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二章和离
    高鸿骑上高头大马的时候,迎面的冷风一吹,他才恍惚,刚刚他说了什么?

    他说要休了周宜,然后他要进宫。

    周宜的毒言仿佛还在耳边回荡,高鸿忍不住在心里打了一个寒颤!

    他终于清楚地知道,那个女人的心里已经没有他了。

    甚至于,恨不得他去死!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明明一开始的时候,她不是这样的!

    有些娇气,有些傲慢,可却大方知礼,懂得讨他欢心!

    看着他的时候,眼波流转,媚色骄纵。

    高鸿还在回想往事的时候,明珠郡主的车架已经超前一步了。

    她掀开车帘,冷笑道:“国公爷,麻烦骑快一点,我可不想还没有和离,就当寡妇了!”

    高鸿冷冰冰的心再一次受到了伤害,他信周宜敢和离!

    可是皇上呢,贤王呢?

    怎么可能,就此跟高家增大嫌隙!

    高鸿好似找到了一些主心骨,到时候在皇上和贤王的面前,他还可以趁机把明珠郡主所作所为,恶言恶语都说出来!

    到时候说不定是这毒妇被申饬一番。

    想到这里,高鸿终于策马奔驰起来!

    车厢里,明珠郡主将钗环都卸下来,头发散开,脸颊扑了些许白粉,面容看起来素稿极,哀哀欲绝的神情更是惹人垂怜。

    可她深邃的眼眸极冷,只听她对着龚嬷嬷道:“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

    “一块床板都不要给我落下了!”

    龚嬷嬷的眉头抽搐几下,微微低着头,恭敬道:“都按郡主的吩咐,我们的马车一出国公府,他们就立即往新宅院搬。”

    “就是当初王妃提前送来的盆栽都搬了!”

    明珠郡主闻言,心里这口恶气才稍稍出些!

    很快,夫妻二人都进了皇宫!

    腊月里,夫妻吵架,向来劝和不劝离。

    贤王和王妃还没有到,世子爷也没有到,皇上看着沉默不语的高鸿,又看看哭得眼睛都肿了的侄女,自然是心里怨怼。

    他要是没有记错,宜儿这孩子去了杭州府三年,高鸿都没有去看过一次!

    想到这里,皇上的心里更加不满了!

    高鸿见周宜一进皇宫就开始哭,连句大声的话都不敢说,心里总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皇上那眸光意味深长,一下又一下地打量着,高鸿又变得心虚起来,好似这场夫妻之战,自己没有半点胜算一样!

    可分明,他之前很有底气的!

    高鸿狐疑着,总感觉自己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等到贤王,贤王府,世子爷以及世子妃都来的时候,高鸿后知后觉,自己被周宜带沟里去了!

    皇家是周宜的娘家,他竟然跑到妻子的娘家找说法来了!

    暗暗握了握拳头,高鸿当即拉下脸,率先道歉道:“宜儿跟我在闹别扭,都是我的错。”

    “皇上,岳父,岳母,大哥,大嫂,这都是我的错,竟儿走了,宜儿心里难受,是我没有体谅她!”

    周宜暗暗掐了掐掌心,疼得她的眼泪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她扑倒在贤王妃的怀里,当即大哭道:“母妃呜呜母妃带我回家,母妃带我回家”

    贤王妃心都要碎了,哪里管什么高鸿伏低做小!

    她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对着高鸿就冷声道:“国公爷严重了,你身份贵重,什么体谅不体谅的?”

    “横竖你们现在日子也过不下去了,本宫先带宜儿回去!”

    高鸿哪里肯,现在不把人弄回去,到时候去接,显得更丢人!

    他当即对着皇上跪下,忏悔道:“皇上,都是臣的错,是臣没有当好为夫之责!”

    “可宜儿终究是微臣的夫人,年底还在王府,外人多有猜测微词啊!”

    “国公爷就别说那些虚的了,我家小妹不在你们国公府三年,我看你们国公府的日子不照样过得好好的!”

    “竟儿不在了,我看你们国公府一点影响都没有!”

    “可怜我那外甥,只怕连爹的样子都记不清楚吧?”

    贤王世子讥讽着,好似早就看透了高鸿这个小人!

    明珠郡主就是哭,任凭爹娘和大哥大嫂,皇伯伯分别跟高鸿周旋,或警告,或奚落,或甩冷脸子。

    周宜一直哭,眼见高鸿已经被磨得没有脾气了,她看准时机,立即从自己的袖口里掏出一把金剪刀!

    她想也没有想就往自己的身上扎去,贤王见了,吓的肝胆俱裂,连忙帮她打掉!

    皇上也被吓住了,高鸿也呆了!

    贤王妃和世子妃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虽然被打掉了剪刀,可是因为太锋利了,还是刺伤了明珠郡主胸口的位置!

    那个地方有血汩汩地冒出来,贤王妃惊叫着,大声道:“太医,太医!”

    “宜儿,宜儿!”

    “宜儿,宜儿!”

    接连都是叫声,可周宜却笑着,好似一朵开败的海棠,泛着一丝黑色的光芒,那光芒仿佛地狱里的幽光。

    她从地上捡起了尖刀,不顾还在流血的身体,然后道:“竟儿死了,我也不打算活了!”

    “那个贱人害死了我的竟儿,我就要杀了她,谁拦着,我杀谁!”

    “高鸿算个屁,国公爷了不起啊,不过是一个为了权势地位可以置自己亲生儿子不顾的畜生罢了!”

    周宜说着,说着,又哭了!

    这一次是真哭,撕心裂肺的,哭得全身都在抽搐!

    她看着因为担心她而走下龙椅的皇伯伯,泪光闪烁,哀哀欲绝道:“宜儿该听话的,皇伯伯说得对,他不是良人。”

    “可宜儿那时还小,不懂什么叫做良人。”

    “这个人,新婚三月便跟养了外室,这个人,对我的儿子置之不理,这个人,包庇维护杀害我儿子的凶手!”

    “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明珠郡主说完,便举着剪刀对着高鸿冲了过去,她其实知道杀不了高鸿,不过她就是要大家都知道,她跟高鸿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果不其然,世子立即上前拦住了她。

    接着立即夺了她的剪刀,吩咐宫人快叫御医。

    高鸿被周宜这一手给惊呆了,他有些恍然地站在一边,直到御医进来。

    可周宜根本不让御医包扎,她越是挣扎,原本已经凝住的鲜血又流了出来,她还穿着素稿一样的衣服,那颜色十分醒目。

    连皇上都看不下去了,对着御医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他慢慢走近周宜的身边,然后轻哄道:“宜儿,有什么委屈跟皇伯伯说,你这桩婚事是皇伯伯做的主,若真过不下去了,皇伯伯自然会让你和离。”

    “可你不能糟践自己的身体,你这样让皇伯伯的心里难受。”

    高鸿听到皇上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真正明白了周宜的意图!

    她是真的想和离!

    光明正大的和离!

    高鸿的瞳孔闪烁着,眸色深深地变了!

    他紧绷的面容闪过一丝厉色,上前一步对着周宜道:“竟儿没有了,你就这般作践自己的身体?”

    “宜儿,我们还年轻,还能有很多孩子的!”

    “乖,让御医来包扎伤口,你想回王府住就回去,想回来的时候,我再去接你!”

    高鸿放宽策略,可此时已经没有人理会他的话了!

    周宜更甚,她的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那手沾了血,她就用带血的手指着高鸿,一字一句道:“我宁愿死,宁愿削发为尼,也绝不愿意再做你的妻子!”

    “当年身怀竟儿见红,我一直以为竟儿的心疾是我造成了,可原来竟然是是我吃了不利于胎儿的药物。”

    “竟儿出生,身患心疾,太医跟我说,无药可治,后患无穷,却没有跟我说,竟儿会死。”

    “是后来,养在府里那帮庸医跟我说的,竟儿活不过弱冠!”

    “是那帮庸医,被人买通,包括在杭州府的大夫,也被人买通了,用药把我的竟儿治死的,丝丝缕缕,以为天衣无缝吗?”

    “哈哈哈哈,天在做,人在看,高鸿,我的竟儿是死了,可是那些庸医还活着,那些接触过竟儿的人还活着,这世间,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高鸿这一生,也许都无法忘怀周宜癫狂的一幕。

    太真实了,真实到,他产生了深深的愧疚和自责,真实道,他认为是自己害死了长子!

    早有预谋的周宜拿出了她暗中查探的口供,一场夫妻闹剧划下帷幕,他跟她和离了。

    和离书盖上玉玺的时候,高鸿还是懵的。

    直到她看到周宜畅快的笑,那笑容太明媚了,明媚到刺痛他的眼睛!

    然后他看到周宜拿着和离书,仰头喷了一口血,软软地倒了下去!

    接下来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世子爷将他暴打一顿,直到打昏了他!

    高鸿本以为,过上几个月,也许,丧子之痛过去以后,他会再见到周宜,会有一丝奢侈的希望,她笑着走过来,挽着他的手,温柔地叫他相公!

    可是他等来的却是周宜年前离京,不知行踪的消息!

    开心一刻:

    更新早点,可能下午的晚点!

    亲们见谅,三爷会尽量多更的!

    下章,欢欢喜喜过年喽!

    过完年,小叔瞬间长大了,哈哈哈!

    然后是下一卷,只要说两个人的情意了,当然,还有嫂嫂和小叔的桃花!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