略带苦涩地勾了勾嘴角,转身去了厨房。

    陈青云见了,悄然跟上!

    烟火还有很多,大家尝到了甜头,第二次摆了一个陈字。

    萧泽和萧沐自然不够,青黛和青鸾也一起帮忙点!

    大家凑在一起玩乐,不分男女,不论尊卑。

    明珠郡主看着跟大家玩在一起的儿子,他似乎已经不在依赖她的怀抱了,心里有点淡淡的惆怅,可更多的却是愉悦和幸福!

    以前她的竟儿,走路经常都会体力不支,摔倒。

    可是现在他能跑,能跳,看起来跟正常的孩子没有区别!

    明珠忽然想给父王母妃写一封长信,将她内心里,失散多年的幸福感给好好表述一番!

    她看着被众人照顾得很好的儿子,第一次如此放心地选择转身离去,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不用再顾忌一丝一毫。

    热闹的院落,安静的厨房,寂静的漪澜小院。

    仿佛这一切,都是祥和宁静里的一种幸福。

    李心慧煮了药水,加了姜块,准备给青云泡泡脚。

    大年三十,要守岁的。

    她不想他的脚长冻疮,那东西又痒又难受,不容易好!

    她看着灶台的炉火发呆的时候,忽然有一道暗影挡住了她眼帘中的一半光亮。

    “你怎么来了?”

    李心慧转身,意外地看着跟进来的青云。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很开心!

    “我看到你一个人来了,就想过来看看!”

    “需要我帮忙吗?”

    “需要,过来烧火!”

    李心慧丝毫不客气地使唤道,这个年,很温暖,不用再为薄薄的被子发愁了。

    她看着蹿高一大节的青云,嘴角含笑,眼眸里满是欣慰的柔光。

    陈青云转身,把门关上!

    那些喧嚣都关起来了,剩下他和她,仿佛一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他们的身边还没有这么多人!

    他们也还没有这么富有!

    他们还拥挤在厨房里,矮板凳,矮桌子,大灶台,琐碎凌乱,参差不齐。

    寒风萧萧,夜幕低语。

    他帮她烧火,默默地做着打扎的活计。

    她手脚勤快,麻利地在灶上架锅翻炒。

    一切,恍惚之中,将二人彼此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李心慧看着蹲下去烧火的陈青云,拿了两条小板凳,两个人坐在火炕边。

    火红的光照耀在两人的面容上,红彤彤的,连娇羞的红霞都自叹不如。

    “过完年,《食香阁》开张,我准备正式收一批以开酒楼为目的的学徒,将陈记的招牌彻底做出来。”

    “到时候一家酒楼净抽一成利,积少成多,日后你若是入仕,也不会手头拮据。”

    “张家,谢家,柳家的生意虽说利润银子厚,可那也要看他们的机缘造化,懂得推陈出新,方是长久之道。”

    “如若不然,也不过一二十年光景。”

    一二十年,已经很长了。

    陈青云眯乜着眼睛,眼缝里透出一丝晦暗不明的光。

    他没有想到,嫂嫂已经想得那么长远,一二十年。

    既然一二十年都害怕照顾不周,要将陈记彻底发扬光大,让他永远都不用为银子发愁。

    为何又透出一股,她会不在他身边的惆怅之感?

    陈青云感觉心里有点酸酸涨涨的,那点旖旎心思顷刻间荡然无存。

    他低垂着眼睑,闷声道:“是不是在嫂嫂的眼中,青云就是这般没用?”

    “连自己的养活不了,甚至于将来更甚?”

    “呃?”

    李心慧看着他那委屈的小样子,感觉自己打击到他作为一名男子的自尊心了。

    她立即换了另外一种说法,继续道:“怎么会,你这么能干!”

    “我的意思是,希望累积一些财富,让你将来可以大展拳脚,不用担心受金钱限制。”

    “比如,可以用金钱培植自己的人手,或者买些土地佃租,置办一些牢靠的家产。”

    陈青云微微撇开脸,似乎还是不开心的样子!

    李心慧见他的红唇抿着,映着火光,色泽十分艳丽。

    眼睛低垂着,那睫毛长长的,卷翘浓密,好似跳动的火影,忽然就让她心头一动。

    她添了添唇,冬天了,唇瓣总是有点干。

    可她的舌头刚伸出来,他就抬起头了,四目相对,她忽然感觉自己在垂涎他的美色,脸颊轰地就通红通红的。

    眼眸里的红光闪烁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火焰闪的。

    “不是说,要煮药水给我泡脚!”

    陈青云抿着红唇,透着一丝揶揄的笑意。

    李心慧连忙跟着点了点头,慌乱地站起身来。

    大锅里的水咕咕地冒着热气,也不知道开了多久了。

    氤氲的热气一直往李心慧的脸颊上冲,她忽然觉得自己好丢脸,竟然,竟然要想凑过去啄一口。

    她伸手去摸了摸额头,还好,不烫。

    心里长长地吁了口气,李心慧转头,只见陈青云眸光灼灼地盯着她,似笑非笑。

    呃!

    “你看什么呢?”

    “嫂嫂真好看!”

    这话,说得跟一个孩子似的!

    可李心慧还是受用地红了脸,露出了愉悦的笑意!

    她指挥着陈青云道:“你先端一盆去房间泡,等会我再用大壶再给你拎一些过去!”

    横竖都是要守岁的,陈青云根本不想离开她的身边,他将木盆端过来,然后放在小板凳的旁边。

    “就在这里泡吧,这里还暖和一些。”

    李心慧看着烧得旺旺的大火,点了点头,随即帮他兑了些许冷水,让他脱了鞋袜伸脚进去泡。

    大火上还熬着半锅药水,李心慧把灶台底下的火移出来,让火星继续维持滚沸的温度,然后在灶台外加了些柴,挨着陈青云的身边烧了起来,让他不会觉得冷。

    她蹲在他的旁边,身体一动一动的,偶尔被烟熏着了,皱着眉头,揉着眼睛,微微仰着脸,露出娇艳的红唇。

    随着那跳动的火光,房间里一会暗,一会亮,好似心里起起伏伏的想法,压抑不住,让人心旌荡漾。

    “咳咳!”

    陈青云轻咳一声,眼眸微动,神色平静而惬意。

    “怎么了?”

    她转头,还是蹲在地上,仰着头问他!

    “有点痛,痒痒的,麻麻的,连着心的位置!”

    他道,手指着心脏的位置,像是一个诚实无比的孩子。

    李心慧皱了皱眉,那就是有陈年的冻疮了。

    她拍了拍手上的灰,搬个小凳子坐到他的对面,两个人的中间隔着一个泡脚的木盆。

    找了一块擦手的毛巾放在一边,她伸手去水中摸他的脚

    陈青云的眼眸越瞪越大,瞳孔越来越深,暗沉沉的,好似风雨欲来。

    他的意思是,是想暗示她,他的心有些不舒服!

    不是脚啊

    陈青云在心里愁肠百结,他是要说实话呢?

    还是继续让她误会呢!

    嗯

    好舒服!

    算了,还是让她误会吧,他想,这种美妙的感觉,他实在是太喜欢了!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