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章经年旧事
    书房里,齐瀚难得亲自烫杯泡茶。

    师徒二人围着烧水的小炉子坐着,齐瀚泡了一壶上好的九曲红梅。

    茶水太烫,师徒二人都没有去端。

    齐瀚将京城送来的信件递给陈青云看,随即道:“你也见过那玉符了,为师并非真正致仕!”

    “成王确定是自杀的,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皇上表面上震慑几位王爷,不过私下里却罢免了几个官员。”

    “其中就有阳城知府的蒋文英贬到了广西桂林府治下兴安县当县令,吏部的文书不日即将下来。”

    陈青云眼眸微微一暗,他倒是没有想到,连蒋文英都受到牵连!

    他淡淡地抬眼,眸光幽幽地看着老师,半响,似笑非笑道:“我当初不过是存心一试罢了?”

    “我爹的才华不输于您,为何连考四次,十二年都没有中过?”

    “这些年您难道就没有怀疑过?”

    “现在我连举人都考不上,一个从小由您教导到大的人,十二岁就能中秀才的人,怎么就连一个小小的举人,最末的名次都考不上?”

    “可竟然是跟高家有关?”

    陈青云还没有跟老师和师母说出高竟真正的身份,其实也不能说!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好!

    “你爹的事情,我其实早就怀疑了!”

    “这一次,你不中,让我更加肯定了!”

    齐瀚的语气十分冷戾。

    正是因为当初他查觉端倪,才会将陈青云收在他的门下,潜心教导。

    他就是要看一看,这幕后之人是谁?

    可惜他查了多年都没有头绪,当年从保定府逃难来的陈家,到底惹到了什么样的人他不知?

    他只查到保定府当年有户姓陈的人家,被强盗一夜之间杀了十三口人。

    然而是不是陈青云祖父的至亲,却是不敢肯定的。

    “老师,这件事,让我去查吧!”

    “京城如今动荡不安,皇上未必有心思关心一个小小阳城的秋闱解元花落谁家?”

    “成王贪污的证据确凿,景王在边关置身事外,权利的倾轧之下,又会有新的势力注入。”

    “现在不是入朝的好时机,三年后,若是景王独树一帜,便可以一试!”

    从来没有中立不倒的官员到最后还能笑傲四方的,在中举这件事上,他对老师有了隐瞒,这是他愧对老师的地方!

    皇权更替的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站队。

    可现在,没有人值得他去冒险,所以他让余江去保定府了!

    齐瀚看着爱徒面色寡淡,深邃的眼眸透着一丝冷冽的光亮。

    好似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秋闱之事,仿佛对他没有造成一点影响。

    齐瀚拿过那信纸,放在煮水的炉火中烧了。

    恰逢这时,萧凤天敲门进来。

    他周身带来了无数寒意,好似在寒风中矗立已久。

    陈青云怔了怔,眸带疑惑。

    他给萧凤天倒了一杯热茶,出声道:“萧大哥跟老师慢聊,青云先走一步!”

    “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萧凤天饮下热茶,平复内心起伏的心潮,试图松缓紧绷的面色。

    他看着红火的炉子里,眸光忽闪,似乎有些纸屑的灰烬。

    “之前于洲飞鸽传书给我,说是你的试卷被阳城知府蒋文英调换了。”

    “我让人查了阳城二十年历任的知府,说来也怪,这些人全都跟京城的定国公府高家有些关系。”

    “而高家曾有一位姑奶奶嫁给了当时的永宁侯陈梓毅,这个人你们一定有些映象,他就是昌顺十七年三元及第,声名显赫的状元郎。永宁侯世袭三代,到了陈梓毅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代了,他娶了当时鼎盛时期的高家嫡女。可惜两人成亲多年,无子,而后永宁侯英年早逝,家产尽数落在了高家的手中。”

    “若说高家跟姓陈的有牵扯,唯独查出这个。”

    萧凤天说完,看向陈青云。

    陈青云皱起了眉头,一个保定府的陈家他还没有弄清楚,又出来一个京城永宁侯府陈家?

    萧凤天也觉得奇怪,他随后道:“高家在京城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世家,如果真的有仇,以高家的势力完全可以斩草除根。”

    “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目前为止也只能打探出这么多?”

    “同样是姓陈,这只是我的猜测,具体的还要慢慢查。”

    萧凤天看向陈青云,眼里有着提点的深意。

    陈青云明白,萧凤天的意思是,他可以从明珠郡主这里入手!

    陈青云皱着眉头,心里很是震惊。

    他出生时,他爷爷已经过世了。

    他爹对以前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曾祖父是一位读书人,学识很深,可惜英年早逝。

    他祖父逃难到陈家村,便没有再考。

    等到他爹连考两场不中就带着遗憾与世长辞了,他爹每每说起,很是自责。

    再后来,他爹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叮嘱他要懂得韬光养晦。

    “这件事一时半会查不出来,不过阳城知府换了,他们若是在春闱上动手脚,那代价未免太大!”

    “多谢萧大哥费心了,横竖还有三年,且行且看!”

    陈青云的眸光幽幽暗暗的,好似有什么主意!

    萧凤天见状,点头颔首。

    “三年后,若是阳城知府有变动,我会在京城给你安排一个名额!”

    陈青云面上不显,心里却闪过一丝动容。

    萧凤天能为他做到这种地步,算得上是一位懂得知恩图报的君子!

    相比于他,磊落得多!

    第二日,萧凤天和于洲没有等众人起身相送,便一乘轻骑,策马而去。

    李心慧捏着手里的一些止血生肌,跌打损伤,痢疾皮疹的药方,有点呆愣,她这离别之礼还没有送出去呢?

    最后还是萧沐后面追去,一直追了五十里才追上。

    齐夫人知道李心慧和陈青云想搬出去,留了几次,最后反而被他们说服了。

    她月份大了,也不能为他们操练几分,到是让丫鬟婆子帮忙做被褥枕头什么的,不让他们去外面买。

    腊月里,许多商铺都关门了,其实也买不到什么?

    无非就是炭要管够,暖炉,厚帘子,一一备齐。

    陈青云陪着嫂嫂,两个人带着青黛,青鸾,萧泽,高竟,长康一起逛院子,长康拿笔,哪里需要改的,哪里需要拆的,一一记下。

    二门外一般都是下人住的,建得中规中矩,不用改。

    垂花门进去是正院,跟之前一样,左右耳房,西厢房,东厢房,盥洗室很宽敞,往后还有一个院子,跟正房一样。

    一般是给年长的父母居住的,可她和青云又没有长辈。

    之前院子小,跟青云一个院子,如今有两进正院,自然是她住里面那个,青云住外面这个。

    青云若是待客,也可以避开与她碰面。

    右边是一个小小的花园,里面也有一栋独立的小院,和有一个三层的阁楼。

    建得比之前的大气,好看,当然,比起北苑来说,只能算是园林一角。

    “很好,基本上变动不大,我带着青黛和青鸾住后面一个院子,就叫“慧怡堂”。

    “主院里这个,你自己斟酌。”

    陈青云闻言,眉头下意识蹙起!

    他摇了摇头,沉凝道:“慧怡堂不好,就叫“慧怡轩”!”

    李心慧没有意见,反正都是这几个堂,轩,斋,榭,院。

    陈青云眼眸忽闪,嘴角轻勾道“我的就叫“譞雲斋”,那栋小院取为:“漪澜小筑”!”

    李心慧愕然,看向青云时,只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皱了皱眉,只当自己会错意了!

    刚刚,她竟然感觉青云念“譞雲”二字时,多了一份缱绻的温柔!

    长康一一记下,最后连酒楼包厢都看了。

    修整的地方零零碎碎的,长康记了不少。

    有些字他写不来,直接用图代替。

    陈青云见了,又亲自指点一番。

    按照进程,他们在腊月二十八之前能够搬进去。

    定南府一片欣欣向荣,欢喜度腊月的时候,英国公府却是一片死气沉沉,透着枯木凋零之感。

    开心一刻:

    晚安吧,明天再约!

    生病中希望大家理解!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