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三章欢喜过年
    腊月二十八搬家,腊月二十九把里里外外都收拾好。

    腊月三十的时候,正式过年了。

    长康领着陈赖皮在宅院的里里外外贴对联,青黛和青鸾帮着李心慧在厨房打下手,大年三十,饭菜自然是要丰盛一些。

    陈青云带着高竟在门外徘徊,高竟的眸光远眺着,希望能够看到他娘的身影。

    可惜两个人等了一上午,陈府的大门前却依旧一个人都没有。

    高竟撑着小脑袋,小小的身体缩在厚实的棉袄里,鼻子有点红了,可还是不想走!

    陈青云感觉脚都冻麻木了,他拍了拍高竟的小屁股,出声道:“竟儿,要不我们回去吧!”

    高竟摇了摇头,他不要回去!

    他要等娘,娘说了,会回来跟他过年的。

    “青云叔叔,我们再等一会,就一会好不好!”

    “我娘说过的,她会来的,她不会食言的。”

    陈青云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儿。

    倔强的神情跟他年幼时一样,仿佛等不到,就不会甘心一样!

    长康和陈赖皮出来擦拭匾额,两个人抬着楼梯出来,冷不防看到大门外站着的陈青云,十分意外。

    不过一看到他怀里的高竟,立即就释然了!

    这几日高竟闹着要娘闹得厉害,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公子,快进去吧,我师傅说要摆桌供奉了!”

    这种事情,当然是男丁来做比较好!

    陈青云点了点头,看着垂头丧气的高竟,出声道:“我们先进去一会,青云叔叔忙完了,再带你出来等你娘!”

    高竟知道青云叔叔有事,可他的眸光还是舍不得收回来!

    磨蹭一会以后,他了点点头,道了一声:“好吧!”

    他们转身往大门走去,这时只听一阵跶跶的马蹄声响了起来。

    高竟下意识回头,陈青云立即驻足。

    他们的宅院在码头边上,大过年的,码头边除了守仓库的长工,根本没有人来!

    陈青云抬首看去,只见余江策马而来,穿着厚厚的大袄,带着雪毡帽,一副风尘仆仆,满面风霜的样子。

    高竟的眼睛一下子就暗了下去,可马蹄声显得多了起来,一连串,好似车队。

    陈青云意外地聚拢眼眸,只见那车架十分豪华,而且后面还跟着四五辆马车。

    嘴角微微抽搐几下,陈青云还未出声,只听见高竟道:“是我娘,是我娘的马车!”

    最前面的马车一下子掀开车帘,明珠郡主恨不得立即扑到儿子的身边,她的眼眸含着泪光,却闪烁着喜悦激动的光芒。

    她的车架还未到跟前的时候,余江下马,勒了勒缰绳,压低声音对着陈青云道:“我们都先去了书院,碰了头就一起来了!”

    陈青云颔首,看着余江老练许多的面孔,转头对着长康道:“先带余江去洗漱,一会就吃饭了!”

    “好勒,余大哥这边请!”

    长康连忙上前招呼,陈赖皮在原地站了站,直到那车队上前,他这才不好意思地凑了过去,希望能帮上点忙。

    明珠郡主是秘密出京的,她知道竟儿的身份根本瞒不住,所以在拿到和离书就告知了父母真相,带着身边的亲信,离开了京城。

    贤王夫妇自然是又气又恼又心疼,还得帮她瞒着,收拾尾巴。

    简直就操碎了心!

    明珠郡主前脚刚刚出京,后脚皇上就拿到了事情真相的始末,包括高竟假死等等。

    皇上的嘴角抽搐着,看到“定南府齐瀚入仕弟子陈青云协同寡嫂鼎力相助,平西将军亲自护送离开!”

    “寡嫂上一次陈青云针对寇家,也是因为这个寡嫂吧?”

    “想不到他们叔嫂二人感情也如此深厚!”

    皇上合上贤王上的密折,眼眸里的光渐渐变得孤寂起来!

    一旁的秦公公面露哀切,不敢多言。

    气氛一时沉凝下来,仿佛透着一股无法言说的痛苦!

    过了一会,只听皇上清冷道:“查一查高家当年跟陈家的恩怨!”

    秦公公愕然的瞳孔收缩一下,透着一种无法捉摸,却觉得理所当然的眸光。

    他点了点头,悄然退出外殿,吩咐随时等候的皇宫暗探。

    漪澜小筑是为明珠郡主准备的,可她带的人太多,后来直接甩了三十人去包了客栈,只带了日常侍候她的龚嬷嬷,采薇,采荷,准备暂居漪澜小院过完年,再行打算。

    有了明珠郡主的加入,李心慧便开了两桌。

    女眷跟孩子一桌,男子一桌。

    大家都吃得很欢乐,高竟也吃了不少。

    明珠郡主看着儿子能够正常进食了,并且还吃了不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她把儿子抱在怀里掂了掂,发现还掂不动了!

    愕然的眼眸满是惊喜,她捏了捏儿子长了些肉的脸蛋,转身对着李心慧道:“我准备让竟儿认你做干娘!”

    李心慧十分意外,她挑了挑眉,推辞道:“不用了,我一个寡妇”

    明珠郡主斜倪了她一眼,不高兴道:“寡妇怎么了,我想当寡妇都没有机会!”

    “噗”

    这话说的,龚嬷嬷,青黛,青鸾,采薇,采荷都忍不住喷笑!

    李心慧也忍俊不俊,她摇了摇头,还是拒绝道:“小孩子家家的,谁对他好,他便就会对谁好!”

    “你不在的这些日子,他虽然依赖我,心里却一直惦记你!”

    “今日一早拉着青云,足足等了你一下午,我估计青云的脚都冻麻了,等会我还得煮点药给他泡泡脚。”

    明珠郡主气闷,要是别人跟她说,她一定回怼,不就是脚麻了吗?又不是脚断了!

    可是对向是她和儿子的恩人,她就显得有点憋屈!

    “你不认也得认,我都跟我父王母妃坦白了,就是你跟青云帮的我!”

    “反正我现在跟高家闹到这个地步,回去是不可能的了,他们现在只能想着法地护着我,护着你们!”

    明珠郡主说完,似乎还有些洋洋得意!

    李心慧无语地翻着白眼,她算是明白了!

    明珠郡主这个傲娇习惯了的小性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韬光养晦!

    也幸好她自己有把握,不然若是连累青云

    “行吧,竟儿,叫干娘!”

    李心慧随口搭道,一点也不上心!

    明珠郡主气闷,觉得委屈了儿子!

    她道:“都没有好好准备,不算!”

    可高竟却欢欢喜喜地叫了一声:“干娘!”

    “乖,多吃点!”

    李心慧给高竟盛了汤,心里美滋滋的,总感觉没有白疼这个“干儿子”!

    明珠郡主气笑了,十分不耻道:“你的见面礼呢,红封呢!”

    李心慧从袖带了摸出给高竟准备的压岁钱递过去,然后指着高竟身上穿的小棉袄道:“嗯,这个我做的!”

    “小棉裤我做的,鞋子我做的,吃的碗我买的,吃的饭,我做的,还有兜兜里的银子也是我给的!”

    李心慧说着,挑了挑眉,一点都不惧明珠郡主那狐假虎威的架势!

    明珠郡主气闷,不过她转而想到一个点子,可以替她搬回一局。

    只见她抱着儿子亲了一口,对着李心慧道:“现在儿子是我们两个的了,她叫你一声干娘,我们就是姐妹!”

    “我自然是比你大的,所以你以后得唤我一声宜姐姐!”

    李心慧看着明珠郡主那还嫩得掐得出水的皮肤,无语地眨了眨眼睛!

    就她那年纪,她大学才刚毕业而已!

    古代的早婚早育真可怕,李心慧打了个寒颤,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宜姐姐安好!”

    李心慧叫完,伸出手对着明珠郡主道:“宜姐姐,红包!”

    明珠郡主哪里会随身带着红包,不好意思地红了脸,眼眸羞恼地瞪视着李心慧,大声道:“没有!”

    “那么”

    李心慧的眼眸转移到她给竟儿的红包上,她的眼眸动了动,似乎想要要回来!

    竟儿见状,立即把自己的红包抱得紧紧的,着急道:“这是我的!”

    “哈哈哈哈”

    大家见他那财迷的样子,顿时轰然大笑,就连明珠郡主都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蹭着儿子的额头,眸光温柔而庆幸,对着李心慧流露出深深的感激!

    隔着四扇屏风后的另外一桌,也下意识勾起了嘴角!

    明珠郡主显然不是夫人的对手,可叹,夫人永远知道怎么把气氛调节到最轻松愉悦的氛围!

    陈青云想着嫂嫂刚刚说的,给他煮药泡脚,忽然就觉得,这个年,过得真的很有意思!

    至少让他有点期待接下来的时间了开心一刻:

    虽然晚了,可至少还是更了!

    明天孩子上学了,希望能够多更一点!

    爱你们,明天上温馨小暧昧!

    你们说,脚底按摩怎么样?

    嘎嘎嘎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