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一章故意激怒
    英国公府传承已有百年,底蕴深厚,子嗣昌盛。

    到了高鸿这一辈,光是嫡亲的兄弟就有五房,还不算其他庶出。

    明珠郡主当初看重高鸿,那也是高鸿俊美无俦,才华出众,年纪轻轻就已经从三个哥哥当中脱颖而出,承袭爵位!

    可惜她一向自傲,自以为自己出身高贵,端庄美丽必然能够让心爱的男人为之倾心,丝毫不知道,原来也有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时候!

    明珠郡主带着小世子的棺椁回来的时候,整个英国公府的震动不大,仿佛早就知道,这个小世子根本活不长久。

    然而平静的风暴在小世子下葬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明珠郡主先是收拾了一干国公府里丫鬟婆子,然后将矛头对准了高鸿的宠妾,林姨娘。

    林姨娘曾经是太仆寺丞的女儿,可惜后来闹出了跟高鸿珠胎暗结的事情,父亲被罢官,而自己也委身成贱妾。

    又是一日,天色灰麻,地面上还透着湿冷的寒气。

    可穿着夹袄,围着披风的林姨娘却已经跪在了明珠郡主的正院前。

    左右两边有大大的铜缸,养着几株蔫蔫的睡莲。

    暗色的琉璃瓦顺着屋檐滴落了些许露水,伙房的几个小丫头端水的端水,煮茶的煮茶,忙得直哈气。

    龚嬷嬷掀开帘子,一眼就看到那跪在地上的林姨娘,啐了一口,低声问着身边的丫鬟道:“跪了多久了?”

    “小半个时辰了!”

    龚嬷嬷闻言,朝着郡主的寝内走去。

    明珠郡主穿着素色的袄子,立起的领口有着雪白的狐毛领子,衬得青丝披散下的她小脸白皙细腻,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好似真正的明珠一般,散发着熠熠光辉。

    她抹着润肤的香膏,神情闲适悠哉,可眼眸却透着一股子狠戾的决绝。

    龚嬷嬷掀开珠帘进来请安,明珠郡主便道:“往她的脚下泼些冷水,以免国公爷的火气不够大。”

    龚嬷嬷闻言,立即吩咐下去。

    几盆冷水浇在林姨娘的脚下,她的双膝和大腿都湿透了,浑身冷得发抖,唇瓣发青,面色发紫。

    明珠郡主盛装出来的时候,看到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忽然就想到了,被惊悸日夜折磨,夜寐不安的儿子。

    她斜倪着地上的人,眼里好似冰锥一般,直射而去。

    “高鸿有本事护得了你,可谁让他没有办事护着你爹娘呢?”

    “心痛到想死的滋味,我会让你一一品尝的。”

    “来人,把她弟弟的手送上来!”

    明珠郡主厉声道,暗卫立即现身,将一只断手扔在林姨娘的面前。

    那断手都僵了,皮肉翻滚,夹着骨渣凝血,林姨娘看了一眼,只觉眼前一黑,差点昏倒。

    刺鼻的血腥味,深深袭来的恐惧,弟弟的前尘,父母的殷切希望一切都没有了。

    林姨娘看着那只断手,一直看着,那确实是她弟弟的,上面还有一颗小黑痣。

    “周宜,你不得好死!”

    林姨娘忽然爬起来,咒骂一声,神色癫狂。

    明珠郡主抱着暖炉坐着,身边的人立即上了好几个火盆,生怕她冻着。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姨娘,嘴角勾起一抹讥讽道:“给我打她二十板子长长记性,一个贱人也敢直呼本郡主的名字?”

    立即有侍卫拿着专门打脸的板子上去,“啪啪啪啪”

    二十板子,用力重重打下,林姨娘的脸肿成猪头,牙齿也随着血水飞溅而出。

    她“嗡嗡”的声音痛呼着,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明珠郡主从头到尾坐着喝茶,嘴角含笑,眼眸阴翳。

    等到侍卫都打完了,她确定这个林姨娘不会说话倒她的胃口以后,她便上前走了两步,看着伏在地上跟死狗一样的林姨娘,冷声道:“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很隐蔽,我都不知道?”

    “你以为我的儿子死了,你的儿子就能上位?”

    “你以为,他有多爱你?”

    “整个国公府现在除了我的人,他的眼线遍布,可他为什么没有留话要救你”明珠郡主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她阴翳的眸光变得很森冷,直视着林姨娘涣散愤恨的眸光,冷哼道:“哼,那是因为,权势比你重要!”

    “当初他只需要跟我皇伯伯说,他早已心有所属,我跟他的婚事就成不了。”

    “既想坐稳国公之位,又想拥抱美人,这世间,哪有如此完美的事情?”

    所以,最后娇妻变成了母老虎!

    美妾成了风流债!

    明珠郡主讥讽着,眼里的笑意更冷!

    可这时,那位姗姗来迟,威风凛凛的英国公高鸿来了。

    一身朝服未换,一双官鞋子大步流星。

    紧皱的眉头,怒目而视的眸光,扭曲的面容,凉薄的唇瓣,她看着,却恍惚看到了一只披着狼皮的畜生。

    她冷笑着,心里嘲讽着自己,当初竟然看上了一个为权势所驱使的小人。

    “周宜,你疯了!”

    “婉月一再忍让,想不到你咄咄逼人,竟然还敢动用酷刑?”

    明珠郡主闻言,看着那个男人心疼地抱着怀中的女子,那阴霾遍布的杀意,对着她直涌而来。

    明珠郡主居高临下瞥了高鸿一眼,随即冷声道:“我本就是毒妇,动用酷刑怎么了?我还没有杀她呢?”

    “高鸿,你我夫妻,日日相对,别说是动你一个小妾,就是在你汤碗里加点毒药,我也是做得出来的!”

    “你们二人情深似海,活着让我百般折磨,不如死了双宿双飞!”

    “周宜!”

    高鸿警告性地呵斥一声,眸露寒光!

    明珠郡主直接瞪视着他的眼眸,恶狠狠地,一字一句道:“我的儿子已经死了,我恨不得毒死你们这对狗男女陪葬!”

    “你想为她出头,可以啊,明天我将她的爹娘剁碎喂狗,后天再剁碎她身边的丫鬟婆子,直到把你也剁碎了!”

    高鸿冷不防被明珠郡主周身豁出一切的煞气震慑到了了,长子夭折,她竟然就跟疯了一样!

    他不怕明珠郡主,可是他不得不忌惮贤王和皇上。

    高鸿暗暗握了握拳,心里告诉自己要忍,要忍,说不定过些天她就好了。

    可明珠郡主继续讥讽道:“别装出一副心痛她的样子,要知道她有今天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堂堂的千金小姐,跟你一个国公爷两情相悦,本可以明媒正娶当夫人。”

    “结果你竟然来勾引我,让我心悦于你,成亲后还继续与她勾搭成奸,珠胎暗结。”

    “高鸿,你这种人叫衣冠禽兽,畜生不如。”

    高鸿实在是骗不了自己,眼前这个叫周宜的女人已经疯了,她已经准备撕破脸了!

    什么叫做他勾引她?

    若不是皇上突然赐婚,他都想过,会娶她!

    这简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高鸿放下怀里的林姨娘,上前一把抓住周宜的手腕,厉声道:“毒妇,我休了你!”

    “来人!”

    周宜吃痛,立即叫人!

    她身边那些护卫和暗卫,都出自皇宫大内,高鸿被围攻,很快不得不放开了周宜的手腕。

    憋屈又冒火的高鸿忽然明白,他是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了!

    可是他却知道自己今天必须震慑于她,不然以后自己在国公府都将会失去家主的威严。

    高鸿立即让人拿了笔墨来,当着明珠郡主的面前写下休书。

    明珠郡主拿过去一看,立即随手一撕,嘲讽道:“够了高鸿,你这些伎俩我都懒得入眼。”

    “我们的婚事是我皇伯父亲赐的,没有他老人家的玉玺印下,你写再多都是笑话!”

    “而你,本身就是一个,不知所谓的,笑话!”

    明珠郡主说完,看着高鸿冷冷地笑,那笑容鄙夷又傲慢,仿佛高高在上,如同女王一般!

    高鸿心里的大男子主义终究还是受不了了,他看着奄奄一息的爱妾,还为他生育了一双儿女!

    再看看眼前的恶妇,当即大喝一声,怒吼道:“周宜,今日不休了你,我”

    明珠郡主闻言,立即更加大声地吼斥道:“高鸿,今日你休不了我,你就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